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47章 你没看见我老婆的手肿成这样吗?(第1/2页)
    何唯不服这样的抵毁。

    明明就是这个流氓非礼她,她不能忍。

    她跟荣少理论了。

    而且,荣少还一直捏着她的手腕,她觉得痛。

    “好啊,报警,就让民警来评评理。我没有勾引,是把我拉到舞池这边来的,也是非礼我。我已经很明确拒绝了,是以为我好欺负,一而再地缠着我。”

    荣少冷笑,瞪着何唯,愤恨地怼她,羞辱她,“我什么身份,不过是个玩物而已,谁看上了?狐狸精最擅长狡辩,本身就是水性扬花。”

    何唯挣扎,但是还抽不回自己的手。

    荣少生气了,他很用力捏着她的手腕,他把怨气都发泄在她身上。

    何唯痛了,但她也没有呼痛,也没有皱眉。

    “才是一点教养都没有,仗着自己有几个臭钱就出来蛮横霸道。我身份是不高,但是,非礼我也是事实,舞池这里有很多人看见。我没有狡辩,我说的都是事实。臭流氓,无耻!”

    刹那间,荣少看着在场的人,问:“们看到我有非礼她吗?完全是这个贱人含血喷人!她就是盯着我有几个钱,自己送上门的,犯贱!”

    真的如何唯料想的那样,刘承俊不在他身边,她就像可怜的小丑那样供人娱乐,羞辱。

    那些人都选择性失明了,没人替她说一句事实。

    他们都把她当成低等的狐狸精,都瞧不起她。

    他们还帮着荣少指责她胡乱勾引男人。

    ……

    何唯觉得委屈,百口莫辩。

    被人欺负成这样,她的鼻子酸酸的,眼眶里也悄然聚拢了一层泪雾。

    “我没有勾引他,是这个混蛋非礼我。”

    有不少人起哄:“报警抓她去警局,到了那里,她就老实了。别以为个个男人都是刘承俊,没人吃她那一套。把自己打扮得像一只凤凰,呵……还不是一只高贵的鸡!”

    没有人帮何唯,她还被欺负了,荣少看着何唯这副模样,蛮得意的。

    没有刘承俊,这个贱女人根本就上不了台面。

    他会多看她几眼,算是抬举她了。

    这个贱人偏偏敬酒不吃要吃罚酒,那他就成全她。

    ……

    看着这一幕,袁安娜也挺得意的。

    她慢慢品尝红酒,一边在欣赏这出好戏,不枉她给荣少制造的机会。

    男人就是嘴硬,呵……荣少还不承认对这个贱人有兴趣,这不自己凑上去了。

    偏偏,这个贱人就是带刺的野蔷薇,好扎手呢!

    ……

    袁安娜没得意多久,刘承俊换好了衣服,走回了会场。

    看到舞池那里聚了一堆人,何唯也在那边,刹那间,他皱眉了,有不好的预感。

    见状,陈董才假装做和事佬,劝荣少算了。

    刘承俊可不是一般人惹得起的。

    要是他发飙了,对谁都没有好处。

    这个女人再不堪,也是刘承俊带来的人,弄得太难看了,谁都下不了台。

    ……

    这些人都好虚伪,何唯看透了。

    陈董出面劝他了,荣少也识趣下台阶,这才放了何唯。

    何唯的手腕,已经被捏得一片红肿了。

    “我给陈董面子,以后再对我想入非非,我肯定不会放过。”

    “谁对谁想入非非啊?说清楚点!就一堆屎,谁有兴趣?”

    顺着声音望去,大家都清楚地看到了刘承俊眼中有两簇火焰在跃动着。

    他紧拧着双眉,黑脸了,有着暴风雨来临的前兆。

    似乎,他很生气。

    原因是,他在恼别人欺负这个贱人?

    他在乎她?

    不好说,也不想多管闲事,原本围观的人,自觉散开了。

    刚才还七嘴八舌指点何唯,现在,全都闭嘴了。

    看来,他们都低估了这个女人对刘承俊的重要性。

    这个女人是没有什么能耐,但是,刘承俊喜欢她的话,他罩着她,那她的身份就不一样了。

    即便是讨厌她,也得给刘承俊面子。

    刘承俊在,谁还敢欺负她呀!

    何家是不景气了,刘家那么大的财势,那就不一样了。

    ……

    刘承俊看到了何唯的手腕红肿了。

    他也注意到了,何唯眼睛里有眼泪。

    虽然眼泪没有掉下来,看得出她很委屈。

    她肯定是被欺负了。

    这个时候,袁安娜放下了高脚杯,先离开了酒会。

    接下来的,刘承俊肯定是要替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