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拯救师兄计划(第1/2页)
    十余日后,一行人风尘仆仆地赶到林泉郡。

    阮家早已得了信,让卫长声为他们置办了一座院子,买了十几个家仆,事事打点妥当。

    今日,他们一进城便被迎到家中。

    卫长声领着阮思进了大门,紧张地问道:“师妹你看看,这座院子还满意吗?”

    阮思进了后院,见院中植了几竿翠竹,一树海棠,顿时觉得欢喜。

    “嗯,我很喜欢呢。”

    卫长声松了口气,解释道:“你们突然要来,我这几天跑遍城,才寻得一处敞亮通透的院子。”

    晏瀛洲颔首道:“卫兄费心了。”

    “欸,跟我还客气什么?”卫长声笑道,“你们先暂时住着,有别的空院子了再换。”

    阮思走到廊檐下,四处看了看,摇头笑道:“不换,我看这里就挺好的。”

    “师妹啊,你是不知道,这林泉郡分东城西城,当地显贵富户多居于东城,市井平民居于西城。”

    卫长声有些不好意思起来,“这座院子虽好,但地处西城,地段不如东城的好。”

    他说的这些,阮思岂会不知?

    前世,她随姚钰在林泉郡待了好几年,这里的街头巷尾她都再熟悉不过。

    城池中央有一条河,将林泉郡分为东西两城。

    林泉郡的衙门便设在东城,那里多是高门大户,家家户户院墙高筑。

    东城只有几间高档酒楼,还有些珠宝铺和古玩店之流,没有几百两银子傍身都不敢跨进店门。

    而西城多是小门小户,街边尽是小商贩,到处熙熙攘攘的。

    卖菜的、炸丸子的、烙饼的、卖果子的、卖头油的、耍猴舞大刀的……

    虽说要多热闹有多热闹,但住东城的贵人连踏都不愿踏进西城。

    阮思自然明白,卫长声担心她住西城,和当地官眷打交道时,难免会被看低一头。

    “住在这边多好啊,烟火气浓,好让我家夫君也沾点烟火气。”

    她那双乌沉沉的眼眸滴溜溜地一转,看向旁边的晏瀛洲,调皮地挤了挤眼睛。

    “不然,我那神仙一样的夫君,什么时候一不留神就飞升了怎么办?”

    晏瀛洲还没开口,卫长声板着脸训道:“妹夫,听说你要上天?”

    阮思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晏瀛洲:“……卫兄累了。”

    几人在院中说笑片刻,晏瀛洲有事先去大狱了。

    门口,金铃儿和银瓶儿正盯着下人把车上的东西搬下来。

    阮思见他们忙前忙后的,自己半点插不上手,看了一会儿便觉得乏了。

    卫长声笑道:“赶路累坏了吧?你先回房歇着,我去傅家谈个单子,回来的时候给你带好吃的。”

    “好啊,我要吃水晶虾饺。”

    阮思打了个呵欠,往回走了几步,又回头道:“算了,还是等夫君回来,我们一起去夜市吃东西吧。”

    前世,她当够了规规矩矩的正室娘子,每天有无数双眼睛盯着。

    无论吃什么,都只能浅尝辄止。

    更别说西城的那些路边摊,就算大老远的闻着再香,她连看都不能往那边看一眼。

    这辈子,晏瀛洲从不拘着她。

    这不,她胆子肥了,心也大了。

    阮思想着,她一定要拉晏瀛洲去吃路边摊,给他买炸油果子,让他啃炖得稀烂的鸡爪。

    这般一想她就觉得好笑,心里隐隐期待起来。

    阮思回到正房,和衣躺下,瞥着满屋子的鸳鸯戏水图。

    她师兄,品味和脑子一样……堪忧。

    窗外不时传来几句说话声,还有进进出出的脚步声。

    阮思也睡不着,只管闭目养神,迷迷糊糊地想着,师兄好像提到个傅家。

    他说要去傅家谈一笔单子。

    林泉郡,傅家,镖局……

    遭了!

    阮思如遭雷击,心脏剧烈地收缩着,猛地从床上坐起来。

    林泉郡傅家以木材生意起家,兼有药材香料等生意,和京城皇商多有往来,是这里一等一的富户。

    前世傅家曾托付给阮家的镖局一桩单子。

    阮家护送傅家的货物进京,途中遭到埋伏,损伤惨重,那批货物也被悉数焚毁。

    事后,阮家才知,傅家那批金丝楠木是皇商预定的,宫里有位贵人主子殁了,等着要置办的。

    这样一来,傅家迁怒于阮家,导致多家商行联合抵制阮家。

    阮家在镖行中的声誉一落千丈。

    而且,卫长声也在那次护镖途中,被贼人斩断右手,从此再也无法使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