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5章 那本日记来自哪里(第1/2页)
    “星月,是不是有什么事儿啊?”

    “嗯~妈,您知道开心爸爸没什么事儿吧?”

    她没敢看婆婆。

    杨坤叹了口气:“哎~~看来你终于还是发现了……”

    何星月不解的看着杨坤。

    “他……生病了……”

    杨坤停了停,儿子说过不要告诉任何人的,她要告诉星月吗?

    何星月突然心里咯噔了一下,血液冲向大脑,眼睛突然一亮,每个细胞都很清醒。

    他生病了?她竟一点儿也不知道。

    难怪他总是在上班时间回到家,难怪他突然看起来那么苍老……

    转身她看着婆婆追问:

    “他……多久了?”

    杨坤皱起眉头:“一年了吧~~”

    “什么病?”

    杨坤看着何星月,她依然在犹豫要不要告诉何星月。

    何星月看着沉默的婆婆,伸手拉着婆婆的胳膊,泪水在眼眶里打转。

    为什么会心痛……

    杨坤拍了拍自己的胸口。

    何星月没懂,眉头紧紧一蹙。

    “心病~~”

    心病?什么心病?

    “什么意思?”

    杨坤看着何星月,眼里泛着泪花,突然拉着她的手:

    “星月,扬扬~~一直不让我告诉你,他,已经看了一年心理医生了……”

    “心理,医生?”

    杨坤点点头:

    “因为那本日记,他始终查不出那本日记来自哪里,时间久了,他开始怀疑自己,他怀疑他会不会是别人口中的双重人格之人,或者那本日记是另一个他所写……

    他的内心,始终觉得对不起你,他跟我说过两次,也哭过两次,他说虽然他也不知道日记来自哪里,但他就是觉得对不起你,他说看到你伤心绝望的样子,他恨不得去死……”

    “他决定去看看心理医生,他说如果真是他有病,也许能治好,治好了才有资格去找你。”

    何星月低下头:

    “那他现在呢?有结果吗?”

    杨坤摇摇头。

    “他似乎越来越严重了……已经半年没好好工作了,他说他没办法工作……最近他总说他睡不好觉……”

    “妈,陈欣……好像很久没来了?她们……”

    “叮咚~~叮咚~~”

    正说着,门铃响了。

    “妈妈妈妈,有人,门铃!”

    任开心咚咚咚的朝阳台奔过来。

    何星月正准备去开门,杨坤拉住她胳膊说:

    “我去吧!你要是有事儿,就忙你的吧!”

    说着,杨坤已经朝大门口走去。

    何星月像以往一样,抱着孩子往楼上走去。

    这一年多的封闭,她几乎真把自己封闭了,除了孩子就是电脑,跟娘家也从来不是她主动联系。

    “阿姨,飞扬哥哥在家吗?”

    刚走上楼的何星月,听到是陈欣的声音,她停住了脚步。

    “不在呀!一早就上班去了呀!”

    陈欣摇头:

    “他没去公司,电话也打不通,我以为他去医院治疗了,但是医院也没有呢……”

    “让他静一静吧,可能,他真的想静静……”

    陈欣怎么会听不懂,杨坤是要她不要打扰,不就是觉得她缠着他嘛。

    “那,我再去其他地方找找吧。”

    陈欣一直很有分寸,她知道阿姨虽然从来没说过反对他们,但也从未支持过。

    所以,也从不跟阿姨迎面而上,总是适可而止的退回去。

    自从陈欣坚决要追任飞扬起,她来找何星月的次数越来越少,到现在,她几乎已经忘了,她曾经有个好朋友叫何星月。

    每次来别墅,要么是跟任飞扬一起,要么是任飞扬在家。

    若看见何星月,她还会故意表现的跟任飞扬很亲近。

    任飞扬一开始的不拒绝,是想看看,何星月会不会吃醋,想知道她是否会在乎,时间久了,不知是习惯还是麻木,陈欣愿意挽着他,任飞扬也就随了她。

    只是,他们之间的关系,最过分的,也不过是她挽着她胳膊。

    何星月总是连看都不愿意看一眼,闷头回到自己房间,躲在那个屏风后面。

    在干嘛,没人知道。

    何星晨每个月,会抽时间来看一看妹妹和外甥女,他知道了他们离婚的事儿,却从头到尾都没怪过任飞扬一句。

    他心里,他们一直都还是夫妻。

    生意上,何星晨也会给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