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第 32 章(第1/3页)
    ()    “求你, 莫要…夺我……心头之血……”

    洛华觉得, 他此生再不会听到比这更残忍的话了。

    心脏仿佛被无数碎片凌迟, 漫天流光却映射出她惶恐的面容。

    “师父!”

    “神女大人!”

    “……”

    不远处冰临等人竭力呼喊,然而身体被流光所阻, 半步也靠近不得。

    不知僵立了多久, 洛华缓缓摊开手掌, 纹刻着古老印痕的长剑骤然显现,顿时锋芒大盛,锐气逼人。

    “轩辕剑……”众人喃喃,即便流光萦绕, 依旧阻挡不了那滔天剑气, 就连狂躁的狮子也愣愣止住了动作, 下意识退后几步。

    “你……”尧音艰难地往后挪移,却见他身形一转,剑尖立时对准那头金狮。

    玄铁剑身光亮如初, 携着尘封了数万年的威压, 直直席卷而来。

    周围仙人们连连飞身向外散开许远, 狮子却是退无可退, 它哀哀“嗷呜”一声,似是最后的悲嚎。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一张盾牌从天而降,本想挡下这致命一击,却在触碰到剑身的那一刹那四分五裂。

    墨影随之而至,趁此机会带着狮子避开剑锋, 站稳身形后才对上满目寒霜的洛华,拱身赔礼:“尊上息怒。”

    洛华薄唇微动,声音一如目光般冷凌:“让开。”

    墨月上前一步,正要开口,却听一旁的青离出声道:“尊上,神女大人不见了。”

    洛华指节一顿,回过头,流光之中哪里还有她的身影?

    他沉敛下眸,长剑蘧然收起,冷冷看了青离一眼,却在下一刻,化作一道白光消失无踪了。

    青离俯首看向地上残破不堪的碎片,目光渐渐沉凝,这是他一手炼制出的神器,竟是如此不堪一击。

    墨月一眼便看出他心思,难得好心安慰:“轩辕剑在尊上手中的威力,你怕是没见识过。”

    青离抿唇:“现下见识了。”

    墨月不再多言,转而低头睨向身旁的金狮:“你知道自己闯了多大的祸?”

    金狮体型变小不少,看上去堪堪幼年,它金黄色的狮毛抖了抖,弱弱呜咽一声,倒是乖顺得很,然不似方才狂躁的模样。

    “现在知道怕了?”墨月眼尾稍稍上挑,仔细看了它半晌,忽而正色:“你嘴里咬的什么,吐出来。”

    小狮子哼唧着摇摇头,圆圆的眼珠子里泛满乞求,显然是不愿。

    墨月眯了眯眼:“吐出来。”

    小狮子瑟缩了一下,半晌后,委委屈屈地张大嘴巴,一根被咬得啃啃哇哇的乌黑木簪自它口中旋转出,颤颤巍巍落进墨月手心。

    “这是……”

    “护体簪。”青离接过话头:“是她的。”

    墨月眉心微蹙:“可有办法修复?”

    青离摇摇头:“器灵已伤,无力回天。”

    墨月叹了口气:“那便劳烦你再铸一支罢。”

    青离默了默:“方才为了救你这头狮子,已经耗用了我一件神器。”

    墨月偏首:“你我之间还需要计较这些?”

    青离同样瞥向他,微微挑眉:“不然呢?”

    两人对视良久,墨月最终将簪子抛给他:“你果真是一点儿也没变,小气得很,也罢,你改日来我月宫,想要什么书,自己拿去吧。”

    说完便带着小狮子腾云而起,银白色的长发随风飘舞,远远还能传来浅浅的训斥声:

    “你日后若再敢随意吞食神器,便早些去投奔青离,本君可养不起你。”

    “嗷呜……”

    青离望着那远去的云点,又看了看自己手里的木簪,最后抬眼望向流光氤氲之处,眉目微敛。

    那人当时伏身于地,拼尽气力取出穿云梭,而后…蓦然抬首,明眸如许,染血的唇瓣微微张合:

    “帮……我。”

    --

    穿云梭飞至神女座上空时,凤羽正守在昆仑镜旁,丝毫不敢懈怠。

    当见到那由远及近的木梭,他犹自惊诧一下,要知道,神女一族身为神女座的主人,与神女座神魂一体,以血脉相连,也就是说,这里完是属于神女的地盘,即便她法力无,亦能对其控制自如。

    所以,神女大人完不必借助外物登上神女座,除非……

    凤羽念头一转,立刻飞身而上,只见神女大人正静静躺在木梭里,最为突兀的便是那眉心魔印,竟比上次浅淡了许多!远远望去,只留下一抹极不明显的余痕。

    察觉到有人接近,尧音才缓缓睁开眼睫,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

    凤羽蹲下身,眉头紧凝。

    到底是什么人,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