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2章 生活不易
    李东阳坐在高处看了一场大戏,大呼过瘾,这才是大家族后院的生活,精彩,太精彩了。

    修妻扶妾不过是一句话的事,男人就是牛啊,有权的男人那是牛到天上去。

    肖夫人醒来后指着肖侍郎的鼻子骂,骂肖侍郎无情无义,也不看看是谁帮他走到侍郎的位置。

    如果不是她的娘家出力,肖侍郎凭什么做上侍郎的位置。

    肖夫人的骂声透露了很多消息,李东阳听的挑眉,原来肖侍郎也是个吃软饭的,靠着妻子娘家升官发财。

    可惜肖夫人的娘家运气不大好,肖侍郎起来后,肖夫人的娘家反而没落了。

    一升一降,肖夫人的地位也跟着受影响,以前肖侍郎看夫人的脸色,现在肖夫人看肖侍郎的脸色过活。

    女人如果没有一个强大的娘家,想在夫家过的风声水起真心不容易啊,肖夫人就是最好的例子。

    如果肖夫人娘家不倒台,肖侍郎肯定不敢休妻扶妾,可惜这世上没有如果。

    不管肖夫人乐不乐意,倒下是定型的,肖侍郎得为肖家未来考虑。

    肖诚喝花酒玩骰子还行,真要撑起一个家族显然实力不如肖信,两相比较之下,肖侍郎很清楚应该怎么选择。

    当然这选择是现在,以前他肯定不敢这么选。

    肥胖的小妾乐的眼睛变成一条线,那吨位怎么着也得有二三百斤,这会居然乐的从地上蹦起来,可见那是真的高兴。

    肖侍郎眼神瞅到小妾,嘴角抽抽,如果不是小妾生个好儿子,他真的不会多看一眼。

    肖侍郎以强烈的手段把肖夫人关进院子,没有他的命令不许肖夫人踏出一步。

    至于肖诚与肖玉儿,一个罚去佛堂反醒,一个被禁足,同时还对下人下了封口令,哪个敢乱嚼舌根,拖下去杖毙。

    肖诚一脸菜色,不敢相信眼前的现实,他多希望一睡醒来自己又成了风光无限的大公子,这么想着,肖诚华丽丽晕倒了。

    这一晕让肖侍郎的厌恶又深了几许,这得多没本事才会动不动就晕,就这心性能成什么大事。

    肖侍郎气的甩袖离去。

    肖玉儿哭的嗓子都哑了,也没能让肖侍郎的心软上半分,无奈之下只好爬到母亲身边,还指望母亲想招呢。

    肖信冰冷的眼神淡淡扫视院中的几人,随后带着友人离去。

    好戏落幕,李东阳也从风水宝地下来,向着肖侍郎的方向追去,他今天来的目的可不是看戏,那是找肖侍郎有事。

    肖侍郎回到书房,气的猛灌了好几口水,这才让自己的怒火消了一些。

    “肖侍郎火气很大啊。”

    李东阳悄无声息的来到了肖侍郎面前,优雅的来到椅子前坐下,似笑非笑打量肖侍郎。

    肖侍郎同样在打量眼前的陌生人,眼前人看着年纪不大,身上的威压却很强。

    在对方的气息里好像藏着一头猛虎,随时可以跳出来把他撕成碎片,这个想法把肖侍郎吓了一跳,赶紧坐直身体。

    清清嗓子,肖侍郎试探性问道:“你是什么人?”

    “要你命的人。”李东阳回了一句,手里多出一块令牌,正是上元宗宗主令牌。

    此令一出肖侍郎脸色大变,身体忍不住哆嗦,他没想到上元宗的人居然还会出现。

    “你,你是?”肖侍郎的嗓子干的厉害,眼神都是飘的。

    “怎么,不认识这块令牌。”李东阳扬唇轻笑,笑的不侍郎心里打鼓,更加没底了。

    要说不认识,那是不可能的,肖侍郎没有忘记自己的身份,只是上元宗不是灭了吗?为何还有人找上门。

    “认,认识,属下参见前辈。”

    稳稳心神,肖侍郎赶紧跪下行礼,他知道自己太弱,眼前的人一巴掌就能拍死自己。

    为了小命,肖侍郎很痛快的装起孙子,乖乖的模样跟个哈巴狗似的,再没有后院里的嚣张与霸气。

    “知道我找你何事吗?”李东阳冷冷问道。

    肖侍郎赶紧摇头,他哪里知道前辈来找他何事,在肖侍郎内心,他希望眼前的人永远不来出现,那他就自由了。

    可惜天不从人愿,生活不易,既然反抗不了,那就从吧!

    肖侍郎可怜巴巴望着李东阳,求前辈赐教,除此之外肖侍郎也猜不出前辈的真实想法。

    “你对李东阳了解多少?对镇国公府又了解多少?”李东阳淡淡问道。

    这不经心的问题无声告诉肖侍郎,前辈这是对镇国公府有想法呢。

    于是肖侍郎赶紧把自己知道的消息汇报,肖侍郎不是李东阳,手里没有强大的情报系统,知道的有限。

    不过肖侍郎还是让李东阳吃了一惊,因为肖侍郎居然在镇国公府埋了一颗暗子,这颗暗子目前身份地位还不低。

    镇国公府已经不是第一次清洗,没想到清了半天还没清完,这颗暗子是肖侍郎六年前埋下的。

    自打那颗暗子进入镇国公府,肖侍郎一次都没用过,也正是如此,所以镇国公府才没有发现对方。

    牛!李东阳默默给肖侍郎点赞,不管这人人品如何,实力肯定是有的。

    “把你那颗暗子的联系方式给我,我有用。”

    李东阳的声音落在肖侍郎耳中,肖侍郎感觉一阵肉疼,他不想交出来,那可是他的底牌之一。

    想了一会,肖侍郎这才咬牙问道:“不知道前辈对镇国公府的态度是?”

    “你是在质问我?”李东阳眼睛一瞪,身上杀气涌出,顿时吓的肖侍郎再度跪倒在地,身子抖成筛子。

    “小人不敢,小人,小人是想,如果主子想动镇国公府,小人或许可以出一份力。”肖侍郎赶紧表忠心。

    为了说服李东阳,肖侍郎把自己与瑞王的关系讲出来,同时又给李东阳普及了一下朝堂的势力。

    瑞王看似实力不如庆王,但是瑞王手段多啊,庆王的门下有瑞王的眼线,而且在庆王那里位置还很高。

    这消息不是瑞王说出来的,而是肖侍郎无意中发现,正是这个发现让肖侍郎决定投靠瑞王。

    为了加重筹码,肖侍郎又把李涛的事情拿出来说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