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1:薛京翻脸
    理想很美好,现实很骨干!

    庞飞在安家还没呆多久的时间,就接到姬如雪打来的电话,说是贼五把庞燕的三千块钱给骗走了。

    这会子庞燕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谁安慰也没用,姬如雪让庞飞无论如何都要去公司看看。

    庞燕的身体状况可不能一直这么哭,再哭出点什么问题来可怎么办?

    一方面是曹秀娥,一方面是庞燕,庞飞总要做出个选择来不是。

    “张婶,我出去一趟,你先在家里看着,什么事情也不要做,只需要看好我妈就行。我很快就回来,有什么事你就给我打电话。”

    交代完这些,庞飞连忙驱车赶往办公的地方。

    庞燕哭的伤心欲绝,姬如雪和时峰都没了法子,只能给庞飞打电话。

    这丫头到底是听庞飞的话,几句话就安慰的不哭了。

    “到底怎么回事?”

    庞燕抽抽搭搭,说道,“咱们办公室里的A4纸不多了,中午我就趁着吃饭的功夫下去买纸,然后就碰到那个贼五了。他跟我说话,我一直都是躲着他的,他还是一直跟我说话。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回来一看才发现,我身上个带着的三千多块钱没了,变成这样子的。”

    庞燕说着,将一沓白纸递给庞飞,最上面的白纸上写着一句话:好戏才刚刚开始!

    这个贼五果然是十分嚣张,竟然敢公然挑衅!

    庞燕的事情只是他给庞飞他们下的一个战书,之后肯定还会有更多的麻烦等着他们的。

    “哥,我太笨了,我怕再被他骗,我该怎么办?”庞燕又忍不住掉泪了。

    贼五选择庞燕下手,只是给庞飞下个战书,他真正的目标是庞飞,所以庞燕完不用担心自己再被欺骗的事。

    “那家伙也太嚣张了,下战书下到咱们家来了,看我去不把他的老窝给端了,让他再嚣张。”姬如雪气呼呼地说。

    对付这种无赖,就得用无赖点的办法。

    这次庞飞没说话,倒是叫姬如雪纳闷了,“嘿,你不阻止我了啊?”

    时峰笑了,“笨啊,他不阻止,就说明是默认了。”

    姬如雪顿时恍然大悟,“原来如此,那我明白了,这事交给我了,你们等着我的好消息吧。”

    这次可谓是针尖对麦芒了,贼五不好惹,姬如雪和庞飞等人同样不好惹。

    庞飞不是要跟他斗到底,但至少得让对方知道,他们的人不是那么好惹的。

    这个教训,必须得给。

    惹是生非这种事情姬如雪最在行了,所以当姬如雪提出要去闹事的时候,庞飞才没有阻拦。

    这边正说着话,庞飞的手机响了,一看是安瑶打来的,他就有种不好的预感。

    果然,电话一接通,安瑶劈头盖脸地就斥责起来,“你要那么不喜欢留在家里,那你就以后永远都别回来了!”

    压根不给庞飞解释的机会。

    “燕子,哥有点事要先走了,你好好的,别再哭了。时峰,我妹这边就麻烦你照顾了,我得先走一步。”

    庞飞没回安家,而是直接驱车来到安瑶的公司。

    员工们跑来跑去的,乱做一团。安瑶没在办公室,秘书小孙也找不到人影。

    倒是在楼下碰见夏树了,庞飞以公司股东的身份询问夏树出了什么事?

    “安总和薛氏集团签的合同出了问题,原本的违约金是对方赔付给咱们的,可现在却变成了咱们赔给对方的,而且赔付的比率从30%变成了300%。”

    “你是安总的丈夫,也是飞耀的股东之一,这么大的事情,你居然不知道?”

    夏树的质问,让庞飞无从应答。

    飞耀的事情他从来不插手过问,这些事情安瑶不跟他说,他又哪里会知道。

    安瑶也是的,公司出了事情就直接跟他说不就行了,她也不说,庞飞又不是她肚子里的蛔虫,哪里能猜到她到底是因为什么事才发火的。

    “安瑶呢?”事情都已经出了,责备不责备的已经不重要了,找到安瑶,商量一下下一步该怎么办才最重要。

    夏树摇头,“这个我也不知道。你是她丈夫,你给她打电话啊。”

    言语间少不了斥责,自己的老婆去了哪里都不知道,还得问外人,你这个丈夫怎么当的?

    庞飞懒得跟夏树置气,直接给安瑶打电话。

    一直没人接,一连打了几个都是这样。

    出了这种事,安瑶去找薛京的可能性很大。

    庞飞转而给彦小焱打电话,询问安瑶的行踪。

    “师母是去找薛京了,我正考虑着要不要给你打电话,结果你的电话就先进来了。师父,我看师母进去的时候脸色不太对劲,而且这个薛京最近几日特别的暴躁,我担心师母的安危 。这样,我先跟进去看看,师父,你也早点赶过来吧。”

    挂了电话,庞飞立刻马不停蹄赶往薛家。

    彦小焱开了视频让他随时能观察到安瑶的行踪,从视频里,庞飞才得知这女人原来一直都知道薛京接近她是别有目的,而她的意思是想将计就计,先把薛京投资的那三百万骗进来再说。没想到薛京在关键时刻反悔,合同还出了问题,她这是直接跑来质问人家来了。

    “蠢!”庞飞忍不住骂了声,人家能设计陷害你,还怕你来质问?

    再说,你质问能质问出结果来?

    安瑶那么聪明的,这会子怎么就犯糊涂了。

    “小焱,你盯紧了,只要薛京不做过分的事情,你就先别露面。”薛家豪宅外面那么多保镖保安之类的,彦小焱不是那些家伙的对手。

    为了确保彦小焱的安,庞飞有必要提醒一下。

    另外,他知道徐贺住的好像距离薛家不远,他自己赶过去还需要一段时间,必须得麻烦徐贺先行过去,以防万一。

    “行,我把老楚也叫上。”楚之殿跟徐贺离的近,二人一向形影不离。

    有了徐贺和楚之殿同时加入,安瑶的安也更有保障一些。

    不多时刻,视频里就看到了徐贺和楚之殿的身影。

    这二人跟薛家的老爷子有点关系,平日里薛老爷子见了他们还得礼让三分,偏偏这个薛京目中无人,根本不卖他们那个面子。

    “老东西,少在这多管闲事。”薛京的脾气渐渐上来了,说话很冲,对谁都不客气。

    徐贺不与他计较,这次前来的目的就是保护安瑶的安的,将安瑶安带离才是最重要的。

    “安小姐,我们是庞飞的朋友,请你跟我们走吧。”徐贺将消息传递给安瑶。

    安瑶此刻也有些害怕薛京了,这家伙神色太不对劲了,“好。”

    “站住!你们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想来就来想走就走?”薛京发难,门外的那些保镖们纷纷涌了进来,将出口的方向堵的死死的。

    安瑶神色凌然,质问道,“薛京,你想干什么?”

    “是你怒气冲冲跑到我家里来的,我还没问你你想干什么呢,现在你倒反问起我来了?”薛京逼近安瑶,被徐贺在中间挡住。

    安瑶怒火难平,想起被阴一事,心里就难受,“我找你想干什么你心里难道不清楚吗,当初咱们签订的合同,赔付款明明是30%,为什么现在却变成了300%。还有,违约的是你们,凭什么让飞耀赔钱?你到底是怎么在合同上做的手脚?”

    这种事情薛京自然是一口咬定没有这回事的,安瑶的质问也不会得到什么应有的回应。

    “我特么有必要跟你解释吗?”暴力、恐怖,这样的薛京,丝毫没了平日里那副伪装出来的偏偏君子的模样。

    这家伙就是一头野兽,一头披着人皮的狼!

    “你们这是擅长民宅,是违法的。道歉吧,道了歉老子就让你们滚出去。”

    门口的保镖们蠢蠢欲动,随时等待命令。

    安瑶终于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徐先生,楚先生,你们走吧,我不能连累你们。”

    来都来了,哪有临阵脱逃的。

    庞飞叫他们来是来保护安瑶的,可没说让他们不顾安瑶的死活先行离开。

    徐贺微微一笑,“安小姐毋庸担心,对付这些家伙,我们两个老家伙还是没问题的。”

    “还有我!”一道娇小的影子从二楼跳了下来,正是之前一直埋伏在上面的彦小焱。

    “师娘,别怕,我会保护你的。我师父马上就到,这些跳梁小丑,分分钟被我师父打的满地找牙!”

    薛京一看,这些家伙不仅硬闯自己的豪宅,还有那个小不点,竟然隐藏在自己家里而自己却一点也不知道。这群人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游乐场吗?

    “抓住他们,我要把他们部撕碎!”狰狞的脸上,五官因为过度激烈而扭曲在了一起。

    一群保镖们蜂拥着扑上去,徐贺眼疾手快,将安瑶护在身后,彦小焱和楚之殿分左右两边,三个人形成一个三角形的保护区域,将安瑶和秘书小孙平安保护在其中。

    不管外面的斗争多么激烈,里面始终是风平浪静的,那些人别想碰安瑶一根手指头。

    就像彦小焱说的,这些保镖们果然都是一群菜鸟,根本不够他们几个塞牙缝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