第一百一十八章 关键时期(第1/2页)
    十一月份的h市已经飘起了小雪,整个世界像拢上了一层糖霜,衬得像极了童话里的样子。

    宋辞靠在教室的暖气旁边昏昏欲睡,讲台上老师的嘴巴一开一合,说的内容一字一句在他脑海中渐渐抽象成奇怪的看不懂的符号,又飘散开来。

    他控制不住地心引力般地不住点着头,每猛地往下坠一下,就从那奇异的梦中清醒一瞬,最终彻底沉浸在了那片安逸的黑暗中。

    “今天的内容就到这里,下课。”

    依然是毫无起伏的声调,却在宋辞的梦境中敲响了震彻苍穹的巨响。

    倏地从梦中惊醒,宋辞抖了一下身子,险些从椅子上摔了下来。

    宋辞揉着惺忪的睡眼,安抚着因突然清醒而跳动得有些快的心脏。

    已经大三了,正是大家开始努力学习争夺保研名额的时期。

    宋辞甩甩头,怎么又在这个老师的课上睡下去了?

    饶是自己有糖糖这个外挂,哪里不会问哪里,也不可以再这样下去。

    他大一贪玩,虽然凭借着小聪明也拿了个不错的成绩,却万万达不到可以保研的程度。

    眼看着大二遇到了唐诗,和他在一起后,宋辞那颗散漫的像一匹野马的心便渐渐被拉紧了缰绳。

    有了想守护的人,学起习来自然主动用功得多,而上学期期末的考试成绩也证明了他的努力没有白费。

    同时,也给他了一个刚好卡在保研名额线上的机会。

    也就是说,这一学期的学习成绩至关重要,这将会直接影响到宋辞的未来发展。

    宋辞收拾好书包,略一思考便朝实验室走去。

    离吃晚饭的时间还有一段距离,唐诗也还在办公室忙碌着,再加上还有一周就是科技创新的结题答辩了,这会儿去整理下数据是最好的选择。

    实验室长长的走廊里有些安静,临近期末,师兄师姐们也在忙着写文章和年底的总结。

    放眼望去,竟一个闲聊或看手机的人都没有。

    他们科技创新小组的专用实验台放在一进门右手边的最里面,宋辞走近了才发现顾山南已经在桌前坐定了。

    顾山南听到脚步声,微微抬头看清了来人,见宋辞眼中有询问之意,顿时心下了然。

    他冲宋辞轻轻摇了摇头,吴垚今天并没有来过。

    宋辞眼中掠过一丝失望,看来今天来的不巧,没能碰上吴垚。

    他相信没有人的心是捂不热的,更何况那个人是他们朝夕相处了快两年的室友。

    再多的愤怒和隔阂,只要他们足够耐心,足够真诚,就都可以融化掉。

    毕竟,吴垚已经不再像一开始那样连一句话一个眼神都不愿给他们了,不是吗?

    “慢慢来吧。”顾山南低下头继续记录着数据,安慰着宋辞。

    宋辞走近了瞧着那实验记录本上顾山南记录之前的那几行熟悉又陌生的字体,心里酸酸的。

    那是吴垚的字体。

    他们四个人有多久没有好好聚在一起说说话了?

    “实验怎么样?”宋辞逼着自己不去想这些事,主动问了顾山南实验的进行情况。

    “多亏了土豆终于回归了实验室,咱们的进度提了很多,把数据处理下,然后分析个结果,应该就可以。丁老师当时说得没错,咱们这个题目着实有些大了,最终的结果没能达到,不过咱们可以重点讲探索的过程,还有现有的这些成果。”

    宋辞听着顾山南的分析,点着头,放心了不少。

    有了顾大神这般安排,总算是也不辜负几个人这快一年的努力。

    要知道,几人的课余时间除了去图书馆,几乎就都扑在了这实验室中。

    “那我们抓紧时间,尽量把ppt赶出来,这周末之前拿给糖…唐老师看。”宋辞咬了下舌尖,叫顺口了,险些在顾山南面前也这样称呼唐诗。

    即使几人的关系互相早就心知肚明,可宋辞想着,怎么着也应该在顾山南这个学生面前给唐诗留点老师的威严形象。那句“糖糖”,这才在嘴里打了个转,强忍着没说出口。

    顾山南似是没意识到宋辞这点小插曲,点了点头,正待要说些什么,手机却传来一声长震。

    他抱歉地笑笑,解锁手机。宋辞也表示理解,那长震是特别关心的配置,而顾山南的特别关心是谁不言而喻。

    宋辞无谓地甩了甩胳膊,活动着肩膀,毕竟他在收到他家糖糖消息的时候也会恨不得第一时间就能将那字字句句拉进脑中,然后满心欢喜地回复自己那心尖上的人。

    可活动着活动着,宋辞渐渐觉出不对劲。

    在手机上皱着眉划着屏幕的顾山南脸色越发难看,像是看到了什么让他困惑又紧张的事,还下意识地朝宋辞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