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夫人别咬(第1/2页)
    那晚,江夫人在晏家又哭又骂,直斥晏瀛洲是“土匪”。

    晏瀛洲直言不讳道:“多谢江夫人指点,要是在下失手杀了谁,自然要上山为匪。”

    江家的下人都有些怕这个神情冷漠的男子。

    闹到后来,江夫人偃旗息鼓,只是坐在地上哭哭笑笑的。

    晏瀛洲警告他们不准再来晏家生事。

    随后,江家一行人被轰走了,身后大门一关,只留下他们面面相觑。

    等江家的人都走了,阮思忙跑到后院去。

    “夫君!快来搭把手啊!”

    晏瀛洲大步上前,问道:“怎么了?”

    阮思扑到水井边开始往上摇吊绳道:“阿绫……阿绫还藏在井里呢。”

    今天,阮思去城外找洪绫,要她跟自己走。

    但洪绫不肯,被阮思一手刀打晕,驮在马背上扛了回来。

    等她苏醒以后,阮思据实相告,安抚她暂且等等,一有机会就设法寻找裴之旸的下落。

    这不,洪绫刚缓了口气,江家就浩浩荡荡地杀了过来。

    阮思出了个主意,让洪绫攀着井绳躲到井里去。

    现在风头过了,她忙去井里捞洪绫,但洪绫笑嘻嘻地从背后拍了她一下。

    “乔乔!没事的,你师兄早就把我捞出来了。”

    洪绫的发梢还有些湿润,一双眼睛黑黑润润的。

    阮思这才松了一口气。

    她转身扑到晏瀛洲怀里挂着,呜呜假哭道:“晏瀛洲!你怎么才回来啊?”

    晏瀛洲搂着阮思,给洪绫和卫长声使了个眼色。

    二人对视一眼,赶紧跑回房间。

    院子里,晏瀛洲的声音低低响起,“我家夫人好厉害,就算我不回来也……哎哎,别咬啊。”

    第二天清晨。

    窦一鸣在前院等晏瀛洲出来,见他锁骨上隐约有尖尖的小牙印。

    “豆子,走吧。”

    “老大你……”

    窦一鸣盯着那几枚压印,想起昨晚院子里那声沙哑的低呼,他自己先不好意思起来。

    晏瀛洲看了他一眼,问道:“怎么了?”

    他鼓起勇气,涨红脸皮,小声道:“老大今天真是英俊潇洒,气度不凡。”

    晏瀛洲不以为意。

    “老大!”窦一鸣赶紧追上去,“我们今天还去牢里么?”

    “当然要去。”

    今天,他要去请牢里的朋友帮个忙。

    阮思把银瓶儿和金铃儿都支出去打探消息了。

    洪绫在房间里转来转去,晃得阮思头晕,只好将她按回椅子里。

    “阿绫,你别担心,要是有他的消息,我夫君一定会回来告诉我们。”

    但那椅子好像生了刺那般。

    洪绫坐在上面扭来扭去,片刻也不得安生。

    “乔乔,我不想给你添麻烦,晚上我就偷偷走吧。”

    “你要去哪里?好好在家里待着,不然你去找他,他来找你,你们岂不是又错过了?”

    “可是,我留在这儿,万一再把江家的人引来……”

    阮思又好气又好笑,问道:“你觉得我家的家具不够结实么?随他们推个够去。”

    洪绫忍了忍,还是笑了起来。

    “乔乔,你真好。”

    “我也觉得,”阮思耸了耸肩道,“除了赔不起什么羊啊牛啊。”

    今天,外出打探消息的人大多无功而返。

    衙门依然被围得水泄不通,裴家门口的官兵也不敢进去,只等着官府来交涉。

    阮思寻思着,连周边的军队都调度了,想来这次的事情不会轻易了结。

    她去找卫长声,询问他的伤势。

    卫长声道:“师妹放心,都是些皮肉伤,休养几日就能帮你出头打架了。”

    “谁要你帮我去打架?”

    阮思将他推回椅子里坐好,认真地说道:“师兄,我希望你能尽快回桃花郡。”

    他大惑不解,“为什么?”

    “现在局势不明朗,但有一点可以肯定,要是情况恶化下去,出城的通道迟早会被封闭。”

    又是钦差,又是裴老太师。

    两者的身份放在朝廷里,都可以引起一阵不大不小的动荡。

    现在两个人都同时处于风暴中心。

    要是朝廷插手此事,对于掀起这场风暴的人来说,不可谓不棘手。

    “师兄你想,除了封城以外,还有什么更快的方法阻止消息走漏吗?”

    卫长声微微偏过脑袋,也不言语。

    阮思继续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