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9、chapter39(第1/3页)
    ()    chapter 39

    特别事务局局长办公室, 江沅捧着一杯冰镇酸梅汁坐在沙发上,面前是x市平面地图,左下角是一张放大到略显模糊的照片,上面赫然是月之木。

    他坐的是单人沙发,靠窗, 本意是和朔北保持距离,却没想到这人直接不坐了,倚在他身旁的落地窗上,有一搭没一搭拿手薅他头发。

    偏偏当着单位**oss的面,江沅一番权衡,最终选择“忍辱负重”。

    刘局和朔北相识多年,第一次见这人流露出如此放松的神色,内心感到欣慰, 但他到底是一局之长,在这种严肃的时刻,绷住了严肃的表情, 指着左下角的照片说:“拍到这张照片的人已经死了, 由于显示的场景在室内,没办法进行准确定位。”

    “谁拍的?”朔北问。

    “一个混混, 死于帮派械斗,照片是在他微信朋友圈发现的。”刘局调出另一张照片,上面的人留着子弹头发型,望过来的眼神很凶,但也很年轻, 大概二十来岁出头,“他是普通人体质,没有任何修行天赋,他的家人、朋友、熟人,乃至仇家,都是普通人。”

    朔北终于放过了江沅的自然卷,抬手理了理袖扣,走到正对投影的地方,仔细端详这个人的模样和面相,“也就是说,他纯粹是个误闯的路人?”

    刘局点头:“应该是这样。”

    “当地相关部门的人查了一遍照片拍摄当日他的行踪,能够查出的,都在这上面了。”刘局按了下遥控器,x市地图上立刻出现几处标红,顿了下,他又说:“但这些地方,都和照片里的场景不吻合。”

    “那就是位于监控外的地方。”朔北说,“人死多少天了?”

    刘局摇头叹息,“半个月前死的,头七早过了,大概率已经就喝完孟婆汤转世,把人魂魄揪出来问这条路走不通。”

    江沅垂着眼抓了抓头发,抿了口酸梅汁,道:“最近这段时间,x市当地的妖怪有没有异常?在海城出现过的人造怪物有没有再出现?”

    “当地妖怪没有任何异常,但月之木不可能平白无故跑到某个房间里安家,所以所有妖怪都无异常,是最大的异常。”刘局一脸凝重。

    江沅跟着拧起眉:“我们要怎么查?”

    刘局把目光移向朔北。

    “这不是月之木本体,只是一截枝干,和上次一样。”后者淡淡道:“我清楚月之木本体在谁手里,但不清楚他的位置。中午的时候,虽然和那个人手下交过手,但被他用传送阵溜了。”

    “我的亲娘诶,传送阵!是我想到的那个传送阵吗!”刘局震惊,“那到底是什么人!”

    “是什么人你不用管,但既然月之木的枝干出现在x市,我会去回收。”

    “你去当然好。”刘局颇为沉重地叹了一口气,“但千万要小心。”

    办公室内出现短暂的沉默,江沅又喝了口酸梅汁,说:“不如这样,用机器勘探x市的灵气流向,汇聚之处,就是月之木所在位置。”

    刘局抬起手摆了摆:“查过了,无论地表还是地下的灵气,都很正常。”

    种下月之木,却不用来吸收灵气,这太诡异。江沅和朔北对视一眼,后者对刘局说:“你出去一下。”

    刘局虽然不大情愿,但还是起身。

    “把门带上。”朔北又道。

    室内唯余江沅、朔北两人,江沅抬头,问朔北:“你怎么看?”

    “东华想引你过去。”朔北答得直接。

    江沅眉心微蹙,否定道:“但拍照片的人死于半个月前,那个时候,我应该还没暴露。”

    朔北反驳他:“但这件事情被事务局发现,是在今天。”

    他听出朔北的语气沉了几分。每次提到东华,这人总会这样。依江沅目前拥有的信息来看,他和东华从小一起长大,关系大概能被称呼为“竹马”。但朔北不喜欢这样的关系,他在吃醋,在嫉妒。

    江沅轻轻咬唇,试探性问:“你不乐意我参与?”

    “是不愿意,但尽管不情愿,也不得不让你参与。”朔北垂眼看着他,眸光瞬也不瞬,“现在有能力对付东华的只有我,而我,不能离开你独自行动。”

    朔北靠着江沅所在的单人沙发,渐渐的,目光越过江沅,远眺向傍晚时分的g市。

    天光没有完消散,但满城街灯已上。宽阔的街道上车流如织,男男女女挤满车厢,挟着玩乐或工作结束后的疲惫归家,绘就一幅都市的晚景图。

    他停了好一会儿,才继续说:“再说,你很喜欢这个世界,我没有理由阻止你为喜欢的东西拼搏。”

    “哪怕会发生意外?”江沅问。

    朔北:“我不会让意外发生。”

    “唔……”江沅不知该如何回答,盯着手里的果汁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