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零四话 击杀(第1/3页)
    目前对于城市战队这边他们所采取的一个策略,对手这边的话也是已经看的眼睛了,他们接下来要做的事情就是和城市,但对这一遍进行起一个较为合理的一个选择,因为他们往往需要去通过这样的一个周全才能将他们这边的一个情况做一个较好的安排,无法安排好这样一个情况的话,那么对于他们来说的话,这场比赛也将会使他们陷入到一个被动的局势之中。

    所以此时他们对于城市战略这边所要采取的。此时也是在心中猜测到的,所以当他们才知道的城市战略目前的一个情况之后,他们在接下来一个比赛之中也是必须去通过这样的方式将城市战略这边原先叙事好的一个初级的顺序全部都打乱,这样他们才有可能还有一定的机会,却将这种死党二的一张局势反而倒过来,所以他们自己在经过的这样一个计划最后他们也是有他们的射手和辅助选手商量出来了,他们此前的进步那就是他们的辅助选手战队除的辅助选手上前来企图去将它们的顺序进行一个位置上的限制的时候,他们的辅助选手全力去为他们的射出去挡住这样的一个控制技能就是他们必须去做的。

    此时在看到城市战略这边的辅助选手开始向对方的射手这边靠近的时候,对面的射手也是第一时间在挡在了城市战队的辅助的面前,这使得他无法胜利的去挨到对方的一个射手选手。所以目前的双方的一个情况也是已经很合适了,但是由于此时即便是对方的射手哎,在城市战队这边的一个辅助选手的面前,但是他们想就此去隔断他们的射手和城市战队这边其他队员的一个接触的话完全是不可能的,因为此时对方的这四个人都是从不同的回个方向上进行进攻的,即便是城市战略这边的射速和他们的辅助选手目前被对方的辅助选手挡在了前面,但是城市战队这边的打野选手,他们的中单选手却也是从侧面已经开始对对方的射手进行前男友包围,这使得对方的事从目前她即便在后退的时候也不敢走太靠近的一个路线,所以此时却抢走已经成了他自己这边唯一的一个选择,因为毕竟贴着墙走还会有创伤为他去遮掩一下事业,至少它可以增加他逃生的一个几率。

    但是如果她她自己这一边不去选择贴墙走的话,那么可能会说避免一些靠墙走可以去接,但是如果说他不选择靠墙走的话,那么直接在线路上走的话则会增加他自己被对方的辅助选手命中的一个可能性。

    所以只是他经过两个权衡之后也是选择了一个伤害比较小的一种选择,那就是确实抢走,所以他自己在口腔走的时候也是小心翼翼,因为毕竟对手这边打野选手具有利用墙却将他们的一个位移家境的一种技能所以此时他自己这边在靠山这个时候也是积极的相信她不会轻易的让对手这边运用墙角他自己挽留下来所以目前他自己也是相当的有信心毕竟他自己才是有闪现在手中的。

    也就是说此时她即便手握着自己的闪现在手中,那么它也有一定可能性在靠近他们自己防御塔的时候将这个散仙释放出来,然后拉开合理的一个距离的话,让他自己这边可以更好的去和对手拉开距离,然后回到他自己的一个提出的位置上,但是你目前的一个情况来看的话,他自己这边的话想要去做出这样的一个合理的调整的话,那么接下来的一个比赛对于她来说也是相当的关键的。

    他自己通过这样的一个方式想要去江镇的一个禁魔做一个较好的一个发挥的话,那么他必须对于他自己的一个位置到他自己可以足够闪现去拉开距离的一个位置,这段距离上的一个行走则必须走的小心翼翼才行,不然的话他说不流行都会被对方留住,留住最后那么它一定错了第一步的话,那么后续的肌肤就会接点去测,所以此时对他来说的话,这一段距离看似非常的短。他自己却走出了一个整场比赛之中最为艰难的一个时间段。

    城市战队这边也是能够料想到对手的辅助选手,肯定会在他们自家的和付出发布出去去控制对方的自述的时候选择倒在她的面前,所以当他们自己意识到这样的一个情况之后,他们自己也是在他们的计划之中设计好了这一切,所以他自己也是通过了这样一个方式,在对手选择了这样一个阻击方式的时候,他们也是选择了第二次的一个选择,那就是利用他们打野选手去靠墙的位置。去留对方的一个射手,所以只是她自己这一边的话,也是他们的打野选手选择的第二阵容中的一个突击的一个位置,这使得它自己的一个位置也是较早地暴露在了对方的射手的面前,这样一来的话对方的射手在行走的过程中也可以在将自己的一个技能全部都丢在对方的打野身上,这样的话对方打野如果足够退的话,有可能会被对方的射手一波秒掉。

    即便是承认相对这边的打野选手,他的肉够厚,无法对对方一波秒掉的话,但是他自己这边的话也不会有太好的一个状态,所以对于城市战队的,打野选手再说的话,他们这一拨去选择主动出击的话,对于他来说也是一种赌博的一个心理,这就看对方的射手会不会去选择像他的这个技能打在他自己的身上啊,因为此时对方的射手想要去将他的一个技能打在自己的身上的话,那么他必须去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