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7.黑吃黑
    这话就是明晃晃的挑拨离间,伙计们脸色齐变,泽思弦趁机带着猴子往门口退去。

    发生这种事,买药是买不成了,但是不妨碍她黑吃黑一下。虽然没有身份智脑让她不能太引人注意,但是这也可能完美的躲过搜捕。

    泽思弦料定这群人不会报警,在暗夜区报警也没什么用:“把三号、六号、七号里的药材都收起来给我。”

    众人表情极其精彩,这是踩到硬点子不说,还被人黑吃黑了?

    泽思弦卡住黄老板脖子的两只手微微放开:“你说你的小弟怎么老不听话呀?真有二把手了?”

    “咳咳咳…”黄老板眼神阴鸷,憋的通红的脸色更难看了,他们一伙人确实有二把手:“还…咳咳…不照做!!”

    伙计们左右看了看,还是把药材都收拢在一个大袋子里,按泽思弦说的丢在门外面。

    泽思弦一手挟持着黄老板,一手提着昏迷着的猴子,退出了药店。

    一出药店她把黄老板一松,提着猴子与装满了药品的袋子迅速消失在大街的上。

    黄老板在药店门口喘息了好一阵才缓过来,店铺里的伙计也都出来围在他身边。

    “老板,你没事吧?”

    “老板,那人不见了。要不要让兄弟们去追?”

    “老板…”

    黄老板想到他们先前的表现,目光紧盯着这些伙计,虽然他知道泽思弦先前说的话都是挑拨离间的,但是刚才这些伙计的表现确实不如人意。

    “追?咳咳…你们追上他又能怎样?”黄老板想到刚才自己被劫持的时候的感觉,自己的命在别人手上真是件不愉快的事。这仇他一定要报,“上报上去,他肯定还在暗夜区!得罪了我们神风帮,还想全身而退?!哼…”

    “好的,老板。”一伙计上前殷勤的把黄老板扶起来,“他肯定跑不远,我看他还需要药材,搞不好还会回来…”

    回来?

    黄老板捏紧了拳头,这次是他大意了,才被人抓住。下次那人就没那么好运了。但是在这之前,他还要好好整顿一下堂口里的人,“副堂主呢?”

    …

    泽思弦这边提着猴子一路逃跑,猴子被她提溜在半空,迷迷糊糊的被她晃醒。

    “老…老大…”

    泽思弦停了下来,拐到一个小巷子中,把猴子放下地上:“你怎么样?”

    猴子拍了拍晕乎的头:“还好,就是被晃的想吐…”

    泽思弦:“…”

    “我们怎么在这?”猴子记得他们不是在一起看药材么?

    泽思弦把先前发生的事说了一遍:“黑店都开的这么光明正大吗?”

    猴子干呕了几声,看起来确实难受的紧:“这…在暗夜区是常有的事,恐怕我们还惹麻烦了…”

    泽思弦挑眉,“什么麻烦?我们已经跑了呀。”

    猴子叹气,都是他没跟老大说清楚暗夜区的状况,“暗夜区都是黑道帮派做主,其中帮派势力错综复杂…”

    泽思弦听猴子说了半天才明白,这里的帮派就是暗夜区的“警察”,这些帮派中有一些帮派控制的地方是允许黑店存在的。

    至于各个黑道的势力范围,这就不是猴子这种小混混能知道的,但一般允许有人在自己的地盘上开黑店的势力都是大帮派,这些黑店还受这些帮派保护。

    猴子说惹祸了就是说这个,想来那个黄老板也不会轻易的放过他们。

    泽思弦又问:“有什么解决的办法么?”

    她并不怕所谓帮派的追杀,怕的是惹上了正规的警察,一个人是不可能对抗一颗星球的。何况,她还有人要照顾。

    猴子沉默一阵:“除非有大帮派愿意出面帮我们和解。”

    大帮派?

    她们现在哪里认识什么大帮派的人,看来要被欺负定了?

    泽思弦舔了舔嘴唇,不可能,没人能欺负她。

    “我们先回格斗场。”

    猴子晕晕乎乎的站起身:“格斗场?”

    “王者格斗场的老板应该是大势力的人吧?”

    “算,可是…”猴子犹豫,他们凭什么帮她们?

    泽思弦脑子里的计划慢慢形成,脸上扬起微笑:“走吧。”

    猴子不知道泽思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担忧的跟在泽思弦身后。

    这次回去两人不是走回去的,打了一辆飞车,二十分钟都不到两人就到了格斗场。

    一进门又有一个兔女郎迎了过来:“欢迎光临王者格斗场。”

    泽思弦随意的点点头:“我是参赛者,麻烦带我去后台。”

    兔女郎一下睁大了眼睛,没想到这么年轻的人居然是参赛者:“好的,请问您是几级参赛者?”

    “五级。”

    五级?就是最低级的参赛者了。

    兔女郎露出不意外的表情,“请随我来。”

    泽思弦跟在她身后,也不知道墨哈静走了没有?如果没走那就方便许多,要走了自己可能还需要换个经纪人。

    到达了四楼,兔女郎就离开了。泽思弦带着猴子走向她开始签合约的主管办公室。

    “你们还敢回来啊?”一个惊讶的声音突然响起。

    泽思弦扭头,看见另一个兔女郎迎宾捂着嘴巴,睁大了眼睛,很惊讶的看着他们。

    “呃…这些姑娘,我们认识吗?”

    兔女郎四处张望一下,鬼鬼祟祟的示意泽思弦跟她走。

    泽思弦想起来第一次跟墨哈静过来时,有不少人跟她打招呼,这人可能是墨哈静的朋友。想到这里,她心里有种不好的预感。

    兔女郎把泽思弦她们带到一处偏僻的走廊:“你们一离开,小野陵就到处找你们,你们又回来干什么?万一被他抓到了肯定没好果子吃!”

    泽思弦知道小野陵是谁,但不觉得两人之间有什么过节,难道是自己坏了他的好事?

    “谢谢提醒,请问你看见了墨哈静吗?”

    兔女郎想了想:“听说静静她准备辞职了,恐怕现在已经离开了吧?我好一阵没见过她了。”

    泽思弦再次道了谢,她以为墨哈静出什么事了,现在听起来似乎没事?她刚放松下来,又听兔女郎说:“不过,她一直没来收拾东西。好像你们离开以后我就在没见过她。我一会帮你们问问,你们要不先找个地方躲起来?”

    泽思弦摇头:“不用了,我跟你一起去吧。”

    “但是小野陵…”兔女郎欲言又止。

    “不用担心他,”泽思弦想了一下,又补充道:“放心,我们不会把事情牵扯到你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