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五回 红鸢坊中的隐秘(第1/2页)
    “说起大开眼界,还是你讲的事情让我更大开眼界啊。”约克多饶有兴致地说道。

    “是的。”伯莱希特点点头,“这位年纪轻轻的格雷男爵,确实不同寻常。大王子殿下都在他那里碰了这么大一个钉子。”

    “呵呵,大哥总是这样喜欢蛮干,可辜负了他那位好夫人的一番谋划喽。”约克多叹气道。

    “大王子殿下只相信暴力,这一点,他远远不如四王子殿下您啊。”伯莱希特恭维道。

    约克多连连摆手以示谦虚,并与伯莱希特轻轻碰杯,品了一口酒后说道:“经过这几件事后,听你说起来,格雷已经成了这些海北峡湾继承者心目中的英雄和领袖了?”

    “确实是这样。”伯莱希特肯定道,“现在他在这些少年中人气很高。所以说还是四王子殿下您有眼光,收伏了格雷一人,等于笼络住了这所有的八十多条峡湾。”

    “我也没想到,他能给我带来这么多的惊喜。”约克多一笑,接着对伯莱希特说,“感谢你带来的消息,男爵,希望能继续得到你的帮助。今天,你就在这里尽情放松一下吧。”

    “能为您效劳,是我的荣幸。”伯莱希特对约克多恭恭敬敬地行了个礼,后退着推门离开了。

    房间里,只剩下约克多和他的卫队长拉斐尔。

    “拉斐尔,帮我梳个头吧。”约克多忽然这样说。

    “是!王子殿下。”拉斐尔走到约克多背后,轻轻拈起一个牛角梳,沾了一点香油,梳理起那银灰色的头发来。

    拿惯刀剑的大手,动作却意外的轻柔。

    约克多舒服地闭上了眼睛,似乎很享受这样的时刻,好一会儿,他才像自言自语一样说道:“转告多茵希加,让他多关照这个格雷,我很期待他能带给我更多的惊喜。”

    “是,我明天就去找多茵希加校长。”拉斐尔沉声道,他的声音浑厚,充满了男子气概。

    “好!”约克多应了一声,修长的手指却轻轻地叩击着沙发的扶手,似乎想到了什么饶有兴趣的事情,闭着眼睛扬了扬眉毛,轻笑道:“这个格雷,真有点意思。”

    “他长得……也很……俊朗。”拉斐尔的声音有些僵硬。

    约克多睁开了双眼,此时,他那对淡绿色的眼睛里充满了温柔,他抬起修长的手,越过自己的肩膀,抓住了身后那只有力的大手。

    “拉斐尔!”他喟叹道,“我的心意从来没有改变过,这一点,你应该知道的。”

    拉斐尔浑身一滞,猛然跪倒,将背对着他的约克多王子紧紧拥入怀中,动情地呢喃:“殿下,我愿意为你去死!”

    幽暗的水晶灯悄然熄灭了。

    ……

    巨浪皇家军事大学,绿树掩映的第一宿舍区,成片的独立小楼一隅,一幢略显陈旧的两层小屋中,佩特少年们正济济一堂。

    激愤的控诉声此起彼伏。

    “其他新生都是四人一间宿舍,但我们佩特新生却是八人一间!”

    “新生报道时,我只是没有及时让路,我们班那个侯爵家的公子,道尔?角海牛就和他的那几个跟班一起围殴我,口口声声骂我是不长眼的海贼。”

    “给我们发放的寝具,都是别人挑剩的,被子里居然有一窝老鼠!”

    “格雷,就算是你,受到的也是不公正的待遇,你有爵位,按校规可以单独居住,可学校给你安排的这幢小楼是最旧的,据说,还死过人!”

    “在峡湾多自由自在,干脆逃回去算了。”

    “对,回去!”

    “回去!这鸟学不上了!”

    格雷听着伙伴们的控诉,眉头越皱越紧。

    已经入校三天了,大家根据自己填的志愿被分到了不同的学院,作为一所半军事化管理的大学,大家平时并没有多少自由时间可以支配。

    但今天是每七天一次的宣教日,是神典里规定的所有信徒共享的祈祷、礼拜和休息的日子。

    不知为什么,被分散开来的佩特少年们不约而同地都集中到了格雷这里。

    也许是因为只有他这里才有足够宽敞的场所供大家聚会,也许是因为他在不知不觉中已经成了这些少年心目中最值得信赖的人。

    “诸位!”格雷站起身来,四周马上安静了下来。

    “首先,我们肯定是受到了不公正的对待。”格雷环视了一圈聚集在这里的二十多名同伴,这些都是佩特少年留学生中的活跃份子,“但抱怨没有任何用处,我们应该思考的是怎么解决它。”

    “刚才有人说我们不上这个学了,回峡湾去。”格雷发现,很多人都点了点头,“那么,我问大家,回去做什么?再做一个海盗吗?恐怕不行了。海北峡湾的割据,是建立在地中海天堑难渡的基础上。而现在随着魔热蒸汽铁甲舰的出现,加上教庭空中力量的加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