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3章 送人离开(第1/2页)
    “好嘞,娘。”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应了声,从屋中跑了出来,没停脚,直接跑出了院子,叫人去了。

    一行人进了堂屋,周玖坐了下来,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姑娘,与小槿眉眼有五分像,从厨房里探出头来,瞪着大眼睛打量着周玖和周喜,看了眼被周喜拎着扔在木躺椅的大哥,竟是淡漠的收回了眼神。

    观察到的周玖有瞬间的诧异,后一想,小槿哥哥不顾家人死活,肯定不得家人的喜欢,讨厌他也正常。

    不一晌,小森就回来了,后面跟着一个穿着青色长衫,做秀才打扮的五十多岁的老者,老者身后跟着一个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年青妇人。

    妇人一进屋,也不与客人招呼,几步跑到木椅前抱着小槿哥哥大哭了起来,“当家的,当家的……不要死啊!死了,我怎么办呐?”

    周玖:“……”

    哪只眼睛看到人死了?

    “闭嘴,给我闭嘴!有客人在,叫叫嚷嚷的成何估统。”老秀才气得直跳,脸上的青筋都绷了起来,年青妇人被他这一吼,吓得住了嘴,只小声抽泣着。

    “小槿,具体是什么情况?这两位是……?”老秀才客气的看向周玖和周喜。

    听爹爹问,小槿便把事情经过说了一遍,不过却聪明的省略了周玖羸了五十万两黄金的事。

    “天呐,真是作孽啊,想我正直做人一辈子,却教出了这样一个小畜生……”老秀才仰天长叹,叹完后,向周玖作揖,“感谢周大小姐的出手相助,若不是,这小畜生怕是要死在赌坊里!大恩呐大恩,以后……”

    周玖摆了摆手,“老伯,不必相谢,当初我来京城时,小槿帮助过我,这一切都是看在小槿的份上。我之所以送他们兄妹二人回来,是想提醒老伯一句,今天的事已经得罪了赌坊,老伯们一家恐怕得暂时离开京城一段时间,出去避避风头,等事情淡下来后,再回来。”

    “这……”小槿爹为难的看向周玖,“周小姐,一时没法走啊,家中为了那孽子,所有的银两都赔上了,现在,看他,又被打成那鬼样子!”

    一听说得离开家,小槿娘也急了,抹泪骂着小槿大哥,“这可是怎么好啊?小畜生,孽子……早知道养大只知道闯祸,我就该当时把溺死在尿桶里!”

    厨房里的小姑娘也蹭了出来,靠在小槿身边,眼睛里都是泪,她不想离开家,不想离开京城。

    “银子的事,老伯不用担心。”周玖从袖子里掏出两张一百两的银票,放在桌上,“这是二百两,是我借给们的盘缠和安家费。有了这二百两,相信们出了京城后,任意找个地方安家都是可以的。”

    “周姐姐,我……”小槿看向她,就要拒绝,被周玖打断了,“我说了,都听我的安排,今天赌坊是什么情况,也看到了,们必须加紧离开。”

    周玖暗示小槿五十万两黄金的事,这不是小数目,那些人不会心慈手软,而且,对于现在的周玖来说,一,二百两银子是小数目。

    小槿抿了抿嘴,拿起桌上的银票,递给老秀才,“爹,周姐姐的心意我们要收下,她担心的没错,赌坊的人穷凶极恶,我们必须暂时离开京城去避一避。”

    “这……”老秀才犹豫的接过银票,向周玖道谢,“周小姐,谢谢,等此事一了,我们回京城后,这银两我们再慢慢的还给。”

    “好。”

    周玖点头,也没说不让他们还,毕竟这个家里还有两个吸血虫在,让那二人知道这银两不用还,那更要翻了天的作。

    周玖也没好心的拿出灵泉水替小槿哥哥治伤,让他吃吃苦头才好。

    既然决定要走,周玖让小槿一家人赶紧赶紧收拾行李,又让周喜去为一家人租了两辆马车回来,等马车租好,东西收拾好搬上马车,已经过去了一个半时辰。

    老秀才和小槿娘对周玖千恩万谢,命家中的四个孩子,包括小槿大哥和嫂子全部向周玖跪下叩谢,最后门一落锁,一家人上了马车。

    临行前,周玖把小槿拉到一边,塞了一个小木盒子在她的随身包袱里。

    “周姐姐,里面是什么?”

    “里面是一块代表我身份的玉佩,一千两银票,收好了。”

    “周姐姐……我不要!快拿回去。”小槿推辞,不肯接。

    “小槿,听我说,我知道是个不贪婪的好孩子,但们一家出门在外,万一碰到什么事,二百两银子肯定不够,我之所以不在家人面前拿出这些出来,就是怕大哥和大嫂二人祸害,这些银子自己收好,不到关键时刻别拿出来用。”

    “谢谢周姐姐为我和我家人考虑,小槿真的无以为报……”小槿哽咽着,她没想到,就因为自己替眼前人梳过妆这种缘份,就解了今日的大难,老天对她是何其照顾。

    周玖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小槿,这是我之间的缘份。”没有小槿,她也不会好好的坑了人家五十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