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6:背地里下黑手
    安露伸手搂着庞飞的脖子,“放心,有我罩着你呢,我姐我妈加起来都说不过我的。”

    安露现在妥妥地和庞飞是一伙的了。

    爱情的魅力还真是大啊,这事得感谢时峰,必须得感谢他。

    “姐夫,我现在这么帮着你了,你也得帮帮我啊,就带我去你那公司看一眼嘛。”安露的胳膊挪到庞飞的胳膊上,摇晃着,撒着娇。

    庞飞可没被摇的晕头转向,“不,咱一码归一码,你帮我那是你自愿的,我不帮你那也是我的事情。”

    安露狠狠在他腰上掐了一下,“敢说不帮!”

    下手真狠啊,那里肯定青了。

    “吸,原则问题,说不帮就不帮。你别想着去公司了,还是先想想你怎么跟老师交代吧。”

    再生气,也不敢把庞飞得罪死了,不然她的兵哥哥可就没戏了。

    被考试困扰的安露终于让庞飞过了两天安稳日子,每天将安露送到学校,他就跟被压榨的人得到了解放一样,就差放个烟花庆祝一下了。

    这天下午,庞飞接到安露打来的电话,说感觉有人跟踪自己,让庞飞连下午放学都要接她。

    庞飞十分有理由怀疑这是安露编造出来的谎言,想随时粘着自己,好窃取和时峰相关的信息。

    “姐夫,真的。靠,我刚才又看见那个人了,不信我和你视频,他就在我身后不远处的地方躲着。”

    很快,安露的视频就发了过来,她刻意将视频对着身后,那个鬼鬼祟祟的人影时不时会冒出来一下。

    庞飞终于相信了安露说的话,真有人跟踪她啊。

    “你找个人多的地方坐着等我,我马上过来。”

    从中泰过去,快的话也就十来分钟。

    很快,庞飞的比亚迪出现在安露面前,那个躲在暗处的人见安露身边多了个男的,不敢再露面。

    “姐夫,你可算来了,我都快吓死了。”安露轻轻拍着胸口。

    庞飞拉着她的手上了车子,近些日子安露得罪的人只有罗晶晶,莫不是她心中不服,找了人来报复安露?

    “以后就由我来接你上下学吧,另外,尽量不要单独一个人行动,聚会什么的不要喝酒……”

    安露满脸不开心,“那总不能一直这样吧,生活多没劲啊。”

    庞飞道,“那要不你创造点机会,给对方个下手的机会,然后我再来个当场捉奸,把他交给警察处理?”

    安露竟然拍手称赞这个方法不错。

    庞飞很是无奈地翻了个白眼,“如果这件事真是罗晶晶所为,她能派出一个人来对付你,就不能派出十个人一百个人吗?”

    “抓这些办事的人没用,要抓就得抓幕后黑手。”

    安露一脸崇拜地看着庞飞,“姐夫,你好帅啊,我突然发现我好像也有点喜欢你了。”

    庞飞一脸黑线,“你可别乱说话,我是有妇之夫。”

    安露背靠着椅子,切了声,“你跟我姐结婚这么久了,到现在也没同房,你这个有妇之夫当的也太可怜了。诶,姐夫,你说你要是有生理需求的时候怎么办,是自己撸还是出去啊?”

    这丫头,怎么什么话都说的出来。

    庞飞拿了一根饼干塞进她嘴里,“女孩子家家的,能不能斯文点。”

    安露连忙假装斯文,“对对对,我要斯文,我要为了小山山改掉我一身的坏毛病。”

    我去,小山山,时峰要是听见,胆汁都能吐出来吧。

    没过多大功夫,安露又想起刚才的话题,“姐夫,你还没回答我呢,你要是有生理需求的时候怎么办啊?”

    庞飞:……

    “说嘛说嘛,我特别想知道。”

    “我没生理需求。”庞飞撒谎。

    安露“哈哈”大笑起来,“难怪你跟我姐到现在也不同房,原来是因为你哪方面不行啊。哈哈哈,那你们还是别同房好了,小心我姐笑话你。”

    庞飞:……

    “姐夫,那小山山呢?”终于问到重点了,想必这才是她的真实目的吧。

    庞飞道,“这我哪知道,我们只是同事,又不是……你说你到底想干嘛?”

    “我想帮小山山解决生理需求啊……”

    庞飞:噗——

    汗,话题被这丫头带偏到哪里去了。

    “你别打岔了,刚才我说到哪了?”庞飞努力将话题扯回来。

    安露道,“你说要抓就抓幕后黑手。”

    “对,现在我们只是推测罗晶晶是幕后黑手,但毕竟没有证据,没法和人家谈判。所以,最好的办法就是抓住那个跟踪你的人和罗晶晶联系的证据,再让对方得手,到时候,来个人赃并获。”

    安露狠狠地砸了一下玻璃窗,“到时候,我就要啪啪打那个死女人的脸。”

    好吧,这一点庞飞还真是没想到。

    论跟踪,没有人比时峰更适合的了,这小子在部队模拟训练的时候,可以在森林里蛰伏一个礼拜。

    时峰一听又是给安露帮忙,脑袋摇的跟拨浪鼓一样,“不去不去,坚决不去,上次的事情我到现在都还后悔着呢,这次说什么也不去了。”

    “兄弟,咱一码归一码,你和安露感情上的事情我不插手,但这次她遇到麻烦了,不把麻烦解决掉,很有可能会给她带来性命之忧。”

    “咱们是中华民族解放军,从军一日,责任一辈子,你就能眼睁睁看着安露被人陷害而无动于衷?”

    用军人的使命来说服时峰,没有比这更有说服力的理由了。

    时峰哀叹道,“我这辈子谁都不服,就服你庞飞,好吧,这忙我帮了。”

    时峰出马,必然马到成功。

    两日后,时峰就拍到了那个跟踪安露的男人和罗晶晶见面的照片。

    接下来,就看安露的表演了。

    安露以和同学聚会为由,让庞飞今天不用来接自己,实际上庞飞一直在暗中跟着她。

    聚会一直到晚上九点,聚会散了之后,大家各自分开。

    安露假装喝醉,摇摇晃晃地一个人走在街道上,而且专门往无人的小巷子里走。

    那个暗中跟踪她的男子见她只身进了小巷子,身影快速消失在巷子口。

    安露察觉到身后的脚步声加快了频率,快速追上来,心不由得狂跳起来。“姐夫,你可千万别掉链子啊。”

    “呜呜……”一只大手突然捂住安露的嘴巴,事先准备好的辣椒粉都没派上用场。

    对方欲直接在小巷子里将她办了,胡乱地撕扯她身上的衣服。

    突然,“砰”的一声,一道沉重有力的攻击落在那人的脑袋上,顿时被踢的飞出去两三米远。

    庞飞将安露扶起来,那边,时峰将那男子揪着衣领提了起来。

    安露顾不得被撕烂的衣服,走过去对着那人的脸“啪啪啪”就是几个耳光,在昏暗的小巷子里发出清脆的响声。

    这姐妹两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们,都那么喜欢打别人耳光。

    “好了,你手不疼啊。”庞飞走过去,将安露拦住,再打下去,那家伙都要被打成猪头了。

    安露气呼呼地抖着手腕,“哼,要不是本姑奶奶手腕疼,我非得把你打成猪头不可,敢打小姑奶奶我的注意,你是活的不耐烦了吗?”

    俗话说捉奸捉双,要是有这人的证词,那跟罗大海对峙,就更加有胜算了。

    “我问你,是谁派你来的?”庞飞问那人。

    那男子嘴巴紧的很,“没人派我来,是我自己觊觎她的美色。”

    庞飞拿出手机,将时峰拍下的照片给他看,“是照片里的女人派你来的吧,我们有你们暗中交接的证据。”

    那男子神色一淩,显然是心虚了。

    庞飞让他老实交代,并保证不会为难他。

    那男子犹豫片刻,却仍是死鸭子嘴硬,说这件事情和罗晶晶没有丝毫的关系。

    “靠,不肯说是吧,看我不撕烂你的嘴!”安露气的要扑上去,被庞飞拦了下来。

    “别白费力气了。”

    “那现在怎么办啊,难道就这么算了?”安露不甘心。

    庞飞道,“带上他去罗家走一趟,时峰,堵上他的嘴,让他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时峰当即脱下臭袜子,将那男子的嘴巴堵住。

    几人气势汹汹找到罗家,今儿个也不知道是什么日子,罗家的人都在家里。

    庞飞将男子一脚踹的跪在地上,罗晶晶看到男子时,神色明显不自然。

    “罗先生,罗晶晶小姐雇人欲强奸安露小姐,被我们当场抓获,这事,你得给我们个交代。”庞飞开门见山,直接将罗晶晶的事情都抖了出来。

    罗晶晶神色俱变,拍着桌子站起来,“你胡说八道什么,这个人我根本就不认识。”

    庞飞要的就是她这句话,笑着将时峰拍到的照片放在桌子上,“不认识,那你们这是做什么呢?”

    “你们……你们……”

    “晶晶。”罗大海从沙发里站起来,凌冽的目光在对面三个年轻人身上一一扫过,最后,目光落在桌子上的照片上。

    “一张ps合成的照片,能说明什么问题?”

    “你还没老呢眼神就不好了啊,你哪知眼睛看出这照片是合成的了?”安露气势汹汹。

    罗大海道,“我说是合成的就是合成的。”

    说着,直接将照片撕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