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回 仰望星空(第1/3页)
    会议结束得很晚,海盗头目们都分头回家找自己婆娘剧烈运动去了,没对手运动的撒克逊领主又灌了自己大半瓶松露酒,在如雷般的呼噜声中沉沉睡去。

    只有格雷睡不着,他一个人爬上屋顶,仰望着星空,慢慢地消化着今天所听到的、看到的这些纷繁的信息。

    眼前忽然闪烁了好几下,就像接触不良的电脑屏幕正在挣扎着亮起,终于,定格在一行字上:“我醒了!惊不惊喜!意不意外!”

    一个表示自恋的表情包。

    “弹幕哥,你可算是醒了,出什么状况了?我还以为你挂了呢!”格雷又有些激动又有些气恼地追问。

    “挂了倒不至于,不过确实是当机了。”弹幕哥飞快回应,“没想到那块寄生瘤里蕴含的魔力这么丰沛,搞得我差点应付不过来,花了老鼻子力气了。你要知道,我为了击穿次元壁垒穿越回来,差点花光了所有残存的力量,再来这一出可不就透支了嘛。你不是也昏迷了吗?就不允许我也昏迷一阵子啊?”

    “我的任务完成了。”格雷道。

    “哟!差点忘了。”这句弹幕刚刚飞过,那种特别风骚,自带光效的弹幕便出现了:“完成任务,奖励:斗气的苏醒。修练吧,少年!”

    果然是这样,格雷在心里白了白眼:“哥,以后你能不能别这样动不动就当机,这样不太好吧!”

    “以后不会了,你现在的身体已经可以吸收斗气,记得我当时为你导引斗气的路径吗?过会我会再教你与之配合的秘籍,以后你就按此修练,境界提升速度会比一般人快好几倍。这种斗气修练法,在现在这个世界上肯定已经失传了。嘿嘿,然后嘛,我会从你提炼的斗气中分润一半,以作强身健体所用,这样自然不会轻易当机喽!”

    “过份了,最多七三开,我七你三。”格雷讨价还价。

    “六四,不能再少了,我如果关键时刻当机,对你有什么好处!”弹幕哥振振有词。

    谈好分赃比例后,格雷舒舒服服地在屋顶上躺平了身子,再次开始仰望星空。

    “还是故乡的星空最美啊!只是两千年不见,星星的位置都变了呢!”眼前一条略显伤感的弹幕飘过后,弹幕哥便沉默了,也许他正在缅怀着什么哟。

    是的,这里的星空很美,格雷对这一点确实相当认同。

    因为,这个世界的夜空中有两颗卫星,一颗被称为月亮,一颗被称为月乌。

    之所以一名亮,一名乌,是因为亮者体积虽小但却是固体卫星,反射的光线十分明亮,就如同格雷原来那个世界的月亮一样。

    而那个月乌却比月亮更要大上十倍,但看上去却像是一个气态的卫星,所以只有蒙胧的光影,却别有一种风情。

    这一亮一乌的盈亏周期也并不相同,你是月牙时,我可能是满月,但有时却大家都恰是满月,相互辉映着,就像今天一样。

    这一明一暗,一大一小,一盈一亏,一聚一散,便使得这个世界的夜空有了诸多的变化,直让人沉醉。

    “今天的月乌,似乎比记忆中所见的要明亮一些呢!”仰望星空时,格雷这样想着。

    ……

    由风之谷一直向南,跨过浩瀚的地中海,深入富饶的大陆,一万两千里尔外,海南大陆的绝对中心,人类文明的集粹之地,神意特别眷顾的地方,亿万教徒齐声歌颂的新圣城——辉煌城。

    在辉煌城的最中心,气势雄伟的神意光荣大教堂那高入云霄的仰神塔的最顶端,已经关闭了三天的圣祷室门外,气氛凝重。

    黑暗中,似乎有几个人影,模糊不清。

    “自从观星士发现月乌开始凝聚后,教皇冕下已经进圣祷室三天三夜了,一点动静都没有,这样下去不行!”影影绰绰中,有一个沙哑的声音响起。

    “洪法尤恩大人,不要急躁,教皇冕下不会有事的,时间越久,说明有越重要的事发生。”另一个声音响起,飘忽得让人分不清来自何方,让人毛骨悚然。

    “神意俱有裁决,一切皆是妄动!”这是一个苍老无比的尖细声音。

    “圣女长说的是,我们需要做的,就是等待。”这个声音轻得像呢喃,却有一种让人不可抗拒的力量。

    黑暗和沉默再次笼罩了这里,气氛凝重得让人窒息。

    窗外,辉煌城的天际,正风云变幻,传来隐隐的雷声,天地间,似乎正在酝酿着极大的不安。

    “轰!”圣祷室的门忽然被推开。

    “哗啦!”

    一道闪电划破沉闷已久的天幕,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霹雳,整座辉煌城似乎都在震颤。

    电光映出一个身披盛装,头戴高高神冠,手拿法杖的苍老剪影。

    电光转瞬即逝,黑暗中响起一片虔诚的声音:“冕下……”

    “主神……主神开始降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