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阵仗(第1/2页)
    小和尚酒桶此刻有些坐立不安。

    孤云道的眼神里似要喷出火来,小和尚心里憋屈,也不知道是不是师傅在城墙那里,便已然算计到了,那青衣少年会到此处来。

    世间哪有这么巧合的事。

    此时的白山水不是羊入虎口,却也差不离。

    白山水简单判断了一下形势,自己身后坐着武夫江心,他必然是站在自己这一边的,此时他仍旧未动,说明情况还没有糟糕到很彻底,至于孤云道长,且不说他是十里王朝庙堂敕封的招仙道,不管他真实想法是为了十月剑而来,还是当真为了招揽自己去什么劳什子的起灵山参加修仙遴选,至少短时间内不会害了自己。

    当然,在自己明白拒绝他之前。

    而,这位出自空门,却转投遮仙道的奇正和尚便就有些说不准,看似一脸人畜无害,也没有动武的迹象。

    不过,白山水对于遮仙道的印象极为糟糕,乔褚山当年能隐藏的如此之深,甚至连中洲书院的大夫子莫长卿,也糊弄过去了。

    想必遮仙道的修士向来善变。

    白山水看着对面小和尚正用一种同情的目光盯着自己,有些莫名其妙,自己这方有两位入境修士撑场,你师傅还能是入境之上不成?

    想着,白山水稍微冷静下来,突然笑道:“遮仙道供奉堂居然有我九幅画像,难道你们遮仙道还会逢年过节,拜祭我不成?”

    小和尚哑然,不知对方为何猜的如此之准。

    心说,岂止是逢年过节,你的画像就在遮仙道掌门座椅身后,挂在一面墙上,但凡与遮仙道掌门见礼,躬身之时,不就顺便将你也一同拜了吗?

    大和尚笑眯眯道:“所以,少年合该是我遮仙道人才是。”

    桌案上顿时剑拔弩张。

    白山水本想激对方一句,不曾想和尚根本不以为意,反将一军,顿时有些张口结舌。

    此时,孤云道长捏起白山水身前一枚棋子,悠悠然环顾四周,“在此处生出事端,我两皆不好过,不如咱们以棋局为果,谁赢谁带走这少年。”

    身旁端坐的白山水有些不忿,什么叫谁赢谁带走,感情你们这是当做强盗,将自己当黄花闺女抢了?

    不过,此时他也不好说什么,事情总得有个解决办法。

    青衣少年偏过头,望向和尚,心想这和尚的棋艺奇差无比,自己刚才全然听在耳中,想来是不会同意。

    小和尚酒桶一脸紧张,同样是担忧的望着师傅,也不知道是想让大和尚同意这了结的办法呢,还是怕大和尚对弈的时候又悔棋,或是直接输完翻脸不认人,那就实在丢人现眼了。

    大和尚摸了摸头顶戒疤,一边摩挲一边指着隔桌无动于衷的江心,问道:“你能替那武夫与这少年做主?”

    孤云道犹豫片刻,仍是点头坦诚道:“咱们谁也不能替他们二人决定,不过咱们之间先得作决定。”

    对此那大和尚并无太多意外。

    大和尚悻悻然,似乎放弃了“切磋棋艺”的念头,突然望向身后,留给众人一座宽厚的背影,“不是贫僧不与你下这盘棋,贫僧棋术向来……高明,可你既然替少年作不了主,而贫僧却不需要与你商量着作出任何决定,因为贫僧可以自己作决定。”

    孤云道循着和尚的背影望去,便见临窗而坐的那波来自北地的绒袍大汉,正朝着此时挥动手臂。

    道士脸色顿时有些难堪。

    和尚转过身,朝白山水打趣道:“小少年,贫僧不想害你,却是在救你,这金鱼楼你可以待上一辈子,可却走不出。这二层楼,除了贫僧,还有四五波遮仙道之人,有的贫僧甚至也是头一次打照面,除非你请来青羊山上的地仙修士,否则,别说这区区牛鼻子在这里碍事,哪怕贫僧与那武夫一同护着你,这楼门外,你仍是走不出十丈。”

    此时,江心终于从闷头自饮中醒来,站起身将入鞘长刀斜斜的抽出,用手指从上往下梳理了一番,看了看明亮的刀身,走到白山水的身后。

    “只要他,不同意!那老夫便要试一试如何走不出这楼外十丈。”江心用下巴指了指白山水,一字一顿,面无表情。

    江心的声音不大,然而,话音方落,便见四周的桌案处,直挺挺的站起十余道身影,皆是面色不善,有的满脸狞笑。

    白山水感受到江心话音里的坚定,心中也不由得一热,看着四周起身的凝望而来修士,犹豫道:“这么说,你们还不是一道的,遮仙道到底为何为了在下,弄出偌大的阵仗?”

    大和尚默然道:“不知道。”

    小和尚酒桶有些心疼,不知道为什么师傅不坦白将事实告诉这少年。

    白山水此时成了众矢之地,,似乎躲都躲不掉。正当不知道如何应付,只听得楼下一阵呼唤之声,紧接着一道清脆的铜锣声响彻金鱼楼,直听得修为不深的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