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三章 青花印记(第1/2页)
    李清婉的情绪激动之下,竟然忘却之前的害怕,白山水愣了愣,忽然想到了什么,又不太肯定。

    少年指了指停在两丈外的一众骷髅小卒,对那半人半鬼的李二郎道:“这些便是柏家村之人的骸骨吧?我很好奇,江叔在我面前提语夸赞的好徒弟,怎么就成了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了?”

    李二郎的白脸上扭曲着,露出一缕惨淡的笑容,并不答话,只是带着愧疚神色道:“师傅,可还好?”

    白山水顿了顿,默然点点头,吸了口气道:“我临行前,他嘱咐我去一趟乔家镇,看看你。”

    那白脸乔二郎默然垂头,又缓缓抬起,最后归于平静,面无表情道:“你既然是师傅,他老人家的子侄,那你便走吧。”

    白山水闻言,皱了皱眉,指了指身旁的李清婉,摇头道:“她…我也要带走。”

    那白脸儿闻言,骤然激动起来,眼神中露出杀机。

    “不可能,她不能走。”

    李清婉不知何时重新拾起丢弃的那柄青钢剑,脸色阴沉,咬牙道:“本姑娘自然不会走,我娘也姓柏,当年柏家村遭屠,青玉堂查出乃是乔家镇失踪的乔二郎所为,当时还不信,如今确信无疑。”

    白山水有些吃惊的看了看女剑客,只见她表情坚毅,此刻微微低着头,原本有些狼狈的脸上,阴沉的可怕。

    白山水还未来得及问。

    自觉身前身影一闪,

    妙曼人影一脚后撤,一脚前踏,骤然冲突,带着凌冽的气势,纵身跃上就近的一具骷髅的头顶,脚尖轻触那些骷髅,迅速奔袭向白脸乔二郎,青钢剑挥动间,寒芒闪动,直刺向乔二郎那张惨白的脸孔。

    随着人影快速移动,很快二人便正面遭遇。

    一剑刺下,

    迅捷而凌厉,带着破空之声与剑尖的微鸣。

    那白脸乔二郎面无表情的看着长剑直刺而来,不闪不躲,伸出两只白骨皑皑的手臂,竟然要伸手去抓。

    只听得尖锐的剑与白骨的摩擦声响起,李清婉的长剑便被那两只骷髅手掌合起间,生生夹住,只是在最初时,刺入几寸,却距离白脸乔二郎的脸颊仍有数寸的距离。

    一剑未见效果。

    李清婉想要抽出剑身,再刺一剑,可那长剑已然被白骨双掌死死握住,再想拔出已无可能。

    在李清婉惊诧的目光中,那白脸乔二郎惨白的面孔狞笑着,合握住的白骨手掌,便狠狠一拧,握剑女子便凭空被带得,在空中旋转出一道弧线,壶口一麻,青钢剑已然脱手,被那坚硬如铁板的白骨手掌,凭空一甩,飞出数丈之外。

    李清婉长剑脱手,身形退了一步,便要纵身飞掠,想去捡剑,而突然小腿一紧,脚下原本如木头人一般毫无动静的骷髅小卒,伸出一双掌,死死握住她的细腿,接着又是一只,两只。

    她脚下的骷髅小卒竟然全部活过来一遍,瞬间开始朝着女剑客挥舞着白骨手臂,就要将她完全制住。

    好在那女剑客却也不似吃素的,当下伸出双臂,细腰弯曲之下,一拳便砸向抓住她小腿的一句骷髅。

    竟是打得那具没有生气的骷髅头颅,轰然崩碎。

    可是女剑客脚下的骷髅小卒太多了,一个倒下又扑上来一个,转瞬间拍裂四五具骷髅的女剑客,心有不逮,若是长剑在手,只需几道剑气之下,便能劈开一大片的自保区域,此时被捆在当场,四面受敌之下,女剑客不由得有些急躁。

    更让她心惊胆战的是,此刻,迎面站立的那白脸乔二郎,在此时也动了,两只雪白的白骨手掌如藤蔓一般,卷动着就就要朝她身下,拍将下来。

    女人心中一寒,大惊失色,连忙脚下用力一沉,踩住底下骷髅的脚,狠狠的一用力,向下陷去一尺,刚要偏头躲过已至面门的白骨手掌却已经晚了半拍。

    眼见下一瞬,便要被那坚硬的手掌横拍而下,女人只能伸出手臂去挡。

    在千钧一发之际,一柄湛蓝飞剑,凌空劈斩而下,将那只白骨手掌,当空劈断。

    白脸乔二郎忽断一臂,心惊之下,竟也沉的住气,当即向后退出十丈开外。

    此时十月剑光芒大盛,未理会退却的乔二郎,而是剑光闪烁间,几个纵横交织的飞遁下,将李清婉周遭十丈内的一众骷髅小卒清理的干干净净,剑影所道之处,一具具骷髅小卒旋即化作齑粉,威力骇然。

    白山水走到李清婉的身旁,无奈的对意气用事的女剑客道:“先站到我身后,接下来不管发生什么,你可都不要再轻举妄动。”

    李清婉见少年一身御剑本领颇为不俗,秀眉间微微颤动着,皱着眉头,刚要说些什么。

    白山水摆手道:“不管你们之间有什么恩怨,若是你再擅自行动,在下也无能为力。”

    李清婉闻言,咬牙道:“难道你要放过这恶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