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有仙从天降(第1/2页)
    白山水走在包谷后方,看着包谷的身影,想嘱咐他小心行事,一时间不知如何开口。

    正当两少年缓步向前之际。

    遮仙道二人与五花道已经动了,这次再任何的试探,各自施展压箱底的本事,遮仙道二人力求一击必杀,五花道同样抱着必死的觉悟,真正生死的绞杀。

    听长幡铁钩喑哑,木剑之下城墙倾塌。

    白山水与包谷各自握紧手中长剑,脸上没有丝毫踌躇,少年迎着光影,坚定前行。

    入境修士之间的战斗白热化进行中,仅仅是战斗的扩散余威冲击之下,便让还未靠近的两道少年身影一晃间,接连踉跄摔倒。

    包谷晃晃荡荡咬牙爬起继续向前,白山水低下头,矮步弯腰艰难前行,又是一阵冲击扩散而出,阵阵气浪卷来,仿佛暴风雨迎面拍打,最后他重重倒在包谷十丈之后,发出野兽呜咽一般的低沉怒吼,一丝丝从喉咙里渗出来。

    白山水趴在地上,抬头望向前方,先是看见包谷,他握着的长剑此刻已经断裂成数截,哪怕死亡离他如此之近,胖子还是那年少无知带着无知者无畏的崛起,一寸一寸的向前挪动。

    包谷伸出粗胖的右手手掌,似乎想要抓住什么,很快他如愿了,五花道在空着化做一道黑影,重重摔在包谷的身前,胖道士吐出一口浓郁的黑血,桃木剑已经不知摔向何处,不见踪影。

    五花道嘴角带血,便欲翻身再起,一只黝黑的手掌拽住他的宽大衣袍,五花道转过头,看着如毛毛虫一般蠕动而来的徒儿,先是抹掉嘴角的鲜血,咧嘴笑了笑,旋即又怒骂道:“放开为师,道爷先让他们一招,下一招便取了他们狗头,然后咱们去三清观大摆宴席,让天下人都知道我的徒儿天资强如真武大帝。”

    想到下一个如真武大帝般的人物将来喊自己一声师傅,五花道这二天吃饭都忍不住想到往后的风光,喝水如醉酒。

    包谷就那么死死拽着五花道的衣袍,方才受到入境修士战斗的冲击,此刻体内气象已是翻江倒海,再也蠕动不了半分,面无表情,却异常执着。

    五花道有些愕然的看着包谷几乎用了死力气的手,脸上突然浮现异色,道:“傻徒儿你怎么?”

    话只问了一半,然后他便凝视着他。

    五花道身后遮仙道没有再给机会,两道劲风呼啸而来,便要一招了结五花道的性命。

    然而,五花道依旧目不转睛的看着包谷,似乎根本察觉不到身后的危机,就那么静静看着。

    白山水仰着头,也看着包谷,仿佛空气突然凝固,时间骤然停止。

    遮仙道鬼仙姑率先感受到了异样,在她即将一击落在五花道身上之时候,青雾遮天幡开始气机极速流失,周遭的青雾大阵如晨雾被阳光照射后,迅速消散。

    很快,在场所有人震撼的望向四周。

    此时,连中了捆仙咒的武夫江心,似乎也平静了许多,不在撕扯手掌的血书,眼神里浑噩的呆呆望着。

    望着这方圆内的世界正发生诡异巨变。

    ···

    白山水骤然回头,身后数丈外,一道极深的裂隙开始剧烈颤抖,方才被青雾遮天幡雾气遮住的地表,此刻显现出巨大的纹痕,纹路极为复杂,一直延伸到不知何处,渐渐开始亮了起来,发出刺目的亮光,随后道道光束从地表直射入天际。

    “轰!”

    一股低沉地轰鸣声响起,那道道光亮愈加刺眼起来,只听得那轰鸣声越来越多,越来越急切起来,

    “轰!轰!轰隆隆!

    一阵阵声音仿佛鼓声一样不断地响起,而那神秘纹路阵也不断震颤着。

    众人惊骇望向天空,光束在天边照射出一个硕大的圆环。

    “咔嚓——”

    在所有人都被震撼得无以复加的眼神中,更加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从地表发出光束的纹路,开始龟裂,纹路附近,地面犹如鸡蛋壳一样开始层层剥离。

    直到,纹路附近数丈内的地表一阵低沉的颤动传来之后··

    所有人都呆住了,白山水屏住呼吸,感觉身体开始似乎有些缺氧,然后他开始产生失重的感觉…

    他趴服在地上,整个人的身体像是被吸附在地表,然后身后的地面裂缝开始越来越大,最后消失在了眼前。

    的确是消失了,

    一开始,他甚至无法确定是自己所在的地面在急速攀升,还是身后的那截地面在急速下降。

    很快,他便确定了,是整座青羊城周遭的地表部在拔地而起,仿佛整座城被一个地底巨汉生生扛起。

    一群惊慌失措的飞燕,从他身边惊惧掠过,触手可及。

    轰!

    又是一声巨响传来,震动耳膜的巨大声响,告诉白山水,这次声音就在他前方不远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