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3、第六十三章(第1/3页)
    ()    豚骨汤熬得发白, 撇去了肉沫后只剩下又浓又香的汤水,青玉瓷碗里冒出丝丝白雾, 楚俏用勺子搅拌着骨汤散热, 冬日天冷, 不一会碗里的温度便降了下来。

    楚俏舀了一勺汤轻轻吹了吹才喂给闵汐,她动作很慢, 一勺又一勺地喂, 尽量让闵汐能够喝多一些。

    “挺香的, 在吃什么?”房门突然被推开, 迈进来一个有些熟悉的身影。

    楚俏愣了一瞬,转过脸去看他, 有些惊讶地出声,“朝世子。”

    “你怎么来了?”城阳郡主一挑眉。

    “朝世子。”裴晋两口将碗中的汤喝了, 放下手中的碗站起身, 神情有些激动,“药找着了吗?”

    “嗯, 找着了。”朝昀长身玉立,将一个瓷瓶扔给裴晋, “不过我也没有多大把握,你让人将药丸煮开, 再喂殿下喝下就行了。”

    “多谢。”裴晋握着瓷瓶的手微微发抖,“属下这就去。”

    朝昀转过身看着楚俏,面上带了些打趣的意味,“承恩伯府的人快将京都翻了个底朝天了, 没想到你跑这儿来了。”

    “小阿俏不回府里过年么?还是要在这儿陪着殿下过?”

    楚俏一愣,紧紧地咬着唇,眼眶微微发红,有些迟疑地开口问道,“姐姐她们...在找我么?”

    她离开了这么多天,却没有一个人找到她,她原以为大家都放弃她了。

    楚俏垂着眸,因着自己身世的原因有些不敢靠近伯府了,她怕真的会被姐姐们厌弃,她太胆小了,还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想象中的情景。

    朝昀瞅着小姑娘一副奄耷耷的模样,瞬间就来了兴趣,他弯了弯眼眸笑道,“骗你的,都没人问过你。”

    他话一落下,就见小姑娘的身形顿了一下,耷拉着双肩,垂着头,神色萎靡,泪珠子一颗一颗滚了下来。

    朝昀眼底浮现出愉悦的神色。

    “朝昀,你有病吧?把阿俏弄哭很好玩?”城阳郡主将碗重重地搁在桌子上,起身一把推开朝昀,在楚俏面前蹲了下来,她一抬头果真就看见楚俏泪眼朦胧的样子。

    “阿俏不哭,她们都在找你呢,前两日楚熏才在街上揍了好些说你闲话的人,你的姐姐们都在等你回去。”城阳郡主将手帕递给楚俏,“你别听朝昀乱说话。”

    楚俏接过手帕抹泪,闷声闷气地嗯了一声,点点头。

    “谢谢郡主,我先给殿下喂饭。”楚俏收好手绢,声音里还带着鼻音,听起来有些说不出的可爱。

    城阳郡主见她好些了,轻轻拍了拍楚俏的后背没再说什么,她起身走到自己的位子上坐下,只狠狠地瞪了朝昀一眼,“不会说话就别说。”

    朝昀瞥了一眼楚俏的红鼻尖笑了起来,也跟着过去,瞥见城阳郡主正捧着一个深口的大瓷碗喝汤,让人口吃生津的香气扑鼻而来,这是他刚刚进屋子的时候闻见的香气。

    朝昀好奇地问道,“这是什么?”

    “阿俏做的海鲜拉面。”城阳郡主挑起一夹面吸溜就一口吃进嘴里,吃完了面又端着碗将鲜香的豚骨海鲜烫喝得一干二净,冬天里来这么一碗暖融融的日式海鲜拉面是当真舒服。

    朝昀有些兴趣地坐了下来,见之前裴晋的碗里已经空空如也,忍不住发问,“庄子里是来了新厨子?闻起来味道不错。”

    “吃起来味道更不错。”城阳郡主扬起下巴。

    “是么,正好我还没用午膳,让厨房也给我做一碗。”朝昀手撑着脸道。

    “想得美。”城阳郡主白了他一眼,将人惹哭了还想白嫖吃的,白日做梦呢。

    楚俏跟着城阳公主在山庄里留宿了一夜,傍晚裴晋正给闵汐喂药的时候,皇帝来了一趟。

    他换下了明黄色的衣裳,只穿了靛蓝色的常服守在闵汐的床边,面上没有多余的表情,只静静地看着床榻上紧紧闭着眼睛的闵汐,不知道在想些什么,褪去了那身明黄色的衣裳,他就像个普通的父亲。

    裴晋不动声色地给闵汐擦了擦嘴角,暗中打量着中垣帝。

    中垣帝这些日子也来过两三次了,身为父亲或许做得不够,但身为君王,就算是已经尽心尽力了。

    其他的皇子公主生病了是很难得见他去一回的,他能在繁忙的政务中腾出时间过来,已经算是很尽心了。

    裴晋嘴角有些讽刺,帝心难测,便是再单纯的人当久了君王也会变得让人难以揣摩的,更遑论中垣帝原本不是个单纯的。

    他的父慈是没必要做给谁看的,但他偏偏表现得伤心在乎,但若是当真在乎...又为何停留于表面,他明明知道殿下想要的是什么,但他就是装傻充愣,明知道做这些表面功夫是没用的,却还是要做。

    他该知道的,殿下是所有皇子里最像他的,偏执、冷酷、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