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修行时代的派系分裂
    秦飞觉着,这事情吧,八成是这个国家的顶层人物授意,不然也不至于这么能作死。

    “什么谁的意思,您的话我听不懂。秦先生是吗?我们跟您可是友好关系啊。”很快,电话那头就传来了有些谄媚的声音。

    秦飞翻了翻白眼,都这份上,还跟我装。

    “你不说其实也无所谓,我只是想给你们一个最后警告:别再作妖了,再有下次,我直接把你们连根抹掉,一个不留!”秦飞怒吓了一声。

    特娘的,老子脾气好你们也不能这样啊。

    我喜欢地球也喜欢华夏,对于这个国家我当然不会做什么,但是对于那些一边说着自己是人民公仆还一边迫害人民的人,我是不会手下留情的。

    什么?我不算人民?开玩笑,我可是办过身份证的,妥妥的华夏国籍好嘛。

    “秦先生,这话从何说起啊?我们没有作妖,这个事情啊,其实都是樊隆的主意,主要是他一直恨你,你信你可以问他。”

    樊隆眨巴着眼睛,卧槽,这就甩锅了啊。

    秦飞看向樊隆,目光同情。

    看到了没有?这就是玩政治的,坑你都不带任何心理负担的。

    “樊隆,你说是不是?”对方加大了声音,同时语气也有些深沉,带着一股子的威胁之意。

    樊隆沉默。

    是不是这三个字此时在樊隆心中已经变成了死不死。

    “是你麻痹,臭傻哔。”突然,樊隆猛的大骂了一句,声音爆裂。

    秦飞都吓了一跳。

    这货神经病啊,有话好好说不行吗非要用吼的。

    嗓门大了不起么。

    就你这样的,跟媳妇出去开个房间都得检查隔不隔音,真鸡儿蛋teng。

    “我告诉你,这什么破调解员老子不当了!一出事就背黑锅,一出事就背黑锅,以后你丫爱让谁背就让谁背去,我不伺候了。”樊隆继续朝着手机喊了起来。

    秦飞皱了皱眉,你说话就说话,能别喷口水吗?

    要不是我实力强,我都该去洗手了。

    “樊隆,反了你了!”

    “反你鬼,老子好歹是个一等王,受你这鸟气!”

    樊隆天赋奇高,凭借着秦飞提供的黑山在短短的时间内直冲一等王,这种速度还是相当恐怖的。

    毕竟,仅仅一个黑山,提供的修行经验极其有限。

    说起来,除开像是大斧那种靠着抱大腿实力突飞猛进的,樊隆算是地球本土最强者。

    这样的人,怎么也是有自己的骄傲的。

    “樊隆!你这个混账东西,你会受到伟大先驱的制裁的。”电话中,传来一声怒吼。

    秦飞已经有点听不下去了,拽着手机放到嘴巴边上,直接开吼:“孙贼,虽然我不知道你是谁,但大概也是个政府官员。你是党员,你的信仰应该是马列主义你的伟大应该是为人民奉献,为人民遮风挡雨!一口一句伟大的先驱,先驱者那些傻叉就是一群脑短路的神棍。好歹也是接受过社会主义八荣八耻熏陶的人,脑子拎拎清楚好不好!”

    很显然,秦飞这段话并没有能影响到电话对面的人,甚至,秦飞还听到了一声稍显不屑的轻哼。

    不过樊隆倒是似有所悟,站在那,眼神飘忽。

    “秦先生,没什么其他事情的话,我就先挂断了,我这里还挺忙的。”说着,手机就传来了嘟嘟嘟的忙音声。

    秦飞嗤了一声,将手机丢到了一旁。

    这就是进入修行时代必然会产生的问题。

    科技文明时代,个体的力量极为有限,法律以及国家机器所起到的威慑力是极为强劲的。可一旦进入修行时代,个体力量彰显,对实力的崇拜日益严重,这必然会导致派系的分裂。

    像电话那头这人,应该就属于新兴的修行派系。

    他们坚定的认为,只有更强的实力,更高的境界,才能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好。

    甚至,他们会不顾一切的与超越自己的修行文明进行接触,以达到跨越式的发展。

    也不能说这种模式就一定是错的,运气好确实可以促进修行体系的快速迁跃,但同时也必然会导致一个关键性的问题:稳定。

    一旦国家无法有效对修行者进行管理,又或者是出现修行者组织与国家组织进行对抗。

    那么,整个社会体系就会崩解。

    那么,地球就会迅速沦为和其他修行文明一样的争霸模式。

    谁的拳头大,谁的力量强,谁就可以主宰一切。

    这样,地球在无数年演化而来的让秦飞觉得神奇让无数外来修行者羡慕的相对来说极为和平公平的社会环境就会破裂。

    “砰!啪!”秦飞正想着事情呢,突然听到两个连续的声音。

    抬头看去,樊隆正跪在自己面前,啪的又甩了自己一个大嘴巴子。

    秦飞一脸碉堡,话说这位朋友干啥呢?

    在给我表演某种特技吗?

    “秦先生,我错了!我不是人!我该死啊!”樊隆双手撑着,以头抢地。

    pongpongpong的特别响。

    按照正常的套路,秦飞应该充分发扬一个强者大度的品行,应该把人扶起来,然后安慰两句说知错能改还是小孩子。

    然而,秦飞并不正常,朝着樊隆竖了一根中指,转头就走。

    你是不是人跟我有半毛钱关系,还有你错不错的也是你自己的事情,你给我磕什么头,诅咒我变坟包是不是?

    看到秦飞没搭理自己就走,樊隆明显有点愣。

    我都给你跪下磕头了,你好歹理睬我一下啊。

    至少,问问错在了哪。

    “秦先生,您……您别走啊。”樊隆嗖的起来,几步冲到秦飞面前。

    “起开,不然弄死你。”秦飞瞅了樊隆一眼,一脸的不爽。

    “秦先生,我刚才听了您的话,对自己之前的行为感到很惭愧,我万不该被所谓的先驱者给蒙了心智啊!”樊隆一副大彻大悟的样子。

    秦飞是真有点烦,你痛改前非可不可以滚远一点,我一点都不想听。

    “秦先生,我应该可以找到先驱者的落脚地。”看到秦飞又要走,樊隆立即喊了一声。

    嗯哼?

    秦飞眼神立马就变得不一样了起来。

    伸手,一把揽住樊隆的肩膀,笑容灿烂,眼神柔和。

    “来,小伙子,跟我说说,在哪里呀?”秦飞看着樊隆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