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还是太年轻阿(第1/2页)
    煞主的哀嚎与咒骂声渐渐消失在识海中。

    泽思弦顿了一下,把异火收回丹田中,又检查了一遍身体,确定煞主已经被烧的渣都不剩了,才放了心。

    “还是太年轻阿…”泽思弦缓缓吐出一句话。

    煞主虽然活了千年,但见过的世面还是少,它从未接触过外面的世界,阅历上来说,它太年轻。

    否则,它没这么好骗,不好骗就不可能灭了它。

    煞主虽然死了,可留下的后遗症还在,泽思弦的神魂要部重新淬炼一遍,需要把煞主的气息彻底消除,不然泽思弦会收到煞主灵中剩余意志的影响,变成另一个煞主也说不定。

    弋飞航与白鹿盯着火焰看了许久,弋飞航怎么都不觉得火焰中有什么波动,他完感觉不到啊。

    正看着看着,异火突然消失,露出了火焰中的人。

    泽思弦身上紧裹着一层金属,覆盖了她的身体,衣服什么的早就烧没了。

    她睁开眼睛,第一眼看到的是垃圾星特有的灰色天空,可能太久没见,哪怕是灰色蒙蒙的景色她都感觉亲切,差一点,她就什么都看不到了。

    城墙下每天都有人来围观523基地城墙的上的“天降异火”的奇景,正巧她的出现被底下一片围观她的人看个正着,大家只见传说中的“邪恶魔王”破异火而出,还对他们露出邪恶的笑容,看的大家心底冰凉。

    “阿!那火灭了!”

    “天啊!魔王醒啦!”

    “老天都烧不死他,大家快跑啊!”

    城墙下围观的几百人刹那间连滚带爬的跑了个一干二净,留下一片灰尘。

    泽思弦一脸懵,尴尬的收回了跟大家友好打招呼的手,马德,是不是哪里有点不对?

    她又扭头看身旁守着她的护卫,护卫们齐退一步,神色紧张的看着她,半天憋出一句“老大,自己人…”

    泽思弦“……”

    老子想锤人了…

    在泽思弦懵圈时,终于有人打破了这尴尬的氛围。

    “老大!你终于醒了!”弋飞航拔开前面挡着的护卫,露出一张欣喜大脸。

    “嗯…”她耿耿于怀“那些人跑什么?”

    泽思弦看着周围表情警惕的众人,郁闷非常。

    爱戴自己的表现呢?欢呼声呢?这一脸看变态的样子到底是怎么回事?!

    弋飞航撇了一眼跑的只剩个小黑点的人影“说来话长,先别管他们了,回去再说吧。”

    泽思弦默了,看样子还有内情?

    白鹿也来到了泽思弦面前,只是一句话都未说,他能感觉到泽思弦身上有一种阴邪的力量,这是以前没有的。

    弋飞航跟白鹿带着泽思弦往回走,说着她昏迷时候的事,泽思弦没想到自己跟煞主斗了一年的法,心中一凉,那两颗蛋不知道怎样了,希望别被人吃了。

    回到了域长厅,泽思弦借口换衣服需要休息一阵把弋飞航跟白鹿打发了,才迫不及待的跑回卧室。

    卧室里还挺干净,红玉在她没在的时候也有打扫房间。她回来后也没看见红玉,基地中的事还是等她找到了小鼎他们再说。

    小鼎他们被她放在卧室中的密室中。密室的门一打开,两颗蛋安然待在一起,她才放松了下来。蛋壳上布满了灰尘,泽思弦捧起一只蛋轻轻擦拭着。

    “娘亲?”小鼎穿来迷迷糊糊的声音。

    泽思弦仔细的把两颗蛋都擦干净,抱在怀里“对不起,关了你们一年,你们怎么样?”

    小鼎迷糊的声音清醒了一点“你不在的时候我一直是沉睡状态,你去哪里了?神魂怎么气息大变?”

    小鼎紧张起来,一般来说人的神魂气息是不会变的,邪修跟夺舍的才会不一样。

    泽思弦叹气“倒霉呗,先是遇见了一个煞将…”

    泽思弦把煞主的事情说了一遍,小鼎听了一阵后怕“没想到你们这个界面也有这种邪物,这次真是幸运,那煞主才千年,还是幼年期,要是遇见成年期的,这个星球的人都得死完。”

    泽思弦知道小鼎丝毫没有夸大煞主的能力,连连点头,自己运气还算是好的。

    “你的神魂中煞主的气息太浓,赶紧闭关淬炼神魂吧。”小鼎有些担忧,神魂上的事最难说了。

    泽思弦苦笑“基地中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闭关恐怕还需要等一阵。”

    小鼎“要尽快,时间越久你受它意志影响就越大。”

    泽思弦点点头“放心吧。”

    ……

    有主的基地跟没主的基地差别很大,泽思弦身体恢复的消息一出,基地中的老人都欢呼起来。

    新人则是害怕居多,他们多少也受到了流言的影响,生怕泽思弦把他们弄成干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