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 拍卖会(第1/2页)
    “诸位,本次金鱼楼拍卖会所拍卖之物,乃是本楼辛苦收集的各门派秘籍与符箓武器,以及寄存于我楼拍卖的宝物,特别是其中压轴之宝物,必不会让诸位失望,若诸位身上的钱币携带少了,我们金鱼楼提供以物换物,或是估价收买的方式替众位支付,而且不会对买主收取任何费用。好了,我们这便开始。”

    那娇媚女人一番简短的介绍之后,在场众人一阵喧哗,特别听到那压轴的重宝,更是让众人皆是精神一震。

    话音刚落下,拍卖台上一侍女模样之人,迈步向前。

    一个长条形状的剑匣,古朴自然,被放置在拍卖台之上。

    妖媚主持拍卖的女人看着剑匣,伸出白如葱玉的手指,在剑匣的细致刻痕上轻轻抚摸。

    然后,不知道扣动了什么机关,轻微的喀嚓声响起,顿时古朴剑匣翻开。

    露出剑匣中一柄狭长紫剑。

    那紫细剑造型精巧,如小家碧玉,令人赏心悦目。

    拍卖台的女子朝台下众人盈盈一笑,将剑取出,便见剑身之上有淡紫色的符文流转,如清晨淡水湖面的雾气,美不胜收。

    而那符文流转之间,给人逼人心魄的魅惑感,竟然是刻印着不知道何具有扰乱心神之术的长剑。

    白山水对于剑的品质,从小耳濡目染之下,眼光颇为毒辣,此时眼见此剑身质地不俗,加之又刻印符咒,想必价格决计不会太低。

    此时,那主持拍卖的女子将手中长剑小心放置回剑匣之中。

    “今日第一件拍卖物是这柄紫檀剑,乃是一件货真价实的符剑,名字取自以全部紫檀量身定制的剑匣,而此剑乃是中州某座剑炉出产,品质在实属不凡,又有域外的诡术符法加持,蕴含着魅惑心神之能,乃是剑修克敌制胜的不二法宝,而且极适宜女剑修所有……!”

    妖媚女人手持长剑的飒爽模样,让在场男修士一阵痴迷,几句话将这柄紫檀长剑的特点,阐述的明白,一番夸赞口舌如簧,又不显突兀。

    在场女剑修,或是有剑修红粉知己的男修士,皆被挑动心弦,贪婪的看着宝剑,跃跃欲试。

    “紫檀剑,百贯十里铜钱起拍,每次加价,不得少于二十贯。”女人娇喝一声,拍卖宣布开始。

    “一百一十贯”

    “一百五十贯”

    “我出两百贯!”

    话音一落,下面的众人踊跃出价,片刻之间这柄紫檀剑的价格便被推高到了两百贯。

    只是,此剑尽管品质上佳,不过太过秀气,并不太适合男修所用,所以价格被叫至两百贯之后,参与竞拍的人只有寥寥数人,又经过几次竞价,最后被一楼女剑修,以两百三十五贯十里铜钱给拍下。

    白山水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没有出手参与,倒不是因为穷的身上只有寥寥几枚铜钱。

    白山水没有出手竞拍,纯粹是因为,这样的紫檀剑,尽管刻印着秘术符文,可是毕竟不是剑炉制造时刻印的,剑本是上品不假,可若是当剑出炉之后,再刻印秘术,其实是对于剑之本身品质的损害。

    故而并不可取。

    第一件拍卖物就掀起了一个不小的高潮,那个娇媚女人颇为高兴,扬声又道:

    “下面拍卖第二件宝物,百里药铺出产的百里金疮药,这可是以百里铺特殊种植的百里花所炼制,十年一采,炼就的百里金创药在市面上,可是寥寥无几……”

    紧接着又是一名侍女端上一只木盒,缓缓打开,露出里面一只白皙玉瓶,女人将药瓶缓缓打开,到处一截灰白粉末,竟清香淡雅,香气扑鼻。

    台下众人议论纷纷,此物价值尽管不如那紫檀剑,但是胜在稀缺,江湖行走难免打斗之下,受伤在所难免,听说出自百里药品的百里金疮药,不仅能在短时间内,让破裂伤口者,止痛而愈,未破者肿消疼止而愈。伤在手指脚趾青紫不破者,每脱去黑皮而愈。

    许是此药功效在江湖本就流传颇广。

    那娇媚女人只是简单介绍一番,并大大夸赞了其功效之后,见众修士已经目光灼热,便妩媚一笑,宣布第二件拍卖品的竞价开始。

    白山水仍是默默的看着,丝毫没有竞价的意思,不过身旁的武夫江心却突然参与其中,倒是让他颇为惊讶。

    不过,想了想便也情有可原。

    江心此人尽管平日里表面冷酷,可也是不服软的性子,行走江湖这多年,想必也是吃了不少苦头,以他的修为完全可以漠视寻常的伤口,可那疼痛却是难免,只能强撑着,铁的打汉子,却也不是骨头以铁铸造。

    此药的竞拍激烈程度出乎了白山水的意料,尽管起拍价格并不太高。

    不过几轮下来,这瓶百里金疮药很快价格直逼紫檀剑,江心一路喊至两百贯的高价,仍是无法将其收入囊中,不禁微微蹙眉,悻悻然收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