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一七章 打上门的霸气长公主
    被发现了的沐菱脸上爬上了一丝绯红,沐菱把时星天揪过来,在他耳边说

    “别多嘴,我允许你看。”

    “……”

    沐菱从小洞里清楚地看见,旋九扒了小丫鬟的衣服,贪婪地在她身上吸吮着,小丫鬟不停挣扎着,可惜根本挣扎不过比她强壮多了的旋九,渐渐地她放弃了挣扎,旋九……

    眼前突然一片黑暗,时星天突然从背后捂住了沐菱的眼睛。

    “清羽,你不能这样。”

    时星天一本正经地说。

    沐菱

    “喂,街上都有卖春宫图的,你为啥不让我看啊。”

    时星天捂脸

    “你是公主啊,矜持一点……”

    沐菱敲了敲他脑袋

    “你看我哪像个公主?我有公主的架子么?哪个公主被祸害成这样?我的脸还没长好呢,哎,我的命好苦啊……

    现在连侍卫都要管我,我不活了……”

    沐菱捂脸。

    时星天“……”

    拌了会儿嘴再往里面看时,旋九和小丫鬟已经穿好衣服四仰八叉地躺在地上了。

    呃?这么快的吗?旋九你也不行啊……

    可能是药的影响?

    沐菱

    “啊没得看了……”

    时星天都要跪下求沐菱别丢人了。

    丫鬟颤抖着缩在一旁,背对着旋九,衣裳凌乱,还有点点红色,旋九躺着喘着粗气望着天,一副事后迷茫的样子。

    半晌,丫鬟开始抽泣,旋九听到她的抽泣声小心翼翼地靠过去,轻轻说

    “是不是我太凶了?”

    丫鬟依然抽泣。

    旋九

    “我刚才真的很难受,你原谅我好不好?”

    丫鬟还是抽泣。

    旋九

    “要不你就跟着我们吧,长公主人很好的,我也比较帅,你也不吃亏啊。”

    丫鬟仍旧抽泣。

    旋九

    “这可是你弃暗投明的大好机会啊。你是不是还在怪我?到底要我怎么样你才不哭啊?”

    丫鬟兀自抽泣。

    旋九

    “要不我给你报仇去?”

    想到这旋九突然起身,整理好自己的衣裳就要往外走,一推门,看见了在窗户上抠了个洞偷看他们的沐菱。

    沐菱聚精会神地看着里面的情况,时星天靠在墙上忒无语地看着花花草草蓝蓝天空。

    旋九拔出剑,沐菱还没反应过来,剑已经横在了她脖子上。

    “洛清羽,你是不是想死?”

    看着旋九平静但很可怕的表情,沐菱举起双手投降

    “旋大爷,我错了,您大人不记小人过,饶小的一命可好?”

    时星天憋着一口老血差点吐出来。

    金阑的长公主怎么这么不正经呢?

    旋九才不像时星天一样不敢反抗沐菱,旋九分分钟就能秒杀掉这个长公主。反倒是沐菱战战兢兢的,好像旋九是个王爷她才是个小丫鬟。

    智障公主欢乐多。

    正厅。

    风带新叶穿过游廊,阳光略暖白雪尽化,细水从砖缝渗入到泥土里去,呼唤着冬眠的种子。

    沐菱大步走进厅蓝色衣裙飞起像一朵蝴蝶舞进了室内,时星天换了身蓝衣像要与沐菱配情侣装似的,旋九仍然褐衣,精神似乎有点亢奋,刚才被折腾了半天,他觉得整个人都不太好。

    沐菱回到正中间的位置,腿一抬霸气地踩上桌子,四下生风

    “兄弟们,我们已经被欺负很多次了,这次更是被下了药,这种耻辱,你们可能忍?”

    旋九突然起身拔出长剑一剑插在地上入地三分怒发冲冠

    “忍不了!”

    沐菱偷笑,这货刚才被强行掰直了哈哈哈哈。

    沐菱

    “既然忍不了!那么!……”

    看了看旋九,

    “修地面的钱从你月钱里扣。”

    旋九“……”

    什么破公主不按套路出牌!

    入夜渐微凉,繁花落地成霜。

    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

    不不不,杀什么人放什么火,长公主府上上下下所有人都是遵纪守法的好公民。

    好公民长公主洛清羽带着自己的一众人马拿着刀剑气势汹汹地往小公主府方向去了。

    风雨歇处,烛花轻漾,庭院苍树几荣几枯,盛衰一瞬间。

    沐菱红衣灼灼像一只浴火而出的九天凤凰,右手执鞭若龙腾虎啸之势,眉眼风华无限,威震四方,今日必定锋芒尽展,战个痛快。

    大队人马浩浩荡荡而来,三十三天外繁星颤抖皎月黯淡,风头一时被抢尽。

    时星天握剑紧随其后,底气十足。

    旋九眼神尖利,杀意尽显,怒气冲天。

    玉翎长公主,终于是忍不了了。

    沐菱长鞭拖地呲呲声似一路火花带闪电,红衣似映得双眼也变得血红,被烈焰包围的她一飞冲天,落在洛清滢的府门前,霸气四射地一脚踹开了大门。

    当然这是想象,现实中的沐菱一脚踹向了大门,门动都没动,沐菱捂着脚蹦了半天

    “啊我的脚,好疼啊好疼啊……”

    众人“……”

    旋九

    “洛清羽你少丢点人成不?”

    沐菱

    “怎么就丢人了?这门这么大这么厚,是我一脚能踹开的吗?”

    旋九

    “知道踹不开你还踹?你脑子有病啊?”

    沐菱

    “我乐意怎么着?你说谁有病?为什么就你话多?你看看人家时星天多乖!”

    时星天“……”

    关我啥事?

    莫名躺枪的时星天捂了回脸,无视了他们两个,只见一道蓝色的身影闪过飞上天空,时星天翻了个身翻过了门,不见了踪影。

    轻功可以,给九十九,少给一分怕他骄傲。

    沐菱摸着下巴赞叹着,这边时星天又一个翻转,像天上来的蓝月谪仙稳稳地落在地面上。

    “踹吧。”

    时星天说。

    沐菱半信半疑地看了他一眼,伸了伸自己刚才踹疼的小腿,拖着鞭子使足了力气一阵助跑猛地朝着大门踹过去。

    “咣!”

    一道震彻天地的声音,音波几乎要震碎耳朵,沐菱终于踹开了大门,红衣燃烧在门中央

    “兄弟们,给我冲!”

    别说这个时星天还真靠谱,大概是过去把锁给弄断了,他还真是个实干派啊。

    “长公主,您……”

    “滚开!”

    匆匆跑过来一个管家颤颤悠悠地过来拦沐菱,被她一脚踹飞到地上滚了好几米,熊熊赤焰燃烧着,没有一个人拦得住风头正盛火力正旺的沐菱。

    “留活口。”

    沐菱就站在那,身后人马如压抑了很久的潮水般顷刻涌出,而沐菱就像是浪涛中的礁石,巍然不动。她傲视苍穹,长鞭即燃,燃尽业火,看着霜刃在眼前闪过,旧账新仇,今天一起了结了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