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第 17 章(第1/3页)
    ()    将将踏入莺峦院,一股冲天的魔气迎面扑来,四周草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接连凋零,地上一团红色身影翻来滚去,口中胡乱嘶喊,有如困兽悲鸣,令人遍体生寒。

    青离走上前,一手箍住她纤腰,指尖轻摁她眉心若隐若现的印痕,源源不绝的绿光一点点蚕食吞噬泛着魔气的印记,不消多时,红痕渐渐褪去,怀里的人也慢慢归于平静。

    “你,你是谁?”尧音哑着嗓子,努力想要睁开眼,却是徒劳无功。

    她方才仿佛置身无间地狱,烈火烧焚,饱受煎熬,正当她意识几近崩溃时,忽然出现一只手,生生将她拖拽了出来。

    青离搭上她皓腕,淡淡道:“你的救命恩人。”

    “青……离?”

    “嗯。”青离收回手,语气淡淡:“我暂时帮你压住了魔性,事到如今,你还要继续吗。”

    尧音脸色又白了几分,良久后点点头,重塑内丹是一个不可逆的过程,若此时放弃,便意味着本命内丹再也无法修复,空有神体,却无与神体匹配的法力,可以活过千万载岁月,却只能战战兢兢,时刻担心他人的图谋不轨,如此庸庸碌碌,不得往生。

    求生不得,欲死不能,这才是最为可怕的。

    青离垂眸:“你心魔未除,继续下去极可能堕魔。”

    “我明白,”尧音眼睛终于撑开了一条细缝,望向他清隽容颜,犹疑片刻,道:“劳烦神君为我护法,此恩他日必当相报。”

    青离长袖扫过她下颚:“替你护法倒是无妨,但若你堕入魔族,本君不会手下留情。”

    尧音冷哼一声,侧首抿唇:“本座知道。”

    莺峦院里暂时安静下来,外头却没那么太平了。神器相撞产生的巨大灵力几乎波及整个天界,有些修为的仙人都察觉到了异样,如天帝天后这般修为深厚的仙人感触尤为强烈,甚至能辨别出灵波传来的方向。

    此刻天后心急如焚:“陛下,洛华宫是不是出事了,桑儿还在里面!”

    天帝犹疑着摇摇头:“尊上在,洛华宫不会有失。”

    “可方才的动静……恐怕是动用了神器。”那样庞大的灵力波动,必然是有神器损毁的。

    这都多少年了,自炎龙鞭一事后,他们对于神器更加小心翼翼,纵然有些小神器比不上如炎龙鞭这样的上古十大神物,但放在如今的天界,也足够掀起波澜了。

    天帝踯躅片刻,终是转身:“去看看吧。”

    洛华宫位于天界之北,是最有灵气的一块地儿,原本这这里是要修筑天宫的,但当年为了将尊上留在天界,天帝也只能退居其次。

    要说平日里,洛华宫是最清净的,天界上的那些个神仙大抵都知道尊上性情寡淡,不喜吵闹,无事也不会前去打扰,自讨没趣。但今日宫门口却围了一大圈仙人,边往里探寻边窃窃私语,估计若不是忌惮尊上威名,早便一哄而上了。

    毕竟神器被毁不是小事,神魔大战过后,神器愈发匮乏,它们既是上古众神遗留下的宝物,亦是日后对抗魔族的利刃,而其中封印魔族的七大神器尤为重要,一旦有失,必将是天地苍生的浩劫。

    千年前炎龙鞭的遗失便差点放出了魔族,幸得墨月上神及时察觉,尊上重新以苍龙旗镇压才得以平息。

    故而此等关乎六界安危之事,他们自然有权过问。

    “各位仙家,有失远迎,”正当大伙进退两难时,宫内总算出来一人,正是神女坐下凤羽仙君,凤羽面上迎着笑:“不知各位齐聚于此,有何贵干。”

    澜水上前一步:“仙君,方才尊上宫内气流涌动,似是……神器湮灭。”

    凤羽敛下眉,弯身做了一揖:“此事说来话长,烦请各位先行回宫,日后神女定会解释清楚。”

    此时,一黑衣少年出列,朝凤羽微微颔首:“仙君,师父察觉星象有异,特命本君前来一探究竟。”

    凤羽一愣,盯着少年看了半晌,才恍然想起他的身份。

    常年不在天界,他都快忘了墨月上神的这位爱徒墨胥,年纪轻轻便坐上司命星君的位置,虽然只区区真仙的修为,但其在星宿宿命方面的天赋,堪称千年不遇。

    凤羽客气地笑了两声:“今日实在不巧,我家神女正在闭关,请星君回去禀告上神,待神女出关后,自会登门造访。”

    “天帝,天后到!”话音刚落,一行人乘驾仙鹤,俯冲而下,停留在不远处的空地上。

    众仙皆弯腰行礼:“小仙拜见天帝,天后。”

    天帝摆摆手,径直走向凤羽:“仙君常年驻守神女座,今日怎的有空来天界了?”

    凤羽微微弯腰:“小仙每隔一段时日便会向神女大人回禀神女座的状况。”

    天帝点点头,话锋忽转:“方才此处灵力涌动,难道又有神器出了变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