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第 4 章(第1/2页)
    ()    青离宫,一群仙侍守在门前,警惕地看着尧音和银桐。

    银桐瑟瑟地缩在尧音身后,那天她就是被这群人轰出来的。

    尧音颇为无语地看着银桐的怂样儿,她早该料到的,这小桐树能顶个什么用,就该将凤羽带上。

    尧音无奈,只好亲自开口:“劳烦通报一声,神女宫尧音求见青离神君。”

    仙侍们对望一眼,道:“神君正在闭关,神女大人不如择日再来。”

    尧音挑眉:“本座可是带来了冰魄雪莲,你们确定神君不会相见?”

    “这……”仙侍有些为难了,冰魄雪莲他们听说过,那可是神君寻了好久的东西。

    “哼,冰魄雪莲又如何,师父在闭关,不会见任何人,神女请回吧。”正当仙侍不知如何是好时,突然响起十分清冷的女声,紧接着一道紫光乍现,身着华服的紫衫女子便出现在众人眼前。

    “二师姐。”仙侍们恭敬行了一礼。

    尧音眯了眯眼,轻嗤道:“区区一个真仙也敢在本座面前放肆?”

    紫b,千年紫藤修炼成妖,一心向仙,从不走旁门歪道,后被去下界收集药草的青离发现,念其根骨俱佳,心性良直,便收为弟子,带回天界,只是她与辛漾一样,爱上了自己的师父,并且情深不悔。

    自从上次青离从神女宫回来后,紫b便对尧音极为反感,她自然知晓上古神族不好惹,但对于曾经侮辱过师父的人,她是决计不会客气的。

    紫b冷冷的盯着尧音:“神女大人法力无边,小仙自是不敢放肆,只是我青离宫也不是任谁都能欺负上门的,师父在闭关炼药,容不得打扰,若神女大人要硬闯,小仙虽术法微薄,也必当以命相拼。”

    紫b一番话令犹豫的仙侍们坚定了态度,纷纷亮出兵器,只等尧音动手,他们便一拥而上,纵然他们的抵抗在上神面前微不足道,但也不能丢了青离宫的颜面不是。

    尧音看着他们一副视死如归的表情,又好气又好笑:“本座何时说过要硬闯,只是让你们代为通报青离神君一声,毕竟冰魄雪莲可是你们神君求而不得的东西,你们这样一副如临大敌的表情是要做什么。”

    “无需通报,师父断然不会见你。”

    尧音手中骤然多出一只玉笛,一下一下地把玩,缓缓道:“从来没有人敢如此驳本座的面子,要知道,本座脾气向来不好。”

    银桐焦急地望着她们,这紫b可真是的,在天界中哪有敢这样对神女说话的人,她们这是要动手的节奏吗,可神女如今的修为连凡仙都不如,若真动起手来,即便有神器加持,恐怕也难增胜算,更何况如此一来,神女的伤势便彻底暴露了。

    紫b手持长藤,毫不畏惧,上古神族怎样,有冰魄雪莲怎样,有破音笛又怎样,总之,她是不会允许尧音去打扰师父的。

    银桐生怕神女一时冲动,小心翼翼地扯住她的淡蓝色长袖,轻声耳语:“神女,咱们,咱们还是回去吧。”

    尧音瞥了一眼银桐,她当然不会与紫b动手,虽然她真的很生气!

    难道就这么无功而返了么,青离被尊为器药界鼻祖,她的伤势若能得他相助,一定能愈合得又快又好。

    两边一直僵持着,尧音迟迟没有动作,倒让紫b摸不清她的意图了。

    “这是怎么了。”很有磁性的嗓音,至少在尧音听来如沐春风。

    “二殿下。”黑色的身影骤然出现在众人眼中。

    “大师兄,你怎会来此。”紫b微微皱眉,这位大师兄身份尊贵,素来深居简出,从不多管闲事,此时突然出现,不知意欲何为。

    郁戚淡淡扫了紫b一眼,道:“师父刚刚出关,特命我来迎接神女大人。”

    此话一出,尧音重重地松了口气,就连银桐都大胆许多,终于从尧音背后钻出来,扬起脑袋,挑衅对紫b道:“听到没,你师父请我家神女大人进殿,你还要拦着吗。”

    “你……”紫b脸上霎时间青白交错,素手紧紧抓住藤鞭,愤愤看着尧音和银桐,最终只得甩袖而去。

    郁戚侧过身子,摆手相迎:“神女大人,请。”

    尧音敛眉,微微颔首:“多谢。”

    尧音跟在郁戚身后,暗自打量着青离宫,说起来她也是第一次来此,前世她心心念念着洛华,根本不关心除他以外的任何事情,与青离神君更是八竿子打不着一处,不想如今却也沦落到踏入青离宫向他求取丹药的地步。

    不一会儿,他们便行至主殿,主殿十分宽大,正中央摆着一个一人高的炼药炉,很是显眼,青离独自站在那药炉旁,一袭青衣,说不出的清雅俊秀,他身材削瘦修长,如墨般的乌发被竹簪高高束起,眼睛专注地盯着炉内,白皙手掌之上时常雀跃着不同火种,竟是出乎意料的好看。

    他头也不曾抬,却已然开口:“听说你带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