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九十八章 人生如戏(第1/2页)
    对于自己几次参与破坏了,甚至给酒厂下绊子的事情,毛利小五郎心里还是很有b数的。

    虽然他每次都躲在fbi和警视厅的背后,但是本着做贼心虚的原则,毛利小五郎还是觉得酒厂迟早会注意到他这个柯南顶在前面的肉盾。

    真是一报还一报啊!

    虽然那次幽灵船事件后,琴酒的确注意到了他这个爱出风头的名侦探,甚至对他有了那么一丝杀心。

    但是也是因为那起事件后,暴露在东京警视厅的他也进入了蛰伏状态,没有对毛利小五郎轻举妄动。而且琴酒老大可不是那种不知轻重的人,在有酒厂任务的情况下,即使他讨厌毛利小五郎这个人,也会以任务为重的。

    不知道自己居然瞎猫碰上死耗子,真的猜到琴酒心思的毛利小五郎对于去水无怜奈家还是很抗拒的,可是没有什么理由拒绝的他又不得不硬着头皮去。

    于是在患得患失的纠结中,毛利小五郎来到了水无怜奈位于杯户町的家。

    “你们这层公寓的最后一个家?旁边就是墙壁,没有楼梯,如此开阔的地方,藏也没地方藏啊!怜奈小姐,你确定真的是你的门铃在响?不会是隔壁搞得鬼吧?”

    站在水无怜奈公寓门口,打量了一番的毛利小五郎有些不确定的询问到。

    而开了门,让他们进去的水无怜奈却直接否定了他的猜测。

    “毛利先生,我隔壁住的是一对老年夫妻,都七十多了,儿子儿媳都在外地,他们怎么可能行动那么迅速呢?”

    “这样啊!那我们再观察观察吧!”

    对于水无怜奈这种特工被人恶作剧的情况,压根就不相信的毛利小五郎敷衍的应付着。

    可是他一旁不知道情况的柯南却当真了,听了水无怜奈的讲述和毛利小五郎刚刚的分析后,也觉得这种没地方藏身的楼道里,按了门铃就突然消失的情况有些奇怪的他,直接将自己的窃听器黏上口香糖贴在了水无怜奈家门口。

    不得不说,这种人……真没有公德心,还有些恶心。

    比起柯南的这些操作,一直把心神放在水无怜奈身上的毛利小五郎关注点就不同了。

    “这个防盗门……四道锁?这是怕她不在的时候,有人偷偷潜入吗?不愧是当特工的!就是谨慎,不过一会儿她关了门,我想跑也不好跑啊!怎么办?要进去吗?”

    毛利小五郎不知道的是,他的犹豫再加上之前一系列奇怪的行为,已经成功引起了水无怜奈的注意。

    黑衣组织本身就是一个很谨慎的组织,再加上她还是ia在黑衣组织的卧底,不管是黑衣组织还是其他白道上的人,她都必须小心注意的情况下。敏感谨慎的水无怜奈又怎么会感觉不到毛利小五郎那不知道为何而来的淡淡防备感?

    “毛利小五郎为什么会防备我?按理来说,我们只是第一次见面而已,之前并不认识!难道他知道我的隐藏身份?要是知道我的隐藏身份,又是知道我哪一个身份呢?或者都知道?还是我自己想多了?要不要试探一番?万一试探反而让他注意到了呢?算了,明天还有一场行动要参加,让他把案子破了赶紧离开吧!本来只是对这个让琴酒有些忌惮的东京名侦探有些好奇才通过冲野洋子接触他的,没想到他居然这么麻烦!”

    心里都电转千念,脸上却一直保持微笑的二人,在门口互相客气半天后,还是来到了水无怜奈的家里。

    给毛利小五郎她们奉上茶点后,接着在电视台食堂聊的那些情况又聊了一会儿的毛利小五郎还是没有想出来这个恶作剧到底是什么情况,面对水无怜奈那楚楚可怜的样子。只好硬着头皮说留宿一晚,正好明天就是星期六,让他好好会一会这个恶作剧的人。

    于是吃饱喝足的毛利小五郎就那么舒服的在客厅坐着走神起来,而水无怜奈也当就自己一个人在家时候一样,收拾起了家务。

    毛利小五郎可以厚着脸皮看水无怜奈做家务,跟着他混吃混喝的小兰却没有那么厚的脸皮,急忙站起来说要帮忙。

    于是在一番推辞后,水无怜奈还是让小兰动手了。

    于是在一边整理一边聊天的友好氛围下,搬着一摞杂志和报纸的水无怜奈貌似无意的透露出来,她因为工作的原因,会订很多的报纸和杂志,然后在每个星期五的晚上整理起来,提到门口过道上。然后让星期六来收可回收利用垃圾的清洁工们带走。

    有了她的提示,柯南立马想到了什么,急忙问起了她回国时候的那个晚上有没有整理这些杂志,星期二的那天又有没有扔这些杂志?

    面对他这么一个小鬼,水无怜奈也没有嫌弃,看了毛利小五郎一眼后就一五一十的和他聊了起来。

    说自己出国回来那天太累了,就没有整理。连休日那天因为积攒了不少杂志,她也提出去放楼道了,因为她家是最后一家,即使放楼道也不会影响到别人。

    有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