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零七章 戏精沐菱在线杠九水皇室
    朔风吹洒了檐上的雪,那一片白纷纷扬扬落到头上,霜雪吹满头,也算是白首。

    白首的人不在,要这浪漫何用呢。

    沐菱跟着玄衣男子走到了一间竹亭,李肥猫跟在他们后面,竹亭四周清水围绕,尚未结冰,白天映着彩云耀日,夜晚映着星象万千。

    这亭子,面积还不小。

    “你是,罗千灵?”

    这个名字已经很久没有人提起了,沐菱抬头,亭中站着一人,孤傲风骨,冷眉厉眼,跟刚才带他们的人一样的玄衣,可却有些不同,镶了金显得高贵了几分,与苏景玄的俏皮更是不同,像有一股冷气扑面而来。

    沐菱

    “罗千灵是谁啊,我不认识啊,我是姓罗,可是我叫萝卜头。”

    “……”

    对方并不买账,他一步一步向沐菱逼近,沐菱觉得周围的空气都结冰了

    “今年七月曾有传言说女不惹罗千灵,男不惹苏景玄,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么本事。”

    沐菱摇了摇头

    “不不不此言差矣,你从哪随便听了个传言就信以为真,你也太天真了吧。”

    孤傲男皱眉

    “你凭什么说传言是假的?”

    沐菱

    “女不惹罗千灵,男不惹苏景玄这句话是今年六月传出来的,不是七月。”

    “……”

    孤傲男咳了咳,刷地一下就把剑拔了出来指着沐菱

    “不管几月,今天我就要试试你罗千灵的本领。”

    沐菱刷地一下藏到亭柱后面

    “喂我说你这个人是不是有病啊,我都说了我是萝卜头不是罗千灵,要我说几遍你才肯信?哟哟哟剑都拔出来了,咋的你要把我切成萝卜丝啊?”

    “……”

    李肥猫在一旁捂脸,孤傲男内心要被气抽了吧。

    “少废话!看剑!”

    孤傲男一剑破风气势汹汹地就过来了,剑光映着沐菱逐渐苍白的脸,风卷尘起,电光火石之间,沐菱扑通一声——

    跪在了地上。

    “噗……”

    李肥猫抱着半只烧鸭转过身蹲下捂脸,这什么鬼啊……

    沐菱瞬间眼泪汪汪

    “大侠你别杀我,我上有老下有小,还带着个极其能吃的弟弟,今天好不容易舍了财买了只烧鸭,你给我们留条命吃完好不?”

    “……”

    戏精……

    李肥猫回头,你说谁极其能吃!说谁!

    孤傲男脸都黑了,一剑就划了过去,沐菱眼都没眨,被一剑挑开了面纱。

    沐菱惊了,孤傲男也惊得后退了几步,沐菱拍地而起一个翻转站在地上,吹开了亭角飞雪,冷冷地看着孤傲男。

    “你的脸……”

    沐菱脸上烧伤的痕迹实在是太……吓人了。

    “没错我是罗千灵,你非要这样羞辱我才罢休么?”

    “……”

    沐菱向前一步,对方理亏后退了一步,沐菱眼中泛起狠戾,抽出腰间的长鞭

    “我几次三番让着你,你便觉得我怕你了么?”

    她瞥见孤傲男握着剑的手渐紧。

    “要不是我有伤在身,早把你抽成陀螺了,你还觉得自己很牛13么?还不赶紧走?”

    “哼。”

    孤傲男冷哼一声,一剑向沐菱刺来。

    沐菱甩出鞭子挡招,疼意袭遍身,孤傲男丝毫不留情,沐菱躲过了他的剑,却被他一拳打中了上臂的伤口,顿时鲜血渗出。

    “你真的有伤?”

    沐菱捂着胳膊倚着亭柱,轻蔑地看着他

    “不然就你这样的,我不把你打成残废?”

    “……”

    孤傲男叹了口气,转过身对旁边的手下下令

    “带走。”

    “你敢!”沐菱长鞭啪地一下打在地上,“你应该知道我是玉翎长公主吧?得罪本公主你就是得罪了整个金阑!”

    如此威慑仍是没用,孤傲男头都没回,重复了一遍

    “带走!”

    “……”

    沐菱语塞,手里的鞭逐渐握紧,要是有人敢动她,她就……

    “王兄,这个人留给弟弟可好?”

    一个男声传来,那种清新明快之感犹如在清风明月中洗过,一个极为动听又稍带稚嫩的声音,沐菱愣在了原地。

    李肥猫也愣住了,从来没有见到这样的他——

    幽蓝华服点缀着身上的霸气,强势又不失儒雅,眉眼清丽笑容依旧,多么高贵,多么俊秀的少年啊。

    这就是九水国昌平王秦淞!

    那他口中的王兄,那个黑衣孤傲男,便是靖北王秦振了。

    此时秦淞手无寸铁,个头还比秦振矮了一个头,他的话竟显得很有力量。秦振瞳孔猛然缩小了一下,翘起了嘴角

    “王弟都开口了,王兄岂能占着。”

    秦振走过去拍了下秦淞的肩,大步走了。

    不就是个罗千灵,他还能再抓回来。

    风吹起幽蓝的衣角,秦淞沐着风昂着头站着,似一只下一刻就要冲向天空的蓝色雏鹰。

    沐菱不可置信地揉了揉眼睛,缓缓走到秦淞面前,双膝跪了下去。

    “师父!……”

    昌平王秦淞,是她师父湫晋。

    由湫飒是九水国太子秦烁便可推,湫晋是昌平王秦淞,湫祺则是祺公主秦依。

    此时他就这样出现在了水间竹亭,救了沐菱和李肥猫。

    湫晋瞥了一眼地上的自己的小徒弟,冷漠出声

    “别叫我师父,我没有你这么丑的徒弟。”

    沐菱“……”

    这是她尊敬的师父不是?

    沐菱抱住他大腿

    “师父,你看徒儿都已经这么惨了,就不能给徒儿留点面子么?”

    湫晋低头看着她一本正经地说

    “你要这面子有何用?包饺子么?”

    沐菱“……”

    毒舌师父,在线气人。

    湫晋转身就走,李肥猫过去扶起沐菱,蹭了她一身的烧鸭油。

    沐菱撇撇嘴,吸了口烧鸭的仙气,跟紧湫晋。

    “你拖延时间的本领倒是不错。”

    湫晋来之前,沐菱颇戏精地跟秦振周旋了半天呢。

    沐菱嘿嘿一笑

    “还不是师父教得好。”

    湫晋

    “我可没教过你不要脸。”

    沐菱“……”

    她拜了个什么鬼的师父?不疼她还怼她……

    “师父,你这么跟金阑的玉翎长公主说话,真的好么?”

    沐菱邪魅地看着湫晋,就地位来说,她可不输他。

    湫晋波澜不惊

    “好吧我认你这个徒弟了。”

    沐菱“……”

    她怎么觉得不等她治好这半张残脸就要被她师父给怼死了?

    “师父你慢点!”

    湫晋步快如风,沐菱和李肥猫要跟不上了,终于李肥猫绊到了沐菱,沐菱趴下的时候压倒了李肥猫,两人摔在泥地里滚得像两个夹心巧克力。

    湫晋邪恶地翘起了嘴角。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