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幻境之旅(第1/2页)
    白山水看着这一幕,有些恍然,原来金鱼楼的大靠山,绿裙女仙子竟然是一朵墨蓝花修炼而成,少年有些瞠目结舌,大感仙界之奇妙。

    不过少年大开眼界的同时,亦是对于眼前的墨蓝花所化女修的命运,报以同情。

    此时,那离书从浑噩中惊醒,望着对面的邋遢汉子,迟疑道:“这位前辈,你既然知道墨蓝师妹的身份,却并未出手,想必是另有所图?”

    那邋遢汉子嘿嘿一笑,“与聪明人说话倒也轻松,老夫乃是你师父西崖道长的旧友,不过因为当年的一件小事,被你师父困在这崖壁下八百年,如今那禁制还剩下不足百年,老夫本可以静待那禁制消失,再逍遥于世,可惜老夫近日来突感元寿将尽,可能不到百年便要在这世间化为一杯羹土,这逍遥快活的念想,恐怕是梦里桃花了。”

    汉子说到这里,顿了顿,“不过,如今恰好遇见你们二个人娃娃,想必是大道眷顾,上苍旨意,咱们做一笔交易如何?”

    那离书听邋遢汉子絮絮叨叨,讲话说完,不禁有些温怒,“前辈莫不是开玩笑?先前,你还说你乃是取花之人,原来是戏弄我们,你此刻说的这般,让在下如何取信你?”

    墨蓝仙子同样脸色有些不太自然,白白心惊一番,秀美微蹙,怒视面前的邋遢汉子。

    那邋遢汉子却也不恼,之前诈唬两个小辈一番,的确算是失信于人。

    那人想了想。

    当下双指并拢,手指比剑,抵住的额头金身神祇,顿时本命飞剑由他体内刹时飞出,旋即剑影一闪,在他的面前一化十,十化百,最后化作一座巨大的环形剑阵,极为震撼。

    剑阵当中。

    一道剑气太过凌厉,以至于空气都开始轰鸣,然后爆裂出缕缕气浪。

    白山水感觉不到剑阵的威压,却能设身处地的想象,自己在亲身面对这样的景象时,会是怎么样的震人心魄。

    在离书与墨蓝同样骇然的目光中,那邋遢汉子,手臂张开猛然下压,顿时,那剑阵化作阵阵光影,层层叠叠,刺入地面。

    身处在剑阵所罩范围内,白山水明明知道这一切只是幻觉,无非是虚影罢了,仍是倒吸了一口凉气,情不自禁的试图躲避那砸下的缕缕剑影。

    在震颤的空气中,剑影砸下,本该是地动山摇的景象没有发生。

    那邋遢汉子在剑阵完成之时,不知道又凭空甩出何物,丢落在那剑阵底部的地面之下。

    但见,剑影刺下,散发出一阵阵波光粼粼的五彩绚丽光芒,然后地面之下,骤然间又形成一滩凭空出现的水池。

    剑影便犹如一粒粒小石子投入深不见底的池水当真,溅起犹有小水花,阵阵涟漪。

    白山水感觉到体内剑气翻涌,仿佛几乎无法抑制,可见这幻境之中,邋遢汉子的这一手剑阵之高明,让人身临其境,不自觉时便已置身其中。

    那邋遢汉子,一手骇人的手段,耍的震撼人心,望着对面惊惧的二人笑道:“怎的,老夫若要想取花,可否?”

    墨蓝瘫软在地,埋头拜道:“前辈大仙,还望指一条明路!”

    那邋遢汉子,默认说道:“女娃娃不必如此,这机缘乃是我们相互的,你们替老夫揭开禁制封印,老夫给你们指一去处,保管叫那西崖道人寻你们不到。”

    那邋遢汉子说到这里,竟转身向后,负手而立,一副默看云海,静静等待的意思。

    西崖道长,你不是有能耐镇压老夫八百年吗?

    老夫便要废你三百余年的辛苦养成的墨蓝花,老夫也不打杀这莫蓝花修成的女娃娃,哪怕真毁了,你还能续命,却就要让教她遁出此界,让你白费心思。

    老夫想明白了,与你掰手腕,老夫这小胳膊小腿的,还真不是你的对手,不如恶心你一把,将你的宝贝大徒弟与你心爱的小花朵,一齐弄走,看不把你气死。

    那邋遢汉子本就是一顽童心性,当年在西崖山下戏弄西崖道长不成,反遭了镇压,一身神通,只得其表,根本伤不了人,如今仅仅是略施小计,便将两个心思本就有些慌乱如麻的男女,耍弄的团团转。

    此刻邋遢汉子背着身,假意装成仙风道骨的高人,远眺云海,心里却是暗自欢喜,得意洋洋。

    果然,片刻后,邋遢汉子身后男女修士,细细商谈一番,突然躬身行礼道。

    “只要前辈指一条明路,我二人自然为前辈揭开禁制,若有违此誓,天道可诛。”

    背着身的邋遢汉子,闻言脸上浮现笑意,收回视线,缓缓道,“你们可知,如今恰逢仙尘之路五千年一开启的时候,你们二人皆是地仙境的修士,恰好符合下尘的资格,到时候你们滞留在某一界面凡尘不归,不就可以了?”

    那墨蓝仙子听得此话,骤然目光放亮,大喜过望。

    只是那离书面色踌躇,似有迟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