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8、兄长是恶犬系列(11)(第1/2页)
    ()    此时此刻, 水谷杏花正坐立不安地在轰冬美小姐的面前轻抿了一口茶水。对方双手捧着脸颊, 看着她慈爱地笑道,“早就想见见你了, 果然是很漂亮的女孩子呐!”

    不,这一定是个美妙的误会。

    “轰小姐,我想您可能搞错了什么, 我只是焦冻老师的学生而已。”请不要拿看童养媳的眼神目不转睛地盯着她看,她真的承受不来。

    眼前长相十分可爱的眼镜娘小姐依旧笑意盈盈地眯着眼,手指一下一下地轻点着嘴角,似乎对她的否认并不在意, “嘛, 我懂的啦, 稚名酱不用害羞哦~”

    这不是害不害羞的问题, 也不是懂不懂的问题, 倘若处理不当, 她的一世英明很可能就要毁在这里了, “轰小姐, 您真的误会了,我和焦冻老师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他们两个不止和谈婚论嫁差了十万八千里,恐怕连彼此熟悉都算不上。

    轰冬美小姐叹了口气,有些伤脑筋道, “看来我最担心的事还是发生了呐。虽然焦冻从小就天赋异禀,但在追女孩这方面果然还是个一窍不通的榆木疙瘩呀。”真是让她这个做姐姐的操碎了心。

    水谷杏花坐得更端正了,表面上害羞地笑着, 脑袋里却在疯狂地搜索着有关于波斯猫老师的片段,然而除了刚来医务室时和他打过照面外......她可以确定,至少她水谷杏花和这个帅气多金、品行端正的男人之间绝对是清清白白的。

    如果说一定存在着什么猫腻的话,那么只可能是稚名小姐在她来到这个世界之前,就已经让这个极品男人成为了她的裙下之臣。

    天哪,他们不是师生关系吗.....而且稚名小姐从来没有在她的日记本上提及过这段禁忌之恋啊。更甚者,如果他们两人是恋人关系的话,为什么轰焦冻这段时间从未联系过她呢,果然还是误会吧.....可是,他当时在医务室里对她那么照顾又该作何解释呢,一般老师会为自己的学生按摩虎口,蘸水润唇吗。

    水谷杏花心下惊疑不定,看着自己薛定谔男友的姐姐越发没有底气,两只手搁在裙摆上紧张地缠绕在一起,只觉得脑子里一片空白。

    “好了,你和焦冻的事暂且放在一边,我们来交接一下工作问题吧。”或许是看出了她的局促不安,轰冬美小姐终于打算在这个问题上放过她了。

    谢天谢地。

    水谷杏花忍不住感叹道。

    在接下去的时间里,轰冬美小姐为她讲解了分配给实习生的具体工作安排,总的来说,她的工作并不算辛苦,只要把事务所历年来处理过的事件归档分类即可。

    吃过午饭,她便算是正式上岗了。她工作的地方在事务所的地下一层,那里有一间档案室专门用来存放卷宗和相关文件。楼上依旧很热闹,但隔了一层,就像是隔了一个世界,水谷杏花待在自己的小房间里倒是十分自得,干累了还能趴在桌上小睡一会儿,有种别样的宁静惬意。

    可惜,有些事只是差一个刚刚好而已。

    档案室的书架很高,为了方便整理,她问这里的其他员工借来了一架伸缩梯,老实说,她并不擅长摆弄这个,拧了半天螺丝,才将将好调整到自己想要的高度。就这样,她踩着梯子,按照时间顺序,把这些旧档案重新取出来,记录好之后,再分门别类地放回去。

    或许是她工作得太投入,连有人来了都不知道,更没有意识到自己脚下的伸缩梯已经开始不稳了。几乎是在她刚刚放好一本册子的下一秒,梯子猛地一颤,收缩了一大截,水谷杏花的脚下骤然一空,整个人歪歪扭扭地朝后仰面倒下去。

    完了。

    水谷杏花闭上眼,想着至少要做好自我保护的动作,不能让自己摔得太惨。

    然而,预想中的疼痛并没有袭来,她落进了一个冰凉的怀抱,从肌肤相接处传来的温度要比她低上很多。水谷杏花侧过头,正好对上那人的薄唇,再往上,便是一张万年不变的冰山脸,尽管他此刻看上去没什么表情,但水谷杏花倒不觉得是这个男人太过于高冷,显得不近人情.....怎么说呢,每次在非正式场合看见他,这位著名英雄都是一副颇为迟钝的模样,仿佛每时每刻都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里,天然呆得可爱。

    当然,现在这些都不是重点。

    水谷杏花不敢在这位薛定谔男友的怀里窝太久,有些不好意思地准备起身,对方会意,轻轻地把她放在地上,“需要帮忙吗?”他指了指边上已经缩成小板凳高的伸缩梯,动作迅速地将它固定好后,转过头问她。

    水谷杏花自觉不能总是受他恩惠,更何况他们俩的关系至今还不清不楚呢,需要为彼此留出一个安距离,“不用了,刚才真是谢谢你了,轰老师。”她们家老板应了一声,当真松开了扶在梯子上的手,但却并没有就此离开的意思,只是不知所措地站在原地,双眼直勾勾地注视着她。

    这是有话要对她说的意思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