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3章 含笑而死(第1/2页)
    “姐,你不是说青云哥的家人会在元宵以后来提亲吗?今日都已经是正月十八了,为何还没动静?”

    如果姐姐真的能嫁给自己喜欢的人,他也会替姐姐高兴,可问题是日子都过了好几天了,青云哥那边还没动静,这让他很是着急。

    “我都不急,看把你急的,或许李青云有事,再等等吧。”

    别看她此刻说的云淡风轻,实则和宋浩然一样,心里很是没底。

    也不知道那家伙到底搞什么鬼,总是这样言而无信。

    “也是,青云哥可是师爷,衙门是又多,或许他是给耽搁了。”

    姐弟两相互安慰着彼此,唯有母亲一直坐在旁边缝补着,并未出声。

    “娘,我去酒家那看看,晚些回来,你和浩然就别等我了,早些睡吧。”

    酒家基本上已经建成,很多人都在诧异那建造的速度,成了人们茶余饭后闲聊的话题,大伙都不看好她,觉得那建造要不了多久,就会崩塌,为此她不敢有一丝的松懈,每天都盯得死死的,没时间的时间,也会让小刘和苏生去盯着,就怕有人从中使坏。

    “姐,你不带我吗?”

    姐姐这段时间经常带着他出去,有空的时间就会和他讲讲做生意之道,诚信为本,创新为辅,可这几日也不知道为何,姐姐不在带他出门了。

    “你就别出去了,好好在家陪陪母亲吧。”

    其实不是宋小乔不愿意带,而是最近她总是心神不宁,觉得会有什么不好的事发生,于是只好将宋浩然留在家里。

    “姐……”

    很显然,宋浩然对姐姐的这个解释很是不服,可又找不到话反驳,于是只好急的在旁边跺脚。

    在他眼里,一定是他做错了什么事,姐姐才会这样对他,可他想了很久,也没找到原因。

    “好了浩然,听姐姐的话,留下来陪娘吧。”

    张氏虽然不知道宋小乔为何这么做,但她明白,宋小乔这么做一定有她的道理。

    “娘,你是不是也看不起我,觉得我就是一个一无是处之人。”

    宋浩然哭着鼻子,样子很是委屈。

    “浩然,姐姐没有这个意思,你别多想,姐姐这么做是因为这段时间还不忙,想要让你养精蓄锐。”

    酒家还没建成,不可预料的事情太多,加上那晚袁敏放出的狠话,让她不得不小心提防,只是这些她并没有告诉母亲和弟弟,怕他们担心。

    “原来是这样啊,姐姐……对不起,是浩然误会了。”

    宋浩然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事,姐姐才会不带着他,原来姐姐只是想让他好好在家学习,这次他可真的是不应该。

    “一家人,有什么好道歉的,大家把话说开了就好,我先走了,你在家好好学习吴掌柜给你的东西,知道吗?”

    宋小乔说完,用手揉了揉宋浩然的脑袋,然后对着母亲笑了笑,这才迈开了脚上的步子。

    还好刚刚她聪明,反应快,不然还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像宋浩然解释,不过总这么躲着也不是办法,她觉得有必要使个法子,让袁敏主动出击。

    只是这样有些冒险,也不知道袁敏到底想要她死的心,膨胀到了什么程度。

    “小乔,你来了。”

    苏生眼尖,一眼就看到了宋小乔,于是赶忙放下手中的活,去迎接宋小乔。

    “嗯,小橙儿最近如何了,有没有好转。”

    小橙儿还挺可爱的,没事的时间她都会去看看那小家伙,而那小家伙也总是冲着她笑。

    “嗯,已经好的差不多了,现在支支吾吾的,偶尔还会叫爹娘。”

    孩子病了半个月,这半个月可把他们夫妻俩给愁坏了,还以为他们夫妻会和橙儿天人永隔,没想到宋小乔竟救活了橙儿。

    “没事就好。”

    听到小橙儿没事,宋小乔的心情也跟着愉悦起来。

    “对了小乔,齐老板在隔壁等你,说你来了就过去,他有要事和你相谈。”

    刚刚只顾着和宋小乔说话,他竟差点把正事给忘了,还好想起,不然他可就误了大事。

    “好,你继续帮我盯着,我去去就回。”

    什么时间齐木这么腼腆了,和她说个话还需要人转达,带着满心的好奇,宋小乔走进了隔壁的茶楼,可刚进屋就发现了异样的气氛。

    此刻齐木背对着她,虽然看不到脸,可依然感受到悲愤之气。

    “齐木,你怎么了?”

    她小心翼翼的走了过去,这才发现齐木竟然哭了,一个经历风风雨雨的大男人,竟哭了,这得发生多大的事,他才会这样啊。

    “小乔,我哥……走了。”

    齐木说完,也不忌讳宋小乔在,用手背擦拭了一下脸颊上的泪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