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百一十 太阴魔网
    普通许愿术是召唤来半神风巨灵让其实现某个愿望,而妖精的许愿金币却不同,它们可以直接通过某种神奇的法则力量直接实现使用者的愿望,效果是一样的,但过程可不相同,毕竟灯神、风巨灵之类的存在可不会完为你着想的去实行愿望。

    当郑铭说出自己的愿望之后,就见金币绽放出一片盘旋的星光将他与控制台笼罩在内,他手中的黑色晶石涌出一道幽暗黑光汇入控制台上方的水晶体之内,大概十几个呼吸之后,黑色晶石变成了透明的白水晶,另一只手里的许愿金币也变为了灰烬消失不见。

    再看控制台上的水晶体中闪现出细微的电流,一朵淡蓝色的能量火焰在其中跃动。

    “主人,请为塔灵命名……”

    控制室内响起了一道没有人类感情且男女不分的声音。

    “哈哈!成功了!”

    郑铭蹦起来笑道,大家也都不由都露出了笑容。

    “既然是南塔,你以后就叫小南吧!另外小南你选择一个可爱的女声。”

    塔灵的声音顿时变成一个萝莉音的女孩声音。

    “是!主人,塔灵小南为您服务,请确定法师塔权限。”

    既然是太阴派的法师塔,车晨他们十几人自然都是最高的一级权限,鲁斯、伯德他们这些随从还有郑一平这样的得力属下则是二级权限,可以动用部分法师塔功能。

    至于三级权限,属于临时权限,穿越者们准备稍后赋予门下弟子或者助手、侍者之类的人员。

    有了第一个成功的例子,北塔的传奇塔灵也完成,这一次则由杜科这家伙过把瘾,塔灵依旧顺利创造出来,名字就叫做小北,并且赋予其小男孩的虚拟形象。

    然后就轮到了最关键的主塔塔灵的创造了。

    因为涉及到人家门派的核心机密,所以方以智三人主动回避了,其实太阴派诸人也并不怕别人围观。

    这一次的塔灵大家的想法与众不同,所以就交由车晨来亲自把控,免得其他人无法控制而失败。

    依旧是一枚许愿金币和一颗传奇灵魂晶石。

    不过在过程中,车晨又加入了一道金色光丝,这是他分离出的一丝守护神性,虽然微弱,却让诞生之后的塔灵无论灵魂强度还是智力水平都完超越之前两个,几乎达到半神塔灵的层次。

    看着主体控制室控制台上那可四十八面体的水晶体,内中闪耀着金色的电光和一朵摇曳的金焰,车晨开口道:

    “你的名字就叫太阴!”

    “是,主人,太阴为您服务,请确定法师塔权限!”

    ……

    “开始法师塔自检!”

    “元素池能量储备66%……”

    “主塔能量回路完善度98%,北塔……,南塔……”

    “防御法阵未开启……”

    “主副塔连接状态稳定……”

    ……

    随着法师塔自检,高智能的塔灵太阴将数据具现化到眼前的虚拟屏幕之上方便大家观看。

    杜科激动地热泪盈眶。

    “我们成功了,这塔灵的运算速度完不输于大型超算啊!”

    在现代科技仍旧没能完善成功创造出来的人工智能就在他的手中诞生,由不得杜科这个计算机高手不激动。

    郑铭也是激动不已,他准备实验塔灵的其它能力,说道:

    “太阴,你能否控制迷锁核心?”

    “一级权限者,主人郑铭您好,太阴可以控制迷锁核心进行与法师塔的配合运转,但迷锁核心功能仍需主人亲自操控。”

    “那好,马上开启法师塔与迷锁并网接驳,展开区域魔法网络,将北塔炼金工厂魔像生产线设计与南塔防御反击系统设计列入优先待计算事件……”

    “……”

    塔灵存身的水晶体突然爆发出更强烈的光芒,电光在其中急速运转,开始一步步执行郑铭所说的命令。

    然后大家都感觉到空气中似乎发生了一些奇妙的变化,淡水城里的职业者和修行中人都能感觉到,整个淡水区域的元素能量和魔力也就是灵气都归于秩序。施展法术都更容易起来。

    车晨伸手触摸着空气中不可见的灵气,说道:

    “这就是区域魔网吗?”

    郑铭则再给塔灵下命令道:

    “太阴,上载我们提前准备的法术资料,标记区域魔网范围所有施法者与职业者,给与其利用魔网施法的权限,然后开启禁魔领域,没有魔网标记的施法者被限制施法。”

    “遵命,郑铭主人……”

    然后大家都能感觉到冥冥中一道精神接触到自己身上,随后就被隐去。

    与此同时,淡水区域的所有职业者,包括两位传奇大宗师和癸泉子这位炼器宗师在内,意识中都接收到了一股信息,告诉他们在淡水范围内可以在本身法术能力之外,支付精神力额外施展一些法术的数量,就连非施法者的职业者也能凭借自身精神力调用魔力施展三级以下的低级法术。

    这些法术都是车晨和郑铭两个提供的法师职业与自然职业以及他们所掌握的玄门的基础法术。

    淡水城中此时惊呼不断,显然都感受到了这场变化。

    大家开始试验自己的施法能力,从魔网中下载法术来玩耍。尤其是那些非施法者职业的人。

    高朗也试着随手施展一个德鲁伊的零环戏法,满意的点头道:

    “咱们领地现在可以说是固若金汤了,有这道魔网存在,等闲大军都无法攻入,外来施法者即使潜入进来,除非是传奇强者不然根本打不破魔网的禁锢,这区域魔网以后就叫太阴魔网吧!”

    杜科也再满意不过了。

    “将来我们也可以把法师塔和迷锁覆盖到岛,到时候整个东宁岛都是我们的太阴迷锁和太阴魔网笼罩范围,那就爽了!”

    他虽然就职了法师分支的炼金术师,但是三十年的思维定式很难改变,所以对于法术学习一直近战不大,现在也仅仅勉强学习了几个零环法术和一个一环法术,大部分精力都用在炼金术造物上面了,法师塔能够建设的这么顺利,他在其中也贡献了很大一部分汗水。

    现在不用学习就能随便施展三环一下的一些法术,虽然只能在太阴魔网范围之内施展,也让他心满意足了。

    不得不说,法术对于生活的改变还是很便利的。

    不想洗澡、洗衣服的话,一个清洁法术就能让自己浑身上下焕然一新,想喝冷饮了,那就一个霜冻射线便能造出冰镇饮料。

    如此等等,淡水城从今天开始几乎成为了一座魔法之城,即使东宁军里的小兵,只要是他接受军事训练成为学徒级的职业者之后,也获得了低级的魔网权限,可以施展法术了。一下子淡水城里的施法者数量就超过千五,尽管其中大部分都是只能施展低级法术的学徒。这也是一个值得庆祝的大喜事。

    所以欢庆一直持续到半夜,仍有掌握新奇能力的职业者们朝着天空施放魔法伎俩变出的烟花。

    这才是真正的火树银花不夜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