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仙尘交替,搅动风雨(第1/2页)
    两道肥胖身影一坐一站,位于如今耸入云霄的青羊城城门口的官道上,前方便是万丈悬崖。

    胖道士看了眼天色,提醒道:“徒儿,日落了,咱暂且先去回去吧。”

    包谷坐在地上迎着夕阳,不愿起身,“没道理丢下山水哥不管,我不信他就这么死了!”

    五花道叹气道:“你也见了这如今的光景,青羊城都变成青羊山了,如今这里灵气稠密,以后那些不愿返回仙界的仙境修士必然群居于此,这里不是久留之地,带上蒜苗那丫头和你娘亲,随为师去三清观。”

    “别忘了,你乃真武大帝转世之身,如今仙尘交替,你背负道宗兴盛,为师绝不会让你在此以身涉险!”

    背对胖道士的胖少年沉默不语,缓缓起身,毫无征兆地狠狠踹了那地上一块小碎石头一脚,然后看着石头落下眼前的深渊,然后听不见任何声响。

    五花道缓和语气,“傻徒儿,想喊便大声喊出来。”

    胖少年包谷猛然转身,不知为何有些眼眶湿润,遥指天穹,“我要修道,我要习武!然后总有一天我要踏破这天,要这自诩仙人的混账们不敢再来撒野!”

    五花道愣了愣,率先动身前往青羊城,只撂下一句,“会有这一天,现在带上你的老娘,咱们北上三清观。”

    泪眼朦胧的胖少年,依依不舍地回望一眼夕阳洒下悬崖的金芒,此时此地宛如天宫。

    胖少年犹豫片刻,还是跟上。

    ···

    中洲,观天台是一座巨大石砌建筑,占地广阔,足有一顷,无论北望还是望南,视野开阔,如身处天地正中,让人心旷神怡。

    作为十里王朝最重要的祭天之地,一座通天塔建立于此,不知道花费多少巨资才修建的百层高塔,耸立于这原本就险峻挺拔观天山之上,更给人一种神迹的膜拜冲动。

    通往观天台的入云楼顶,观景台栏杆处,一位身着一席龙飞凤舞的赞新刺绣龙袍青年由东面西而立。

    视线中。

    只见入云楼下,观天台偌大平台上,身着银白宝甲的士兵手持一杆杆展开的雕龙大旗,大旗在风中猎猎作响。

    素白银铠的士兵前,有数十人或是身着儒袍或是着金莽铠甲,并肩而立,隐隐约约分作两拨,算不得太过泾渭分明。

    这群人一起远眺西边,夕阳金光洒下,依稀可见百丈外的高空一座气势如虹的庞大金身浮于云间,露出一个精神烁烁的仙人上身。

    当龙袍青年缓缓走至入云楼栏杆一丈许的时候,这位浩然天下最是金贵的天字第一号人物,埋头重重纳头拜下,风流倜傥的俊朗青年手指带着一枚刺龙宝玉,此刻绽放出一阵阵多彩光芒。

    “先皇,儿臣请旨!”

    龙袍青年身后,并排立着这座江湖乃至天下最有势力的这么一小撮人,皆是已达到武道顶点的结成元婴的老怪物,此四人齐齐现身,比当年先帝巡游四海更为难得。

    同为书院圣人境儒圣的张太白、李若善、孔慈和出自三大道宗之一的天师道老神仙,入陆地神仙百年有余,守护王朝三代的大国师风于淳,此刻,立于少年皇帝身后,低下头,不知是回避还是不敢于云间仙人对视,尽皆如少年帝王一般低下高贵头颅。

    片刻后,云间气象涌动,庞大金身微微拂动间,仿佛拨开遮住身形的片片金云,顿时夕阳金光大盛,恍如裂开天角,直入人间。

    在众人与少年皇帝的期待之中,一张金箔轴卷飘飘从云间落下,那金箔卷轴金光闪闪惹人侧目。

    青年帝王双手虚抬,一把接住那飘落而下的金箔轴卷,旋即,迫不及待展开一看,刹那间,君临天下的青年面色颇为古怪,似喜似悲。

    金云消散,仙人金色瞬间消失不见,众人再抬起头,夕阳西下,夜色渐临。

    少年帝王缓缓起身,驻足原地,转身望去,朝着身后四人对视一眼,抿嘴点头示意。

    大国师风于淳迎上前,从少年帝王手中恭敬接过金箔轴卷,扫视一眼,旋即面无改色握住少年帝王身后入云楼的栏杆,迎着最后一缕西下阳光,俯视入云楼观天台上的一众王朝心腹之人。

    更早来到观天台的那些儒生将军仰望百层入云楼,见到大国手手持金箔轴卷,各自心绪波动,平日里养气静心的手握王朝权柄者,也不禁脸色一肃。

    早已堪破风雨见过生死的风于淳,微不可闻叹息一声,然后蓄神纳气,骤然高声道:“上旨,兴起灵山,御仙、筑仙!”

    观天台之上。

    真正权倾朝野之后,征战十代的大将军子弟,并不安于躺在家族功劳簿上享福,如今已是止境武夫的郭阳,闻言面露惊喜之色!

    而他的身旁,几位年纪已达中壮的军官一脸骇然于闪烁不定的神色。

    那些身穿儒衫的大臣,亦是喜忧参半,有摇头丧气着也有喜形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