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2、第42章 醉酒(第1/4页)
    ()    鱼鱼终于回归了大海,他离开后, 海浪飞快地退去, 他曾坐过的那块石头骤然消散成烟,露出半淹在水里的一座冰棺。

    棺身近乎透明, 沈知弦一眼瞧见了空棺里的东西,微微一愣, 那两件东西便化作两道微光, 没入海水中。

    冰棺簌簌碎裂, 整个秘境在颤抖着, 裂出无数细痕。晏瑾揽住沈知弦的腰,毫不迟疑地就朝那冰棺跃去。

    沈知弦下意识闭了闭眼, 下一瞬一阵凉意拂过身,如来时一般。再一睁眼,他们就回到了信城之外。

    以往这秘境吞了人, 是要悄无声息地飘走的, 可近些年来它魔气不足, 越发撑不住, 这回吞的人又有点多,满当当的, 还没来得及消化, 便待在了原地。

    秘境在那天被迫让晏瑾进去之后就关闭了,但仍有好些个不死心的修士不愿离去,每天都在秘境四周徘徊。此时见秘境突然吐出来许多人,又乍然消失, 他们都愣住了。

    片刻后,那些人立刻朝秘境里出来的人凑过去,七嘴八舌地开始打听里面的情形。

    晏瑾身上气势太冰冷,满身写满了拒绝,没人敢凑过来,倒叫两人免受被围扰之苦。

    在秘境里不过短短一个月,沈知弦此时再看眼前这热闹场景,却有恍若隔世之感。

    鱼鱼小拾他们的那个幻象和外界的时间流速是不一样的,幻象中过了几年,外界不过眨眼一瞬。沈知弦身处幻象中时,是跟着真真切切地“过”了许多年的。

    “岁大哥!晏大哥!”不远处,段沅一边朝他们招手,一边飞快地跑过来。离得近了,见着两人之间不自知的亲密距离,不由半是玩笑半是嗔道:“岁大哥也来啦?岁大哥果然惦记着晏大哥。”

    沈知弦觉察出不对劲,默了一下,片刻后他试探性地问:“你们在秘境里没碰着?”

    段沅想也没想地就摇摇头:“没有呢,我这些日子,都是自己一个人走的——倒是见到了那天给岁大哥算命的那人。”

    她想起来那卦象,好奇地问:“那人说岁大哥此行会如愿以偿,岁大哥可遇着了什么机缘没有?”

    沈知弦哑然片刻,心知是秘境在消散前混淆了众人的记忆。他无声地叹息一声,想到鲛鳞,微微点头:“算有吧。”

    他既没有说下去,段沅便知他不想说。她也不是遇着什么就非要刨根问底的性子,见此也不多问,只松快道:“在秘境里呆了许久,得找个地方好好歇一歇。”

    信城又挤满了修士,沈知弦他们不欲回信城听众人喧闹,横竖时间还早,他们干脆去了附近一个小镇子里歇息。

    一路上顺便又交流了一番之后的行程,然后段沅很遗憾地发现他们很快就要分道扬镳了。

    “我在秘境里找到了一枚灵果,这灵果要搭配另一种灵果吃才能有效果……偏生这另一种灵果离得可远。”段沅叹口气,“我还要继续往南走呢。”

    沈知弦便也遗憾地叹口气:“我们却是得往西而去了……”

    他脸上的伪装在秘境里解开了,眼下只靠简单的幻术撑着,时间久了难免要被段沅察觉出破绽来。沈知弦不想暴露身份,兼之又要找不死城,只能同段沅告别了。

    好歹同行了这么久,相谈甚欢,分别前总要好好吃顿散伙饭,喝杯离别酒的。

    小镇客栈条件简陋,财大气粗的沈知弦找了处带着院落的空屋,用一袋子钱财来换得屋主人同意他们在这歇脚两日。

    三人去外头简单吃了些饭食,买了几坛子酒,并一些小吃食,回到院落里,就着月色,开坛痛饮。

    段沅一想到要离别就伤心,一伤心就一杯接一杯,借酒消离愁,消着消着,很快就把自己灌醉了。

    喝醉了的段沅一边打酒嗝,一边感慨:“这段时间我过得很开心,能与你们结识实在是太好啦……”

    她絮絮叨叨着,沈知弦一边应着她,一边也笑吟吟地饮着酒。

    这酒是镇上居民自己酿的,口感风味当然是比不得清云宗上的特制灵酒,不过此时此景之下,倒也不算太差。

    晏瑾只饮了沈知弦亲手斟给他的一小杯便不饮了,沈知弦也不逼他,和段沅有一句没一句地搭着话。

    明月如玉盘,高悬于天边,清泠泠的月光洒了满地。这酒后劲很足,沈知弦喝了一坛多,居然也觉出一点醉意来了。

    而段沅早就喝得醉醺醺,捏着酒杯傻笑了。

    晏瑾不动声色地揽上了身旁人的腰,将他往自己身上带了带,免得他喝醉了东倒西歪摔到地上去。

    沈知弦倒是无知无觉,被带了一下,顺势就靠在了晏瑾肩头,半阖着眼,脸颊泛红,兴致一起,便抚掌而歌。

    他的歌声向来是洒脱而肆意,充满着快意恩仇的江湖侠气,段沅听着听着就痴了,待沈知弦唱完,她哇地一声,眼底居然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