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第 16 章(第1/2页)
    ()    正当莺峦院急成一团时,洛华等人也开始从缥缈峰往回赶。

    祥云上洛华长身玉立,后头被捆仙锁缚住的小萝卜头很不安分,边挣扎边哇哇大叫:“你们放开我,快放开我……”

    一旁的辛漾见他实在可怜,蹲下身来,眨巴着眼,出言安慰道:“你别动了,捆仙锁越挣扎捆得越紧!”

    简糊没好气地哼了一声:“你们要把我抓去吃了,我能不动吗?”

    虽然对方什么都没说,但简糊知道,他们人参果的价值也就是给人当药吃了。只是他没想到,帝君竟然那么轻易就将他送了出去,帝君平时挺疼他的呀!

    “师父怎么可能吃你呢,你想多了……”辛漾不假思索地反驳,她的师父才不会吃人呢~

    毕霄嘴里叼着根树枝,双手后枕躺在云上,斜眼看向他们,不屑地笑了笑,小笨蛋真是笨得可以,这小子可是传说中的上古人参果,除了被吃,还能有什么用处,但这可不关他的事,他好好看戏就成,再说了,小屁孩这么嚣张,被吃了也活该。

    简糊听她这么说,心底燃起一丝希望,连带着看辛漾那圆圆的脸蛋也顺眼许多。

    “真的吗?”

    “当然,”辛漾杏眼弯弯,又望向洛华修长的背影:“师父,你不会吃他的对不对。”

    洛华转过身,广袖翻扬,一道白光闪过,简糊霎时现出人参果的原形。他颔首俯视,绯唇轻启:“小漾,它是给给尧尧治伤的药物。”

    辛漾一愣,看了看身旁绿油油的人参果,又看了看依旧淡淡的师父,脑中只有一个意识:原来这次师父出远门,是专程为神女大人寻药来了么?

    一时间,辛漾心中五味杂陈,师父平日隐居落尘殿,鲜少出远门,即便每次去往下界,也是为了让她得到历练。这些年师父对她太好了,每天教她仙术心法,陪伴她成长,几乎所有的精力和时间都耗费在她身上,以至于她都忘了师父除了她这个徒弟,还有一位缔结阴阳双生契的仙侣。

    阴阳双生契,一阴一阳,相伴相生,花开并蒂,至死不渝。

    书上说,这是仙神界缔结仙侣时最神圣的誓言,象征着生死与共的爱情。

    可是,师父和神女大人哪里有爱情?他们相处时是那样冷淡,根本不像书中所写的那般缱绻情深。在神女大人受伤之前,师父对她与对旁人并无二致的,甚至有一段时间,只消一提起神女,师父比寻常时候还要冷上几分……

    “小笨蛋,你想什么呢。”毕霄见辛漾一脸呆萌的样子,忍不住凑上来。

    辛漾这才回神,食指纠缠在一起,是啊,她在想什么呢,师父能与神女大人冰释前嫌也是好事呀,她只要能日日待在师父身边就好啦,她要当一个乖徒儿,陪着师父天长地久。

    “你是不是还想着人参果呢?”毕霄将树枝吐出来,踢了踢那半人大葫芦状的绿色果实,幸灾乐祸道:“人参果长出来就是被人吃的,你就别瞎操心了。”

    横躺在地上的人参果整个颤了颤,默默滚向辛漾那一边。

    辛漾伸出手摸了摸它绿油油的表皮,那果子居然讨好似的往她手心蹭了蹭。

    辛漾睁大眼看着人参果,顿时生出一股怜悯之情,她起身走向洛华,轻轻扯了扯他的衣袖:“师父,能不能不吃它,它好可怜……”

    洛华垂首,看着善良的小徒弟,眉目温淡些许,夹杂着丝丝怜慈:“小漾,世间万物皆有因果,人参果宿命如此。”

    辛漾失落地垂下脑袋,知道师父心意已决,只能抚了抚人参果的绿皮,一路不再言语。

    凄厉的嘶喊声断断续续从莺峦院内传来,因有琉璃罩阻挡,那声音并不真切,但即便如此,他们也能想象得出神女所承受的苦楚。

    冰临剑眉紧皱,双眼发红,死死盯着洛华宫外的结界,忽而对凤羽道:“你我联手,试试能否破除这层结界。”

    凤羽摇摇头:“此为尊上亲手所设,你我之力恐不能及。”

    冰临何尝不明白这个道理,但他总不能坐以待毙,眼睁睁看着师父饱受折磨,也不知师父究竟是如何疗伤的,难道又是心魔?

    一次入魔已是修为尽毁,再次入魔…除非毁去神体,否则,便是真真正正地堕入魔道了!

    凤羽看出他的担忧,亦重重叹了口气,原本如果尊上没设这层结界,他们还能请青离神君或墨月上神帮帮忙,可如今……

    绿桑看了看他们的神色,着急道:“你们怎么都不说话了,难道就没别的办法了吗?”

    正在这时,结界外忽然响起异动,紧接着一道青光飘入,在半空中扩张成一面椭圆形的镜子,镜内之人一身青衣,身姿颀长,只身站在洛华宫前,淡淡开口:“神女可在此处?”

    顷刻间,四人仿佛看到了救星般,蜂拥至绿镜前:

    “神君,您怎么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