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打嘴炮
    几乎就在她们刚捂住泽思弦嘴巴的同时,几束激光就射像了他们。

    泽思弦智商受限身手还在,立即把两人推到一边,体内能量一动,形成光罩把三人围了起来。

    激光枪打在光罩上只出现了一些涟漪,光罩又恢复了平静。

    随手泽思弦双手结印,手指飞快的变化着,嘴中吐出一个字“禁。”

    周围的人在她说出那个字时都被定身住,只有弋飞航与红玉还能动。

    “你们去把他们打晕绑起来,然后把大门关上。护卫营里不知道还有多少人,我们先把他们集中在一起,然后……”

    红玉面带不忍“杀那么多人,会不会不好啊?”

    泽思弦一呆“我什么时候说过要杀掉他们了?我是说把他们抓起来,这里肯定有大型的攻击武器,我们弄爆它,这么大的动静,应该能引来卢永安了。”

    红玉表情一松,只要泽思弦不是想胡乱杀人就好。在垃圾星杀人虽然不是什么重罪,可她还是不愿意见到太多杀戮。

    ……

    “嘭嘭嘭嘭!”

    576区域中突然爆发出震天的响声与大地的颤抖。

    “什么事?”卢永安正在处理基地事物,桌子上的文件都被震的晃动起来。

    “域长大人,是从南面护卫营那边发出的响声。”卫兵进来禀报“也许是炮弹没有看管好,出了什么意外。”

    卢永安走到门口,望着南方“去看看。”

    ……

    泽思弦如愿以偿的引来了卢永安,先前她的计划是从城门口打进去,然后身而退吸引垃圾星顶级势力的注意力,后来恢复后觉得这么做不拖。

    她只是想一次性解决了这事,免得自己闭关的时候总有人来攻打基地。

    但是,等卢永安朝她喊话的时候,她有些迷茫。

    “原来是你。”

    泽思弦疑惑的看着他,立刻否认“不是我。”

    “523区域基地长,林星新出世的神秘火系异能者卿九。到了现在还想隐藏身份吗?”

    泽思弦“阿”了一声,恍然“是说这个啊,这个是我,嗯,我本人!”

    “杀了我的侄子,又废了我的发小,现在居然还追到了我的基地闹事…你不觉得你太过分了吗!是欺负我不会朝弱小动手?”

    泽思弦沉思,尼玛!听起来自己很坏的样子,难道都是自己的错?

    “如果你想用护卫营的士兵威胁我,那么你成功的惹怒了我。”

    “现在,我给你一个机会。跟我单挑,赢了我从此不再找你的麻烦。输了,你一样可以离开,我也不会找你麻烦,但你的手下,你得留下。人,做错了事,用要付出一些代价。”

    弋飞航看泽思弦呆楞楞的样子,不禁着急“老大,你不是说我们要一直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吗?你再不说话,大家就要默认都是我们的错了!到时输赢对我们都没好处。”

    输了,就别说了,肯定会死,还要被别人嘲笑是不自量力的傻子。

    赢了,这么一个话柄在这,也许会落个咄咄逼人的名声,到时别人只会远离她,说不定还是别人讨伐她的理由。

    林星虽然纷乱不堪,秩序崩坏,但那些顶层还是很在乎声望的。

    泽思弦头疼,她是想反驳卢永安的话,又想不起来要说什么。智商压制真心难受啊,还差点被卢永安洗脑了。

    唉,本以为打架是个简单的事,没想到还要打嘴炮,讨厌。只能…

    黑气渐渐从泽思弦的身体中冒了出来,红玉一差距下意识的退后了一步。

    “我不认为我会输…”泽思弦轻声的跟两人说“但是如果我真的要屠城,你们一定要马上离开这里,千万不要出来阻拦我。”

    “大人!”红玉不知道泽思弦干了什么,她身上前阵子消失的黑气又出现包裹住了她的人。

    泽思弦叹气,脸上的表情起着变化“希望我所杀之人都是该死之人,不然只能怪他们倒霉了。呵呵呵…”

    “卢永安,你那侄子以杀人为乐,同族为食。我如何杀不得?杀人者,人恒杀之,但是有一点要解释,人可不是我杀的哦,虽然我也觉得他该死,可惜有人比我更想杀他。我是个好人,怎么能不成人之美呢?”

    卢永安根本没在听泽思弦说了什么,他只感觉到她身上的气势越来越强。

    “你的发小,派人攻打我的基地,让我的士兵死伤无数。我只是向他要回一点赔偿而已,不过分吧?我可没有把那天杀入我基地的人都砍死,已经很善良了。”

    “至于你,这些事情都跟你脱不开关系,你侄子这么嚣张是能仗你的势欺人,你发小攻打我的基地是因为你幕后授意。”

    “我也不是来杀你的,我这么一个小小基地,怎么敢挑衅四大城之一。”

    “唉,”泽思弦做出无奈状“可又不能不来,不来怕你又要来攻打我,所以只好过来找你谈判。这么打打杀杀的,总不好。”

    卢永安没想到泽思弦三言两语就把自己摘干净了,还把错都归到了自己头上“这么说,还是我仗势欺人了?我应该给你赔罪然后再一笔勾销我们之间的恩怨?”

    泽思弦挑眉“卢域长果然大人大量,那么我就原谅你了。”

    卢永安气的笑出了声“攻打基地并不是我下的令,我也可以不追究我侄子与534基地的事,但你现在炸了我的兵营,绑架了我的士兵,想要一起抹去是不可能的。”

    泽思弦想了想“好吧,我错了,望域长大人原谅。”

    众人不知道两人搞什么鬼,居然就这么聊起天了,看样子打不起来了?

    弋飞航与红玉更是着急,泽思弦这时候认了错,那他们还走的出去吗?

    “既然认了错,那么就要接受惩罚…”

    “别呀?”泽思弦打断卢永安的话“你派人攻打我基地这么大的事都能一句道歉解决,我才炸了你一个兵营,又没伤到人。为什么要罚我,我已经道歉了…”

    “你!!”卢永安气结。

    泽思弦朝卢永安身后看去“你可别想朝我放光炮哦,不然死的更多的可是你的人,你疯起来自己人都杀,还会有人跟你吗?”

    光炮?他来的匆忙,可没带这些重武器,卢永安也回头看去,身后站着同他一样一脸懵逼的护卫,无辜的望着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