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 走江湖的道理(第1/2页)
    白山水与武夫道士并行,走在夜色中的青羊城里,路过一个拐角街巷时,少年停下脚步,皱了皱眉。

    原本同地街的邻居二大爷的摊子,此时空空荡荡,那案板上的灰尘向人证明,这鸭脚摊早已无人。

    随着青羊山上江湖脚夫越来越多,寻常人家已无安宁日子,大多都投奔外地亲戚,能搬则搬了。

    看着眼前这副场景。

    少年想走一趟江湖的心思,更重了。

    夜深人静,月圆当空。

    少年人第一次正式询问起孤云道关于中州起灵山的修仙遴选大会之事。

    借着清辉月色,孤云道长正色的打量了少年许久,才长叹一声,“其实你与那大小和尚去一趟遮仙道宗门,老道亦不会阻止,倒不是因为他们人多,不敢。而是,老道怕这一路上千里迢迢,遮仙道那帮人总有些不死心的,到时候反倒害你。”

    相比第一次见面,老道士明显要收敛城府许多,宛如又老了几岁,忧心忡忡道:“起灵山如今还在修缮,老道士初离京城的时候,暂定的是明年腊月十八,遴选大会才开始,时间上倒是宽裕的紧,而且第一批招仙名单大阵有了数,你算是第二批,在我前往西洲,西都城招纳八贤王府家小王爷的时候,京城来的折奏才收到的,不过,那老道手里名单之上一共四十余位,如今还有近半未曾前去告知,恐是无法陪你一道前去。”

    孤云道将目光移向身旁的江心。

    白山水却是摆摆手,笑道:“我想自己一个人先去一趟北泸州,然后明天的时候再折返顺路去一趟的十里王朝京城巨里城,长这么大,也该出去走一走了。”

    “江叔,你不用瞪我,这一次我想独自一个人。”

    江心犹豫了一下,又瞥了眼孤云道满凝重表情的脸庞,轻轻呼出一口气,望向黑夜里的星空,小声道:“若是去北边,需要经过一个叫乔家镇的地方,就在距离青衣山北二十里处,你找一位叫乔二郎的汉子,他是我当年收下的一名记名弟子,可惜我也是散漫性子,未曾教他多少本事,不过他在西洲境内诸事皆熟,寻常难事他都有能耐替你化解,出了西洲境,到了那帮牛鼻子的地盘,你就需自己凡事三思而行。”

    说完顿了顿,脸色有些尴尬补充了一句,“还有就是,到北泸州若是与牛鼻子们起了冲突,你只管说与三清观有旧,却不可提那五花道的名头。”

    少年人纳闷问道:“却是为何?难道说五花道长果真如他所说手眼通天,故而在北泸州结下不少粱子,还是仗着自己三清观的名头,欺男霸女,搞得名声更臭?”

    江心苦笑摇头打断白山水的猜测,“他只是名声不显罢了,寻常江湖人鲜有对他的道号有所耳闻的,可再牛鼻子之中算是鹤立鸡群的一位,总之你若是借他的名头办事,多半也是好事能给办坏事。”

    白山水闻言悻悻然,不再追问,心想若是那五花道长远在三清观听见江心如此埋汰他,不知道会不会跳脚骂娘。

    最后江心扯过少年的衣袍,递过一叠十里铜钱,大概十余贯,估计是将身上带着的一并拿了出来,这才嘱咐了最后一句。

    “总之,江湖很大,可能至此一别,此生便再无相逢。当年我与你父亲白贯河便是如此,却是不希望与你也是如此。白山水,江叔告诉你一些行走江湖的小道理,凡事能用钱财解决的,千万不要用人情,好听的话听听就算了,别当真,难听的话听过就算了,若是实在太难听,有能力的时候就把他打死。“

    “还有就是要懂得拒绝别人,要学会说不。不要管对方会怎么想你,不要做自己不喜欢或讨厌的事!”

    白山水点头记在心头,道理再多,也是不够的。

    孤云道长在旁静静听着,亦是不禁点头,若是再走一趟江湖,也有人对自己如此说,该有多好。

    江湖不是跋山涉水,翻山越岭这么简单。高的山都可以绕行,山丘也可以履足,但是江湖不同。

    走江湖的人,想要跨过江湖可以通过桥梁与船只,看上去江湖是平静的,是波澜不惊的。可当桥断,船翻之时,乃至于狂风暴雨来临的之际,人们才会知道江湖的可怕。

    当天夜里,少年与武夫道士相互辞别,拿了孤云道长递给的一纸招仙遴选文书,孤身离开。

    有了金鱼楼外的那一遭,亲眼目睹,落月门那位背后的女仙人亲自出面相送的场面发生,至少在青羊山这周遭地界里,遮仙道之人再如何蠢蠢欲动,那也得忍着。

    趁着月色,白山水只身出了北城,那座残破的青羊城北城,残垣断壁两年来修缮,破开的青砖石墙,仿佛代表着这座青羊灵山之上的城门内的世界,已成无主之地。

    白山水在城门口,略微停顿一下,心中叹息一声,然后一头扎入城外一座荒山之中。

    少年在荒山一处孤坟整整待了一夜,没人知道他在那座荒败得连走兽都没几只的小山林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