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背地里下黑手(第1/2页)
    安露伸手搂着庞飞的脖子,“放心,有我罩着你呢,我姐我妈加起来都说不过我的。”

    安露现在妥妥地和庞飞是一伙的了。

    爱情的魅力还真是大啊,这事得感谢时峰,必须得感谢他。

    “姐夫,我现在这么帮着你了,你也得帮帮我啊,就带我去你那公司看一眼嘛。”安露的胳膊挪到庞飞的胳膊上,摇晃着,撒着娇。

    庞飞可没被摇的晕头转向,“不,咱一码归一码,你帮我那是你自愿的,我不帮你那也是我的事情。”

    安露狠狠在他腰上掐了一下,“敢说不帮!”

    下手真狠啊,那里肯定青了。

    “吸,原则问题,说不帮就不帮。你别想着去公司了,还是先想想你怎么跟老师交代吧。”

    再生气,也不敢把庞飞得罪死了,不然她的兵哥哥可就没戏了。

    被考试困扰的安露终于让庞飞过了两天安稳日子,每天将安露送到学校,他就跟被压榨的人得到了解放一样,就差放个烟花庆祝一下了。

    这天下午,庞飞接到安露打来的电话,说感觉有人跟踪自己,让庞飞连下午放学都要接她。

    庞飞十分有理由怀疑这是安露编造出来的谎言,想随时粘着自己,好窃取和时峰相关的信息。

    “姐夫,真的。靠,我刚才又看见那个人了,不信我和你视频,他就在我身后不远处的地方躲着。”

    很快,安露的视频就发了过来,她刻意将视频对着身后,那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时不时会冒出来一下。

    庞飞终于相信了安露说的话,真有人跟踪她啊。

    “你找个人多的地方坐着等我,我马上过来。”

    从中泰过去,快的话也就十来分钟。

    很快,庞飞的比亚迪出现在安露面前,那个躲在暗处的人见安露身边多了个男的,不敢再露面。

    “姐夫,你可算来了,我都快吓死了。”安露轻轻拍着胸口。

    庞飞拉着她的手上了车子,近些日子安露得罪的人只有罗晶晶,莫不是她心中不服,找了人来报复安露?

    “以后就由我来接你上下学吧,另外,尽量不要单独一个人行动,聚会什么的不要喝酒……”

    安露满脸不开心,“那总不能一直这样吧,生活多没劲啊。”

    庞飞道,“那要不你创造点机会,给对方个下手的机会,然后我再来个当场捉奸,把他交给警察处理?”

    安露竟然拍手称赞这个方法不错。

    庞飞很是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如果这件事真是罗晶晶所为,她能派出一个人来对付你,就不能派出十个人一百个人吗?”

    “抓这些办事的人没用,要抓就得抓幕后黑手。”

    安露一脸崇拜地看着庞飞,“姐夫,你好帅啊,我突然发现我好像也有点喜欢你了。”

    庞飞一脸黑线,“你可别乱说话,我是有妇之夫。”

    安露背靠着椅子,切了声,“你跟我姐结婚这么久了,到现在也没同房,你这个有妇之夫当的也太可怜了。诶,姐夫,你说你要是有生理需求的时候怎么办,是自己撸还是出去啊?”

    这丫头,怎么什么话都说的出来。

    庞飞拿了一根饼干塞进她嘴里,“女孩子家家的,能不能斯文点。”

    安露连忙假装斯文,“对对对,我要斯文,我要为了小山山改掉我一身的坏毛病。”

    我去,小山山,时峰要是听见,胆汁都能吐出来吧。

    没过多大功夫,安露又想起刚才的话题,“姐夫,你还没回答我呢,你要是有生理需求的时候怎么办啊?”

    庞飞:……

    “说嘛说嘛,我特别想知道。”

    “我没生理需求。”庞飞撒谎。

    安露“哈哈”大笑起来,“难怪你跟我姐到现在也不同房,原来是因为你哪方面不行啊。哈哈哈,那你们还是别同房好了,小心我姐笑话你。”

    庞飞:……

    “姐夫,那小山山呢?”终于问到重点了,想必这才是她的真实目的吧。

    庞飞道,“这我哪知道,我们只是同事,又不是……你说你到底想干嘛?”

    “我想帮小山山解决生理需求啊……”

    庞飞:噗——

    汗,话题被这丫头带偏到哪里去了。

    “你别打岔了,刚才我说到哪了?”庞飞努力将话题扯回来。

    安露道,“你说要抓就抓幕后黑手。”

    “对,现在我们只是推测罗晶晶是幕后黑手,但毕竟没有证据,没法和人家谈判。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抓住那个跟踪你的人和罗晶晶联系的证据,再让对方得手,到时候,来个人赃并获。”

    安露狠狠地砸了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