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回 海盗们的日常(第1/3页)
    海北大陆的南缘,东西横亘一万六千里尔的斯多尔纳山脉的南麓就像一堵高墙徒直地插入地中海的碧波之中。

    数百万年前的上一个冰河时代,大陆被冰雪覆盖,无数发育成熟的巨型冰川从斯多尔纳山脉沿线的诸多山峰上蜿蜒而下,一路裹挟着巨大的石块,像一把把刻刀,用了以百万年计的时间,在山脉的南麓刻出了一道道深深的冰川槽。

    星移斗转,沧海桑田,随着冰河世纪的结束,冰雪消融,冰川后退消弭,海平面逐渐上升。

    海水沿着冰川槽沟侵入,形成了无数的峡湾,海平面以上的槽沟则成了山间难得的谷地。

    悬崖和峡湾,构成了地中海北岸破碎的海岸线。

    而这些峡湾和谷地,便是佩特人的家园。

    暮色正浓时,风之谷舰队终于到达了森之谷的峡湾入口,鱼贯而入,一一消失在铁黑色的悬崖的阴影之中,像被一头巨兽一一吞没。

    森之谷的峡湾比风之谷的要更幽深、曲折和阴森,四周都是一片漆黑,只有头顶极高处裂开一条细而曲折的星空。

    在微弱星光下,隐约可以看到,在峡湾的险要处,悬崖的崖壁上居然建有座座碉堡,这比风之谷的山洞可高级多了。

    当月亮升到中天时,风之谷的舰队终于冲出了峡湾,进入了峡湾湖。

    格雷只觉得眼前顿时一片豁然开朗,天上星月灿烂,水面光华摇曳,远处灯火璀璨,精神为之一振。

    森之谷的峡湾湖呈圆形,面积却是比风之谷的峡湾湖要大上两倍有余,在夜色中竟然有种一望无际,一片海的感觉。

    作为客军,风之谷的舰队不能停靠在森之谷的主城——月崖城的港口,只能和其他十几支风雷联盟的舰队一样,停靠在峡湾湖中心一个小岛周围。

    这个小岛叫黑帆岛,一百来公亩,已经被密密麻麻的石头建筑占满,虽然已是深夜,岛上却灯火通明,人声鼎沸。

    岛上,到处是酒馆、食肆、赌场和伎院,到处是喝得烂醉,大呼小叫,三五成群,寻欢作乐的海盗。

    这个小岛,就是海盗们的乐园。

    驻锚后,撒克逊坐着小船去隐没在沉沉夜色中的月崖城开战前会议去了,而格雷,则和轮到今天可以上岸的部分风之谷海盗一起登上了黑帆岛,兴致勃勃地去见识海盗们的日常去了。

    路上,威尔的老爸,风之谷舰队的二把手海德西奇亲热地拍着格雷的肩膀,轻声对他说道:“格雷,我希望你能明白,男人在外面有时是身不由已要逢场作戏的,今天你看到的一切,可不敢回去跟你芬妮大婶说喔。”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特警,有什么不明白的呢,格雷翻了个白眼,说道:“理解,都是为了工作,为了事业嘛!”

    “对嘛!”海德里西大赞,“就知道你懂事,说话又好听,都是为了工作,为了事业嘛!精辟!”

    紧接着,海德里西便领着格雷一行人兴冲冲地,“身不由已”地一头扎进了一间叫“蓝色鹦鹉螺”的酒馆里去了。

    酒馆里,满满的都是人,粗野的叫嚣声,放肆的狂笑声几乎要把屋顶都掀翻了,酒精和劣质烟草的气味让人窒息。

    但海德里西等海盗们却像在岸上被晾晒了老半天的鱼重新跳回了水中,个个兴奋得双眼发亮。

    海德里西一把将一个正被一名海盗上下其手的酒馆女侍拉入自己怀中。

    那名女侍一声惊叫,待看清了后,却是连声娇呼:“哎呀!原来是海德里西船长,你好粗暴!好坏!把人家小手手都捏痛痛了啦!”

    嘴里说着粗暴,但女侍的身子却像一坨肉泥一样粘到了海德里西的身上。

    看着这名身材和芬妮大婶有得一拼的胖女侍,格雷直摇头,看来,威尔的爹对女人的口味很专一啊!

    “谁敢动大爷我的……”之前搂着胖女侍的海盗跳起来就要破口大骂。

    不等他开骂,海德里西一记重拳就把他打个狗啃泥,嘴里飞出几颗带血的大牙,一下就老实了。

    然后,在胖女侍亢奋的尖叫声中,海德里西一把将她拦腰抱起,火急火燎地不知钻哪里去了。

    风之谷舰队的海盗们一个接一个地消失了,很快,格雷的身边只剩下猴子的父亲海鳅一人了。

    海鳅递给格雷一杯酒,说道:“格雷少爷,你尝尝,这是森之谷的朗姆酒。”

    格雷呷了一口,只觉得酒气冲脑,入口辛辣,喉咙口像被火炭烫了一下,不由得连连咳嗽,直抽凉气。

    看来,这具身体还是太稚嫩了啊,自己原本可是海量啊,最爱的就是高度酒,格雷在心里感叹。

    “格雷少爷,看来这酒对你来说太烈了,我给你换一杯淡黑啤去。”海鳅忙道。

    “不用,不用!”格雷缓过一口气,“虽然烈了点,但我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