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第6章 刺猬(第1/2页)
    ()    有的人,表面上镇定如常行走如风,实际上内心又慌又怂怕得一比,偏还要硬着头皮装下去。

    这话说得就是沈知弦。

    ——让一个摔死在楼梯道的人反反复复地爬高山,简直是公开处刑。

    他目不斜视,只当怀里抱着把轻飘飘的竹竿子,憋着一口气,凭着这具身体的本能,飞快地往下跑。

    两位长老倒是优哉游哉地跟在后头,不远不近,神情自得——反正又不是他们的徒弟,他们就是来凑热闹的。

    “小沈体力真好,抱着个人还窜得这么快。”

    “年轻人总是充满活力的。”

    这两位长老是前宗主时期便在职的,是沈知弦的师伯师叔,说是看着沈知弦长大的都不为过,对他的称呼也比较随意。

    曾经沈知弦和他们也是很亲近的,后来有了心疾才逐渐疏远。昔日的天之骄子变成这般模样,他们还挺唏嘘了一阵。

    “小沈今日有了点以前的样子。他对他那徒儿的态度好像也不一样了。”

    “这事确实有点蹊跷。不知小沈想做什么……不过不管他想做什么,我还是希望他们师徒俩关系和善些。”

    虽说他们不会插手别人师徒间的事,但晏瑾那孩子确实是个根骨不错的,沈知弦如今的情况……好好教导徒弟,来日徒弟成才了,他也算有个好助力啊。

    “算了,让年轻人自个儿折腾去吧。老四走,下棋去——你们也该忙啥忙啥去。”

    下了思过崖,前头沈知弦抱着人早已走得没了影。三长老挥挥手,叫后头跟着的管师们散了,两人随后也悠悠然溜了。

    沈知弦一路上亲自抱着人回来,毫不遮掩地表示了对自家徒弟的关爱,这一幕落在了大大小小诸多弟子眼里,立时便传开了去。

    “沈长老那大徒弟要翻身了?刚打了一顿关上思过崖,第二日就给抱了回来?”

    “他们关系不是一向糟糕的吗?怕不是沈长老又想着了什么折磨人的法子罢。”

    “谁知道呢,我们也管不着,先看着……”

    各种窃窃私语传入严深耳中,他眼神微沉,哗啦一声抖了个剑花后,反手收剑,下一瞬换上了开朗的笑容,佯装不在意地站在讨论得正欢的弟子们旁边:“你们是在讨论晏瑾师兄?他怎么了?”

    严深年纪虽小心机却深,平时里在众人眼里装得个好形象。弟子们见他发问,便都热情地拉着他一起七嘴八舌地讨论。

    “你那师兄可幸运了,擅入藏剑阁闯了这般大祸宗主都不计较。”

    ——那是因为他那位师尊先下了狠手,宗主碍于仁善形象不好再罚,严深心知肚明。

    说起来他那位师兄,受了如此重伤又被驱上思过崖,等回来必定是元气大伤,到时候他再运转一番,迟早有一日师尊眼里只能瞧见他……

    严深脑海里转过无数念头,脸上适时地挂上了担忧的神色,忧心忡忡道:“师兄受了伤又被罚上思过崖,身子怕是受不住。我有心与师尊说说情,又担心……”

    “悖悄憧刹挥玫p牧恕!币桓鲂〉茏有ξ模吧虺だ锨鬃匀グ讶舜吕蠢玻 鬃裕”e牛

    他夸张地比了个抱着的姿势,惹得周围人都笑了起来。

    严深刹时止声,突如其来的错愕让他神色看起来有些古怪,他定了定心神,在一片嬉笑声中强作欣喜道:“师兄被接回来了?可太好了!”

    “可不是,亲自抱下来送回了他屋里。”平时和严深挺合得来的一个小师兄拍了拍严深的肩,试探道,“阿深,你和晏瑾同为沈长老的亲传弟子,对他们俩的关系最了解不过,你说说这是怎么回事啊?”

    严深摇摇头,这事来得突然,他昨日才见过师尊,说了晏瑾上思过崖的事——是哪句话惹得沈知弦亲自去接人了?!

    他拼命回想着,嘴上只含糊道:“我也不清楚。师尊他或许有别的考量。”

    小师兄仔细看着他的神色,确认他对此确实是不知情,便笑道:“我们不方便,阿深可要去探望一下你那师兄——沈长老还说,要细查藏剑阁一事呢。”

    晏瑾不受沈知弦重视,又没出身,连带着被底下的弟子们也看不起他,这群人多多少少都欺负过他,要是晏瑾忽然崛起,他们怕是要被翻旧账。

    细查藏剑阁一事?

    严深心头一跳,晏瑾闯藏剑阁这事儿里他动了什么手脚,别人不知道,他自己却是清楚得很。虽然他得了那位保证绝不会查到他的头上,但手心里还是忍不住沁了一层冷汗。

    随便找了个理由应付掉这群弟子,严深一转身,眼神就沉了下来,思忖片刻,他大步朝晏瑾的住处而去。

    ……

    沈知弦下山后直接抱着人回了晏瑾的住处。

    晏瑾的住处说不上很差,但对一位长老的亲传大弟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