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 静待好戏开锣(第1/2页)
    只在青羊城内闲逛之下,仍无法深刻感受,两年来,青羊城发生了如何地变化的话。

    那走进这座西洲境,最具传说色彩的金鱼楼里,少年便深刻感受到与往日里切实的不同。

    烟花巷柳,无非莺歌燕舞,哪怕不曾光顾也能猜测大概,客人们也莫过于酒色遣怀、排解失意。

    可世事无常,当你以为做好了准备,现实往往会打了你一个措手不及。

    白山水此刻便站在金鱼楼大厅的走廊,有些有些错愕。

    没有想象中的,客人入内,龟奴立即迎上来:“客官,里边请。”鸨母喊道:“姑娘们,有客人。”般的场景。

    这座胭脂楼里,一楼大堂内简单的只是搭了一座木脚戏台,被帷幕遮掩的严实,没有红红绿绿的衬图,没有五彩斑斓,而寻常的花瓶,也只是简单的摆放了寥寥几珠四季梅。

    甚至,除了几位面容娇媚、身姿还算婀娜挺翘的侍女,正忙里偷闲的聚在一起,满脸笑意的叙话外,却是一位窑儿姐模样的勾栏美人都未曾看见。

    少年不禁有些失望。

    也说不上来哪里不对劲,大概就是觉得这金鱼楼,闻名西洲乃至整座江湖响当当的胭脂地,竟然布置的如此淡雅,似乎有些名不其实。

    若不是门楼外的那座金字招牌,说这里只是寻常酒楼也不为过。

    孤云道领着白山水顺门熟路,上了二层楼。

    看的出来,道士在青羊城这些时日,没少来。

    二人寻了能俯看一楼的坐席,相对而坐。

    软榻桌椅之类,皆是备官铺的,楼内的炭火烧的很旺,暖烘烘的,孤云道笑眯眯的伸手指向楼下,那被帷幕遮蔽的戏台。

    “咱们来的早,占了好位置,便在此处等好戏开锣。”

    白山水不明所以,打量了四周一眼,好奇道:“这烟花之地,怎么连个俏姐儿都没有?”

    孤云道不怀好意的对他笑道:“想女人了?”

    少年白皙面庞顿时略微发红,有些窘迫,才发觉自己问的有些突兀,有点像饿汉子进窑子,迫不及待。

    想了想,换了一个说法,道:“这里的客人,若是没看错,应该都不是什么富商豪客,反倒尽是些修行之人。”少年顿了顿,“而且,哪怕时辰尚早,这里似乎也太安静了些。”

    说话间,有三两侍女端着点心酒水走了过来,将盘碟酒壶整齐摆列好,竟然没有半句客套寒暄,只是伸出纤纤细手示意了一下,便径直留下芙蓉般曼妙的身影,转身离去。

    孤云道看着少年惊讶的表情,笑眯眯的捻起一粒花生米,丢入嘴中,“你说的不错,这里如今九成客人都是修行者,不过倒不是安静,而是你听不见有些人的说话罢了。”

    “你看临窗的那几位,北地来的。”

    白山水哦了一声,偏头看了看临窗的方向,果然见四五位膀大腰圆的武夫模样是中年男子,围坐在一起,身上披着厚厚的貂皮大衣,寒冷的四月,穿貂衣本就是颇为异类,但凡进屋暖和一些之后,便脱去大衣,也是了。

    可这几位,似乎不大习惯楼内的炭炉暖风,竟然是打开了桌旁的门窗,

    一边穿貂衣一边吹寒风,

    白山水忍不住想去掰开那哥几个的脑袋,瞧瞧里面装的都是些啥。

    不过奇怪的是,看那五人动作表情,显然是正在比酒阔谈,白山水与他们相隔六丈余远,竟然一丝声响都听不清楚,甚至,连那窗外透进的呜咽风声,也细不可闻。

    白山水转过头,询问的目光望着正给酒杯里续上茶水的孤云道。

    后者讪笑一声,刚要解释。

    这个时候江心突然走了过来,老实不客气的一屁股坐在白山水身旁,自顾自的给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武夫暖酒下肚,抹了抹嘴,“尾巴处理了,不过后面还有遮仙道几个牛鼻子,跟在更远处,不好动手。”

    江湖上寻常修士武夫多对于道士,有种公认的称呼,便是牛鼻子老道,其实算是一种戏谑的说辞。

    江心当着孤云道的面说,同样有打趣他的意味。

    不过孤云道却是丝毫不在意,只是听江心说有遮仙道之人在后紧随的时候,表情明显阴沉下来。

    原本淡然随和的气质,随之一变,表情肃然问道:“那帮妖道也凑过来了?江道友,你可看清楚了?”

    “自不会错。两年前与那些妖道有过一次纠葛,那浑身散发的腐肉气味,现在想来还记忆犹新。”

    见江心说的肯定,孤云道便神色又沉了几分,当即便站起身,竟然毫不迟疑的直奔楼外而去。

    看着急匆匆出楼而去的孤云道,又看了看江心面无表情的,自顾饮酒喝茶,白山水皱了皱眉头,不悦的说道:“江叔,这些人怎么都怪理怪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