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唯一线索(第1/2页)
    戴家郎急忙说道:“我昨晚查到了李冬梅在周玉冰公司的简历,从简历来看,她出了学校之后基本上都是在周继尧的公司工作。

    并且干的也不是文员秘书之类的工作,实际上在娱乐城和夜总会期间一直干公关,这个差事有点像妈咪。

    据唐婉的说法,她实际上还兼职拉皮条的生意,不仅跟周建伟有一腿,甚至有可能还给周继尧和其他有钱人拉皮条。”

    “这些情况跟案子有联系吗?”祁菲问道。

    戴家郎没有理会祁菲,继续说道:“周玉婷昨天还不承认录音中的女人是李冬梅,可今天突然把我叫去,说是早晨起床的时候,忽然意识到录音中的女人声音有点像是她一个中学同学,并且让我把这件事向警方反应。”

    “她是想撇清自己。”纪文澜说道。

    戴家郎点点头说道:“她意识到李冬梅已经暴露了,所以就不想在隐瞒了,但这也有可能意味着李冬梅也彻底失踪了,所以她不再担心警察会找到她。”

    “找不到李冬梅就没法找到周玉冰,海口警方直到现在也没有任何进展。”祁菲说道。

    纪文澜说道:“我也倾向于周玉冰的人应该在南召市,但没有具体线索的话,想找到她的藏身之地无异于大海捞针,眼下唯一的线索就是李冬梅了。”

    “难道你们在李冬梅身上就没有别的发现,比方她一般都跟什么人来往?”戴家郎问道。

    祁菲说道:“我们找她的母亲了解过情况,李冬梅和周玉婷一样,直到现在还是单身,她最后一次见到女儿还是在春节前后。

    后来倒是接到过几次电话,然后就不知所终,我们按照她提供的手机号码跟李冬梅进行了联系,但这个号码显然已经不用了。”

    “据说李冬梅欠下了外债。”戴家郎说道。

    纪文澜犹豫道:“我们也查了李冬梅的个人银行账户,其中工商银行的账户上有二十几万的存款,另一张交行的卡上也有十几万块钱的存款,还有好几张信用卡,看上去倒不像是穷困潦倒的样子。”

    戴家郎急忙说道:“你们可以追踪她的银行卡,然后发现她的行踪。”

    纪文澜说道:“我们倒是想这样,但目前这两张银行卡都在她母亲手里,据她母亲的说法是,李冬梅留下这两张卡上的钱作为母亲日常开销的费用。

    而实际上去年李冬梅的工行账户上分几次存入了将近三百万现金,在交通银行的账户上也存入了一百多万的现金,资产最多的时候达到了将近五百万。

    但今年过春节之前,她分十几次从这两个账户上提走了这两笔钱,上面只剩下孝敬她母亲的生活费。但她母亲也说不清楚这笔钱是从那里来的。”

    戴家郎疑惑道:“看上去李冬梅倒是有点像是跟她母亲告别似的,但这笔钱应该跟周玉冰的失踪没有什么关系。

    因为那时候周玉冰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世,不可能有人提前布局绑架她,但李冬梅这笔钱的来路应该有问题,也许,她还参与了其他的案子。”

    “我们也有这种推测。”祁菲说道:“李冬梅最后工作过的地方是魅力金座夜总会,我们派人去了解过情况,李冬梅应该是在去年年底离职,具体原因不祥。

    但我们发现,这家夜总会表面上的老板是外地人,可实际上却是邓家的资产,应该是邓宝瓶众多娱乐场所的一个分支。

    这家夜总会前年曾经因为贩卖毒品和搞地下赌场被处罚过,但只抓了几个小喽啰,后来罚款整顿了事,去年年初才重新开张。”

    戴家郎怔怔地楞了一会儿,惊讶道:“这么说邓宝瓶也给李冬梅当过老板了?”

    祁菲犹豫道:“严格说来也算不上是邓宝瓶的直接下属,她当时只是夜总会的一名普通经理,不过,月薪一万元。”

    戴家郎奇怪道:“李冬梅在周玉冰这里干的好好的,为什么要跑去邓家的夜总会呢?这个女人难道同时为周家和邓家服务?”

    纪文澜沉默了一会儿说道:“我明白你在想什么,你是不是怀疑周玉冰失踪跟周家或者邓家有关?”

    戴家郎迟疑道:“目前也只是一种推测,首先,李冬梅跟周家的人都认识,甚至有可能跟周继尧也不陌生,这就不得不让人怀疑李冬梅有可能是周继尧或者周玉婷用来钓鱼的诱饵。”

    祁菲急忙问道:“你觉得周继尧有嫌疑?”

    戴家郎没有直接回答祁菲的问题,而是说道:“周继尧这个人现在不会直接参与任何有风险的犯罪好动,但他善于借刀杀人,比方说杨毅的死,就有这种嫌疑。

    说实话,我一直不太相信周玉冰有这么大的胆子,她离家出走,拿走五个亿的巨款,对周继尧来说无异于背叛。

    难道她就不担心周继尧发怒?我现在怀疑周玉冰有可能吃准了周继尧对这件事只能保持沉默,实际上周继尧确实不打算追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