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百三十九 珠宝与古董
    回到镇上,三人上楼冲了个澡,洗去了身上尘土和气味,换了衣服,就把几个盒子装上车,直接开车去往滨城市区。

    有了车就是方便,之前往返滨城和老家还需要坐汽车和快轨,现在直接开车去又方便又快捷。至于这车油耗比较大,那点油钱对车晨来说现在已经不放在眼里。

    这些日子在罗岩这个地头蛇的帮助下,他们积攒了好几件古董瓷器和珠宝玉器,虽然都不是太过显眼的,但是根据车晨自己初步估价,这些东西加起来总价值应该不在五百万之下,即便付完老房子改造的费用,还能有四百多万剩余。

    而他们所付出的不过是一瓶撕了商标的维生素E软胶囊,一些盐糖杂货,还有不到三万块钱兑换的白银而已。更别说从罗岩那收上来的白银也都兑换成了黄金收藏在主牌空间里。

    只不过这些东西不是那么好出手,所以车晨只能先把两件玉器和几枚古董样式的珠宝卖给了梦之星。

    到了地方,郑铭负责谈价,有着高衙内那小子的关系,梦之星也不会亏了他,虽然是折价的,零零碎碎加起来也多了八十多万的收入,支付爱顿工作室那边先期工程款完没有问题。

    珠宝玉器已经直接打包出售给梦之星。另外几件明代古董器物,他打算经过鉴定之后,都委托给金古斋和关系不错的拍卖行进行出售拍卖。

    “有这八十多万的收入,短时间用钱就不愁了,这一批古董如果送去拍卖,最迟一个月资金就能到账,拍卖的话价钱还能至少高出两成,即便要支付佣金也是划算的。”

    心头火热的车晨从梦之星走出来,就带着东西来到了金古斋。

    周末节假日,像梦之星、金古斋这种商业街上的店铺,基本都不会关门,反而会是消费的高峰期。所以工作人员有事只能轮休,店里必须维持常备人员以应对假期增长的客流。

    车晨走在前面,郑铭和申明两个手里拿着通过罗岩收购来的几件古董盒子。跟金古斋里的人打了招呼,车晨带人就直奔二楼,敲了敲王老办公室的门。

    刚刚忙完家里事情的王老满面红光,估计这些日子心情不错。

    “车晨你来啦,有日子没见了。”

    车晨笑道:“在老家过节嘛,这不,有人翻修老屋祠堂,收了几件东西拿来给王老您看看,顺便给我掌掌眼!”在熟人面前,车晨也放得开,话多一些也随便。

    老人家一听,那反应不像是六七十岁的老人,原本半眯着的眼一下子就亮了起来。

    “哦?快给我看看,车晨你眼光在咱们滨城这片圈子出了名的准,肯定又捡漏了吧?”

    说着等三人将东西放到桌子上后,就一把打开,小心翼翼的将里面的东西取出来。

    车晨这回拿来的古董一共是五件瓷器和一件漆器,还有几件金钗、翡翠等首饰虽然属于古董,但是因为是珠宝之类,就拿到了梦之星那边。

    几件古董被王老细细的赏玩好一会儿,他才心满意足的叹道:

    “都是好东西啊!”

    虽然是直接从类似明朝的时空拿过来的,但车晨挑选的都是有些年头的器物,所以外表上王老这样的老行家也看不出问题来。

    这些瓷器都是车晨选择有一定年头的老物件,大概都是明初中期的产物,二百年和六百年在外表上看起来其实并没有实际上的差距,这些古瓷即便是做碳十四断代法鉴定,也只能检测出至少二三百年历史,就算不是明初中期的,那也是明末清初时期的珍品,何况现代古玩行里除了鉴定师也叫不准的藏品,不然一般不会去做那种检测,即便偶有意外被人发现年代差距,也会认为是明末清初的珍品,价值同样不菲,所以车晨不会担心被发现自己卖出的是不符合年代的古董。

    反倒是漆器、竹雕什么的艺术品不如瓷器玉器那么坚固容易保存,只能当做清末民国时期的古玩来出售,不过好在这种文玩与艺术品主要看工艺的东西并不过分要求年代,就算是现代产品,如果是知名大家或者手艺精湛的也是价格不低,顶多几两银子买来的,到现代就能卖出几万甚至十几万的价格。而那银子又是用食盐赚来的,成本几乎等于无。

    “怎么样王老,有想要的吗?”

    王老花白的眉毛一挑。

    “怎么,你打算都出手?这明代官窑瓷器可是难得,后世流传的数目不少,但多数到了清廷皇家大内里边,可惜一场圆明园大火一场庚子之乱就糟蹋的差不多了,民初的时候又被满清的王公太监们倒腾出来贱卖了不少,大部分都流到海外,剩下的国内存世量就少多了,你这几件虽然算不得稀世珍品,但上拍的话也少不得几十万才能拿下!”

    “还有这件明清时期嘉兴剔红漆器虽然存世不少,在国内喜欢漆器的藏家较少,但东洋那边尤其喜欢,何况保存的这么完整的那就是少见的珍品了,你不自己收藏一两件?”

    车晨摇摇头笑道:“东西再好也就是个玩物,古人拿这些东西喝茶吃饭也只不过是个用具,我把它们摆在家里既舍不得用,又不能当饭吃,只是干看着,还不如换点钱花花。”

    “你啊!说你小子贪财俗气,你也不是那样性子的人,偏偏眼光毒辣,底子又深,年轻一代没几个能比得上你的,可惜的是你对这些宝贝的态度实在称不上一个藏家!”

    说罢,王老摇摇头。

    “你是打算怎么出手,在店里寄卖还是拿去送拍?”

    车晨想也没想的说:“送拍好了,前几天联系了工程队把家里老房子改建,我现在等着用钱呢。”

    车晨的打算是通过金古斋将这些瓷器委托给一直合作的滨城盛源拍卖行拍卖出去。虽然这家不是什么国际知名的大拍卖行,但是胜在本乡本土,算是本地头头一号的,而且关系也熟,可以插队到最近的一场上拍。要是那些小拍卖行,说不定就会玩一些猫腻,虽然车晨不怕,但是犯不上。

    古董这玩意儿很难短时间内出手,这东西讲究个眼缘,喜欢的多花点钱也会拿下,不喜欢的再便宜也卖不出去。

    往往古玩店都是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说的夸张一点,道理还是那个道理。

    所以放在金古斋寄卖,可能很长时间才能够出手,车晨选择拍卖这一途径,虽然要给拍卖行一笔佣金,但是人家也有途径帮你把东西尽快卖出去。

    回到镇上,见时间还早,车晨祭炼一番法器之后,就开始了一天的修炼。

    没人追着赶着,咸鱼也是要修炼的,之前血脉条满了,早就可以升到五级术士了,是车晨自己一直压着,因为五龙五气炼形法方面还只是刚刚入门,没有追上术士等级的境界。

    再次醒来,已经是后半夜凌晨时分,算算时间距离他灭杀那阴山教修士已经过去三天,事情应该冷静下去了吧?

    于是打开时空门,进入大明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