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7:做出决定(第1/2页)
    “有些事情你不懂,这件事就听我的,这个婚不能离!”牵扯到军方的机密,安建山不能说。

    曹秀娥就是个普通的家庭妇女,可理解不了那些,再知道庞飞的好,可也不能做出这种事情来。

    之前猜测的时候是一回事,现在亲耳听到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离婚她是支持的!

    非常支持!

    “离,必须要离,我不能眼睁睁看着我闺女受委屈。”

    曹秀娥始终站在安瑶这边。

    安露很是为难,其实她心里还是不希望安瑶和庞飞离婚的,可庞飞这次的做法实在让人无法理解。

    左右摇摆不定的她也没了主意,这事就让爸妈和安瑶自己去处理吧。

    自己到底是个学生,还是别掺和这种事了。

    “秀娥,你能不能少说两句?”安建山也是很心累啊,以为这段时间经过他和安露的努力能缓和两个人的关系呢,没想到现在倒是越闹越僵了,离婚的事情多次被搬上明面上来,就是正常恩爱的夫妻这样的话说多了也会伤感情,更何况是安瑶和庞飞这样一直感情不太和睦的呢。

    曹秀娥为女儿担心的心思他能理解,所以他不想争吵,只想曹秀娥能安静一会,他想跟安瑶好好聊聊。

    “好吧好吧,你聊吧!”

    父女两面对面坐了几分钟了,安瑶始终低着头不说话,只能由安建山来张这个口了。

    “瑶瑶,你知道爸为什么坚持反对你和庞飞离婚的吗?”

    知道安瑶不会作答,安建山便自己回答自己的问题,“因为你一旦和庞飞离婚,很可能咱们整个安家都要发生变故。”

    这话安瑶就不能理解了,她和庞飞的婚事,何至于说的这么夸张?

    终于抬起头来,那双眼睛红肿的厉害,看的安建山也是一阵心疼。

    安建山心疼,却也无奈,“很多事情爸爸没法跟你们说,因为这里面牵扯的东西实在太多了。但有一点我可以肯定,庞飞的身份,很不简单,就连这次的被退伍,也不是一般的被退伍。”

    “爸,你什么意思?”对于部队军事上的那些事情安瑶不懂,她的生活圈子决定了她所关注的东西。

    “爸的意思是,庞飞从军的时候,肯定不是一般的兵,连钮作为都要给他几分薄面,搞不好,他很可能是正军区出来的人。”

    “正军区?华夏国首都正军区?这个我有所了解,不是说能进入那地方的都是各个军区里面尖子生里的尖子生嘛,而且各方面条件都要非常优秀,每年从各军区只招收一到两名学员。”

    “庞飞今年不过二十五六,想在地方军区混出头尚且不容易,要进入正军区,更是天方夜谭吧?”

    安建山否定了她的说法,“你没当过兵,不了解军人,有些人就是天生的军人,他们天赐聪颖,资质过人,我还见过十几岁就被特招入伍的呢。”

    安瑶不再言语。

    安建山继续道,“前段时间我在牛头山执行任务,被对方发现,他们将我抓上牛头山,是庞飞一个人将我救下来的。当时东南军区出动了特种部队前来对付那群匪徒,其实不然,他们根本不是冲着那群匪徒来的,而是冲着庞飞来的,他们是去保护庞飞的。”

    这件事,也是安建山无意间知道的,至于其中的缘由和因果,就没法跟安瑶说了。

    这种匪夷所思的事情光是听起来就很让人难以置信,如今竟然就发生在身边人身上,就更加让人无法平静了。

    安建山继续道,“我也是从这件事里面判断出庞飞被退伍的事情,可能是上面计划里的一部分。上次的事情之后,东南军区特种部队的队长就有意将庞飞收入自己麾下,如果庞飞和你离婚了,你能保证他不会心灰意冷之际重新走上部队吗?”

    “万一再破坏了上面的计划,那可是你我,甚至我们安家,都无法承担得起的啊。”

    “倘若爸爸只是一个普通人,那这些事情,我可以自私地不去想不去考虑,但你爸爸我也是一个军人,我的身份让我不得不去思考那些。”

    军人的使命从来不仅仅只体现在部队,安建山如此、庞金川如此、庞飞也是如此!

    这是每一个将军人二字深深刻在脑海中的从军者的信仰和意念,退役不是他们从军的终点,保家卫国的心也从不因是否穿着军装而停止!

    从步入军队,穿上军装那一刻起,他们的从军信念,就一辈子深深刻在脑子里了!

    安瑶虽然不理解,却也知道父亲说这番话的意思。

    “孩子,爸爸本不该把这些重担压在你身上,不该让你去承受这些,但,我别无选择。”

    这话题太过沉重,说出来,只是要让安瑶明白自己的心思,当然,现在他更多的是一个父亲的角色,当父亲的,哪有不为自己孩子着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