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3、第043章 跟秦始皇借的!(第1/5页)
    ()    林觅乐了,听他这样说, 反倒心里舒坦了。

    老四再小心眼, 对她不耍心眼就行了,真把她当傻子来蒙,这关系也好不了。

    不过她是真见识到了, 皇帝啊, 没一个好家伙!

    瞧他说的话, 字里行间的意思就是:虽然你是始皇帝, 但你当皇帝不行,你一死,江山没了,你再牛又咋的, 传承没传上,没用。当老子呢,更不行,看你干的事儿,你儿子都不相信你,做人用人呢, 更不行, 看你一死, 茶还没凉呢, 马上就矫诏了,呵呵呵!

    始皇没被气死,就真的是个狼人!

    林觅倒有点担心始皇会不会一下子受刺激受不住了。本来有点怕他的, 现在突然同情!

    哎!

    看出来了,老四也蔫坏的,但他也暗藏着霸道啊,对这个空间,他也有另一种排斥始皇的念头,也是,当皇帝的,哪个没独占欲。不过,能做到不会让人心里不舒服,他这个人,就算做的极好了。

    反正大佬打架,与她不搭界。她只是个聊天背景板!

    雍正就又开始诉苦了,迅速的拉近关系啊,道:“这些天可把我担心坏了,先前没见到老太,还以为出什么事了。还好没事!”

    这么一说话,林觅心里多熨帖,便笑道:“真没事,我跟始皇帝解决这个事了,也说了,以后我们私聊,他不干涉,便是说他坏话,他也不许干涉!”

    说坏话?雍正乐了,小老太一向有话说话,始皇帝那人,你要是悄悄的在背后说他坏话,他不知道会有多恨,但是坦然告诉他了,我要跟别人私聊说你坏话,说不定,他还真不当回事。雍正也是皇帝,很了解当皇帝的人的心思的。

    其实放一般人身上也一样。说开了,反倒不是大事,最怕的就是偷偷摸摸的说了,鬼崇似的,跟小人一样,难看!被始皇逮住了也难堪。

    这样说开了好,万一以后始皇再霸屏,听到了不该听的,他们还能理直气壮的反驳呢,就说你坏话了咋的?你又不是不知道。再说了,说我们说坏话是小事,你偷听,也是小人,大家都一个样儿,谁也别鄙视谁不是?!

    真别说,这种事,始皇这人,可真会干得出来?!他这人,能讲理么?!就不会为人着想,没他不能去的地儿,没他不能参与的话儿……

    这性子,啧啧!

    雍正笑道:“老人家坦荡!”

    两人竟一乐,然后林觅对着一堆古玉发呆了,道:“这东西……种地里?!哎,只能当观赏品了,难道还能带出去啊,村人哪敢拥有至宝?!”

    匹夫无罪,怀璧其罪啊。

    “要不,老四,给你吧,你拿着观赏观赏,鉴玩一二,这东西留我手里烫手……”林觅一面嫌烫手,一面还乐的吐糟赢政呢,“他这人,真不是我说,人情世故,为人方面,真的不及格,也是,始皇帝嘛,牛轰轰的,哪会想这个,先前你也看到了,他堆了一堆什么金啊银的玉的,我是真的差点噎死,这一次呢,我就跟他说了,你看着给点普通的,结果给了这么多,可是这一次,我还能拂他面子吗?!事不过三,再不要,就招人恨了,以为是故意难他呢……”

    雍正听的挺乐,也乐得附和,道:“是呢是呢,他那是不会做人,老人家也知道那个秦汉的样子,百姓是什么啊?没人当回事,做皇帝的,哪会考虑到小老百姓的心思?!他那人,啧啧,不行!”

    反正说来说去,就是夸自个儿会做人呗。

    林觅都听笑了。得,搁着不知道是谁说谁坏话了。

    其实要她说,雍正也是十分忌惮和敬重始皇的,就是人嘛,便是崇拜,也不会服输,当皇帝的,自然要比一比高低,谁能谁服啊?!

    雍正笑道:“不过秦攻伐天下,后世无人能比,这也是事实!”呵呵,反正要他承认始皇别的方面比自己强,那是不可能的!

    林觅听的都乐的不行。

    她将古玉都堆放到雍正这边的货架上,道:“给你赏玩,我也欣赏不了这个!”

    这热情,其实她看出来了,雍正想看看呢,就是不好意思,待林觅送上来了,他才道:“那我跟老人家借着看看先秦的东西,等赏玩了,再还给老人家,这是他给老人家的,我还能不讲究的霸占了?既是对他不尊重,也是欺负老人家。这个东西,老人家不方便拿出去,就搁在那里放着,以后万一有事了,这也是个应付。这个值钱还是另外的,它是一种家底和身份的象征。”

    “行。”林觅笑应了,借就借吧,反正她是看不懂。

    雍正还是很高兴的,他可不像始皇和林觅一样随意,而是小心翼翼的像对待稀世珍宝一样的一个个的拿了下去,哪像始皇随手一抓,一扔,不当回事,也不像林觅往土里一放,还想种地里?!

    雍正一向是个精细人,若论赏玩,他这人是不输于任何一个名家的,只是皇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