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扭曲的爱
    “哥,没关系,我不会嫌弃你的,我爱的是你这个人,不管你有什么样的缺陷,我都能接受。”罗晶晶蹲在罗亮面前,含情脉脉地拉着他的手,自以为这样的话能感动到罗亮,却不知道这些话对一个人男人来说,特别是对一个自尊心十分要强的男人来说,可是比杀了他还难受。

    那双赤红的眼睛在努力隐忍,狰狞的脸上每一个毛孔都在隐忍。

    天知道他此刻有多想杀人,杀了罗晶晶,杀了安瑶,杀了庞飞,杀了罗大海,杀了一切看不起他的人!

    那些狰狞的表情在罗晶晶看来却是那么的美艳动人,哥哥只有在这个时候才不会被别的女人抢走,她也才有机会依偎在哥哥身边陪伴着他。

    这种爱扭曲而变形,恐怖的让人不寒而栗。

    “嘻嘻哈哈”的笑声像是魔音一般在罗亮的耳边萦绕,无数个嘲讽的声音劈天盖地地压下来,一张张嘲讽的脸在他面前晃晃悠悠。

    不,他不要被人鄙视,不要被人嘲笑,他不是不行,只是有时候不行罢了……

    他要证明自己是个男人,他是个男人!

    一把抓住罗晶晶的手,将她拉到病床上……

    几分钟后,罗晶晶笑将衣衫整理好,然后小鸟依人般靠在罗亮怀里,“哥哥,没事的,我说过不会嫌弃你的。不管哥哥是什么样子,晶晶都会永远陪着你的……”

    罗晶晶说了什么,罗亮一句也没听进去。

    现实的打击让他连最后一点希望也没有了,巨大的失落和绝望将他充斥的满满的,脑子里现在空荡荡的,像是被人掏空了一样。

    ……

    酒店的事情对安瑶和庞飞来说,不知道是好是坏。

    安瑶看清了罗亮的真面目,却也陷入了和庞飞的矛盾中。

    按理说她看清了自己的内心,也知道了庞飞的好,理应和庞飞和好才是。回想起自己曾经对庞飞的那些苛责和无止境的奚落,她哪里还有脸面去求庞飞原谅自己?

    庞飞很好,可惜她配不上他。

    林静之温婉体贴,也难怪庞飞会跟她在一起。

    若问她爱不爱庞飞,那自然是爱,爱的要命。

    有些事情只有经历过才会明白,有些东西只有失去后才知道它是多么的珍贵,好在她和庞飞没有离婚,还有补救的机会。

    只是,她还没想好该怎么补救,也没想好以何种姿态去面对庞飞。

    二人古怪的相处方式没能逃过家里人的目光,母亲和安露都问她怎么回事,关于酒店里的事情,安瑶没跟家里人说过。

    安瑶不知道该怎么说,心烦意乱,赶紧逃离回了房间。

    晚上庞飞照常回来,和往常一样,简单打过招呼之后便回了自己房间。

    路过安瑶房门口的时候他刻意停了一下,那扇期待已久的门终究是没打开。

    算了,他也没指望酒店的事情就能让安瑶幡然醒悟和自己和好。

    自那日小区一别,安瑶和林静之便没再见过面,双方都幻想过见面后的场景,可真到了这一刻,却又都不知道该说什么。

    林静之将辞职报道放在桌子上,转身离去。

    安瑶将她叫住,“你等等。”

    “安总还有事吗?”

    安瑶脸红的厉害,心里惴惴不安,手都不知道该往哪里放,“我想问问你和庞飞的事情。”

    林静之倒是坦然自若,大方地在椅子里坐下,“你问吧。”

    “你和庞飞是怎么开始的?”安瑶鼓起勇气,这些疑问在她脑海里徘徊很久很久了,一直想问个清楚。

    在她看来,林静之很好,可她和庞飞并没有多少交集,也不属于那种特别会体贴男人的小女人,为何庞飞就是那么钟情于她?

    林静之倒也不隐瞒,有什么说什么,“安总,其实这些都是因为你。”

    安瑶不明所以,“因为我?因为我什么?”

    “因为你总是误会他,总是看不到他的好,总是把他的一片好心当成驴肝肺。男人都是要面子的,更何况庞飞又是军人出身,自然不可能像那些小白脸一样说软话哄女孩子开心。”

    “每次她从你那受了委屈都无处发泄,时间久了,总要憋出问题来。”

    “所以你就充当起为他排解压力的角色?”安瑶有些克制不住地生气。

    林静之摇头,“不,我可从来没那样做过。我知道你们两的关系,哪怕知道你们夫妻感情不和,我也不可能做趁人之危的事情。我和庞飞一直是以朋友的模式相处,安慰什么的也只是在彼此碰巧遇上的情况下询问几声罢了。”

    “不过说实话,我的确很早就倾心庞飞了,但我给自己定的目标是三年,三年内如果你们离婚了我就追求庞飞,如果你们不离婚我就离开他,但没想到……”

    “那你们第一次……那个……是什么时候?”安瑶咬着牙问楚这些问题。

    林静之道,“在你和罗亮去酒店开房被庞飞撞到的那天。”

    安瑶浑身一震,如遭电击。

    那件事情她跟庞飞解释过,当时还为此大吵一架,她以为解释清楚就什么事情都没有了,却没想过那件事情带给庞飞那样大的伤害。

    是她,是她总是自以为是,高高在上,自负自大,觉得庞飞就该事事让着她,可她忽略了,对庞飞的苛责从一开始就种下了,日积月累,谁又能理解庞飞心中的艰难苦涩,凭什么她一句解释他就要相信?

    她该死,真是该死!

    林静之瞧着她痛苦不堪的样子,十分为难,“安总,你到底爱不爱庞飞?”

    爱,现在她可以十分确定,她对庞飞是有爱的。

    沉默就代表了承认,不然以她的性格,肯定当场反驳。

    林静之道,“既然爱,那就大胆地表达自己的心思,别再向以前那样了。你们的关系可再经不起折腾了,否则,你就只有后悔的份了。”

    这个道理安瑶懂,早就懂了,今儿个她不想谈她和庞飞之间的事情,只想问清楚林静之和庞飞的关系,还有,以后他们会不会在联系之类的。

    之前的事情她可以既往不咎,毕竟是自己亲手把庞飞送出去的,可从现在开始,她不允许有别的女人再和庞飞纠缠。

    辞职单她签了字,“我已经跟万和的裴总打过招呼,你可以直接去他那报道。”

    万和酒楼?

    远在蒲都,安瑶这是要彻底断了她和庞飞的来往啊。

    林静之接了辞职单,微微一笑,“不用了。”

    从酒楼成立到现在,林静之帮了安瑶不少的忙,二人虽说是上下级的关系,但私底下关系很要好,安瑶一直拿她当亲姐妹看待。

    甚至安瑶一度想过,等酒楼生意回暖了,分给林静之10的干股,可如今出了这样的事情,自己却要将她赶走,说是无情也好冷漠也罢,这件事都必须要这样处理。

    她绝不允许庞飞和别的女人有染,绝不!

    庞飞回了中泰上班,一直心不在焉的,时不时还会发呆发愣。

    他的那些家事时峰不想过问,说来说去都是女人,在他看来其实真没必要那么纠结,人生在世就图个逍遥自在,喜欢就在一起不喜欢就分开,这才是人生。

    “庞哥,晚上去水云间?”

    “算了,你们去吧。”庞飞没那个心情。

    “这局可是专门为你做的,而且这客也不是我请的,而是被你帮过的那位兄弟陈大东请的。”时峰把事情简单说了一下,原来是陈大东现在跟人合作了生意,而且做的还不错,两拨人去水云间喝酒,这不无意间听沈凝心提起庞飞嘛,陈大东就想着好久没跟庞飞联系了,便做了这个局,请庞飞和时峰一起去喝两杯。

    最后在时峰的极力劝说下,庞飞只好点头答应,反正早回去也没什么事,和安瑶大眼瞪小眼的怪尴尬的,倒不如跟着兄弟们出去散散心去。

    对于水云间,时峰和庞飞都是这里的常客了,来了直奔目的地。

    如今没了毒蛇方少毅等人的困扰,沈凝心在这里也是顺风顺水了一些,听闻庞飞时峰来了,把一位重要客人都给推了,专门过来陪他们喝两杯。

    一个女孩子家家的在外面混不容易,总得有些个朋友靠山不是,如今靠山靠不住了,能结实几位不错的朋友也是不错的。

    几人正喝着酒,管事的突然进来,在沈凝心耳边低语几句,沈凝心的脸色瞬间变的很难看。

    “赶紧去吧,别让吴老板等急了不是。”管事的不断催促。

    时峰走过去将管事的推出去,转而问沈凝心,“怎么了,是不是又有客人骚扰你,告诉我他是谁,哥替你去削他去。”

    沈凝心将时峰拉住,“没有的事,只是一位非要点我钟又推脱不掉的重要客人罢了。这样,你们先喝着,我去看看,一会就来。”

    庞飞觉得她肯定有事没说,不过既然沈凝心不愿意说,他们也不便多问。

    时峰到底是不放心,非要跟过去看看。

    包厢门关着,听不到里面的动静,也看不见。

    时峰在门口等了一会,实在等不住了,将门砸的“咚咚”直响。

    门开了,一冷面壮汉站在门口,将门缝挡了个严实,里面乌漆嘛黑的,还是什么也看不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