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 背后之人的猜测(第1/2页)
    在白山水进入屏障之后。

    少年的视线就出现一位老熟人,很老很老的熟人,只是白山水认得出她来,因为岁月几乎就没有在她脸上留下什么痕迹,八年以前就是这个模样,没有变老,唯有从前那抹风姿绰约之感收敛了许多,而她似乎认不出已然长大的少年。

    第一眼看见李当阳的时候,她正侧着身站在十丈外的拐角处指挥几位小侍女,那神态那姿色,这世间恐怕再找不出第二位来,那就是金鱼楼上一代的花魁,与他的父亲白贯河恩怨纠缠十数年的西洲最漂亮的女人。

    也是当年白山水逃出青衣剑冢后,白贯河在他耳边最后叮嘱过的一个人名,两年前他还试图进入金鱼楼试图寻找她线索的人。

    然而此时,此情此景。

    就这么突然的,出现在少年的眼前。

    只不过还未等白山水细想,便被身胖的老者轻拍了他一下,将他从短暂的失神里拉了出来,再抬头时却见拐角处,空空荡荡,不曾有人影。

    黑袍老者满腹存疑的望着少年,倒也没有特意警惕,尽管对于少年能够拿出相对应来换取所拍下的纳物符心有怀疑,不过一路上仍是保持着主人应有的尊重。

    白山水摇了摇头,有些怀疑自己刚才是不是出现了幻觉。

    接下来,他便被带到了一个密室里,屋子里坐着两个人,一个青衫中年男子与一位绿裙的妇人正端在屋内的中央,似乎正交谈着什么。

    见黑袍老者将白山水引进屋内,脸上似乎浮现了片刻的诧异,只是很快的掩饰了不见。

    “这位少侠便是今天纳物符竞拍……?”中年男子面容普通,却给人一种厚实的儒雅感,语气也颇为和善。

    黑袍老者见男子话语间,有些迟疑,忙顿了顿,接口道:“禀东翁,此少年便是以一千五百贯十里铜钱,最后拿下了纳物符的竞拍…不过,尚未来得及交付!”

    那男人微微点头,身旁的绿裙女子倒是饶有兴趣我看着白山水,忍不住好奇道:“少年人,你是哪位地仙座下?为何不求着你师傅要纳物符,跑到我们金鱼楼来拍取呢?”

    白山水怔了怔,含糊其辞,“在下…一时兴起。”

    那女人突然盈盈笑了起来,“我倒是有些好奇,倒底是哪位地仙道友能将你短短时间内便将你培养到练气士五层的境界,我等来到此界堪堪两年时日,你师傅便寻得到你这么一块仙灵根初长成的璞玉,倒是让本仙子颇为钦佩!”

    白山水哑然,对面坐着的这位女修,难道就是位货真价实的地仙境仙子不成?难道就是传说中的那位落月门的掌门,金鱼楼背后的大靠山?

    不仅一眼便看穿了她筑灵的事实,而且判断出他真实的修仙品阶,仅凭一眼,甚至连体内仙灵根似乎都能探查的一清二楚。

    白山水后背的白毛汗都竖了起来,满脸的警惕神色,生怕对方可以看穿腰间养剑葫芦的与众不同,那便真的大大不妙。

    不过,对方既然将自己当作是某唯地仙弟子,白山水借驴下坡,顺着那女仙人的话,“在下私出洞府,怕有坠师门名声,不敢提及师傅他老人家,况且,在下还有朋友在大堂等候,这便要兑换了宝物,前去汇合。”

    为何青羊山的仙人没有将凡尘之人,一统赶出灵山,其实只因为他们感受不到什么压力,没有凡人结团想要侵占这座青羊灵山的压力,也没有同下尘仙人之间互相觊觎的压力。

    至于如今仙修们各自建立势力,或者从凡尘里寻找好的修仙苗子,无非是为了日后抢夺灵山灵气坐着准备,在没有遇到发展瓶颈之前,谁也不愿意在没有必胜把握的前提下挑起,争夺灵山控制权的战斗。

    可是对于心怀野心的仙修之间的势力发展,他们其实相互都在监视当中。

    如今冒出来这么一位短短两年不到,便突破至练气士五层的少年,屋内端坐的女仙子尽管面上和蔼可亲,心里却暗自打起了小九九。

    大道之争,这座灵山便是根本,想要通过凡尘觊觎飞升重入仙界的修士,绝对不会对此掉以轻心。

    这一切,白山水一无所知,他只是隐约察觉到那女仙子笑脸背后,满是审视的意味。

    好在那青衫儒袍的中年男子解了他的困境,“既然是某位仙修道友的门徒,那便怪不得,我还在想你年纪轻轻如何置办的起这纳物符…既然这般,你便拿出一物让老夫瞧瞧,只要价值相差不太离谱,那东西你便可以取走!”

    白山水目光一闪,秀眉轻挑,恭敬的以后辈之礼,再次朝端坐着的中年男子深施一礼,“在下师傅曾送与我一件纳物符,只是此次到贵宝楼,眼见此物也拍卖,不仅想起自己的好友,便打算买来,作为相赠。”

    少年亦真亦假,胡扯一通。

    眼见那中年男子微微点头,表示理解,这才袖口轻挥,光影一闪,从青鸾圆头纳物符内取出三枚鹅卵般大小的灵石,至于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