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 压轴宝物(第1/2页)
    小和尚酒桶的性子看似柔弱,却带着泼辣,不然也不会随着师傅弃空门而入遮仙道,遮仙道准确来算,其实并不是一个宗门,而是一个修士间的严密组织,鱼龙混杂,小和尚在遮仙道的道门里待了两年,这趟从东洲西来,一路远游,见闻颇丰,挫折收获皆有,成熟了许多,故而他送出这阔绰的见面礼给白山水,并不只一时脑热,也不为了给孤云道难堪。

    小和尚与道士曾在中洲,有过一面之缘,算是有段善缘。

    白山水看着小和尚递来的灵石,微微怔了一怔,收下肯定是不行,且不说这礼太重,而且对于他来说,又无甚大用。

    这就好比一个看似寒酸的书生,却腰缠万贯,顺路的好友,见他可怜便慷慨解难,拿出的一笔不菲的钱财相赠,取之不义,不取则又无情。

    白山水酝酿许久,才想出一个合情合理的说法,既能不伤了小和尚的一番好意,又不显得自己过于迂腐,“我这两年得了些机缘,有块比你还大些的,我还以为是块破石头,刚才见那拍卖会竟然拿出此物时,才知居然此乃灵石,所以一时有些诧异,失了神……再者说,君子取之有道,在下并非读圣贤书的君子,却也不敢收纳你的重礼,心意领了便是。”

    这一番话说得滴水不漏,一旁的孤云道微微颔首,江心似乎亦有些错愕,目光灼灼的看着这位昔日好友的遗孤,若有所思。

    “善哉善哉,小施主说的在理,不愧青衣剑炉风范。”临桌的大和尚奇正大师抚额称赞,又道:“酒桶,你多学学这位小施主,为人处事讲究一个待人以诚,不卑不亢,又有青云之志,不像你没心没肺,不谙世事,佛法大义你得多通晓些才是。”

    白山水被众人一顿夸奖,脸色有些不自然,明明是他根本看不上这拇指大的灵石,如今却被人误会自己心无杂物,只能勉强一笑,道:“小和尚与我有缘,咱们日后有空多多畅聊,若是在世俗,你想必是比我大了虚数,我还得称呼你一声哥哥哩,不必客气!”

    小和尚唇红齿白,展颜一笑,灵石未送,却白白赚了个小弟。

    酒桶跑回邻桌,凑大和尚耳边笑眯眯道:“师傅,你不如收他为徒,好给我当师弟如何?”

    奇正和尚赏了他一个脑瓜崩,“你说甚类,别人好好的,谁要让人出家当和尚?”

    死要面子活受罪的酒桶,忍着痛,哭丧着脸道:“我也不是生来就想出家当和尚。”

    这边的小插曲并未影响到拍卖会的正常进行,此时听得拍卖台上女人娇笑一声,“恭喜这位前辈,以二百六十贯拍得三枚灵石。”

    白山水转过身,见是一位身着华贵长衫的老者高价拍下,不禁暗暗咂舌。

    感慨老者有钱的同时,心里盘算着,二百六十贯十里铜钱,那也就是单单一枚碎灵石就足抵八十余贯,尽管可能如果只是一枚碎灵石单独拍卖的价格会略微低上一筹,却也不会相差过巨。

    对于百贯以上数额的铜钱,白山水没什么概念,不过却是知道,在青羊城这地界,若是寻常人娶妻纳妾,十贯足以。

    少年按奈住心中的激动,脸上却是古井不波。

    ,

    拍卖会继续进行,转眼间又拍出十余件。

    金鱼楼所拿出之物,果然各个不同凡响,都是极珍贵之物,竟然没有一件的价格低于二百贯十里铜钱,有的甚至直接以自身宝物,以物换物之下方能拍得。

    拍卖会逐渐进入尾声,白山水能够感受到那遮仙道众人,频繁投射而来的目光,不禁微微蹙眉。

    江心伸出蒲扇般厚实的手掌握住少年的肩头,紧了紧。

    白山水偏头笑道:“没关系,东洲走一趟,听说那边山青水绿,不比咱们这里满地黄沙来的舒坦,往后江叔想养老便去那里寻我…”

    当白山水说到这里,孤云道突然插嘴,饱含深意道:“东洲如今尚且还不如此处,没有圣人与陆地神仙坐镇,空门如今元婴级的地菩萨更是寥寥,如今是外来的和尚好念经啊,要不然遮仙道怎么可以肆无忌惮的在东洲肆意滋长?”

    少年眼神迷茫,似有不解。

    心里想空门再如何势力孱弱,比不上如今的道门,比下还不是绰绰有余,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孤云道已经笑道:“你还不信,少年人啊,你岂不知道这两年前的仙尘之路,一趟下来那么多的仙人,东洲势力早已洗牌,不然你看身后那两和尚,大的为了给小的求药,才逼不得已入了遮仙道,其实也不怪谁,就是空门孱弱,东洲早已易主,当然了,面上仍然还是十里王朝的疆土,可要说,在东洲如今说话最使的还是遮仙道与那帮盘踞灵山的山上之人,空门嘛……掉了毛的凤凰不如鸡!”

    江心似乎也对此有所耳闻,微微点头。

    白山水权当受教。

    说话间,拍卖会接近尾声,此刻那拍卖台上,一名黑衣老者亲自护送一只被遮盖严实的木盘走入场中,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