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07章 原罪(第1/2页)
    “李鱼……这名字听起来可笑,却的确有几分胆色,有几分本事!”

    远在另一座仙城,另一间大殿内,那名锦袍男子喃喃低语,随后,抬头望向了面前的那名红面壮汉,“还没有接触到这李鱼吗,多派些人手,把他捉过来,我倒要看看,这小子的胆子究竟有多大,脑子里究竟装着多少稀奇古怪的法器!”

    “怕是不容易!”

    红面壮汉陪着笑脸说道:“公子有所不知,殷开天把这李鱼视做眼珠子,派出重兵把守,这段时间来,别说是外人,就连北寰仙宫一众赤金境修士前往镇北城想见这李鱼一面都见不到,这时候,不适合派人进入镇北城!”

    “像他这样的人物,没人能困得住,殷开天也不行,早晚会露面的,要有些耐心!”

    锦袍男子神色间有几分不愉。

    “诺,属下这就去办!”

    红面壮汉心中一凛,不敢再多说什么,冲着锦袍男子躬身一礼后,转身冲殿外走去……

    “战舰?这名字起的不错,我战天宫正需要此物,传令下去,谁能第一个从北寰仙宫得到此物,重赏,若有人能把这李鱼捉来,赏战功千万!”

    那名银甲女子冲着殿内众修吩咐道。

    “遵令!”

    “诺!”

    “属下这就安排人手!”

    “殿下放心,属下这就传讯宗门,请求增援!”

    大殿内,站成了两排的几十名修士应和声一片,一个个站得笔直……

    另一座城池,另一座禁制森严的议事大殿内。

    阴柔青年端坐在大殿主位,下方,站着十余名男女修士。

    “眼下,盯上这李鱼的老怪物怕是会有一大群,大家没有必要和这些老家伙们去斗法,也无需把心思放在李鱼身上,据消息,北寰仙宫炼器堂炼制的战舰、钟表和那种厉害的法器,都是由田千秋来督管,青鳞、血影二人乃是李鱼的心腹亲信,十有**也懂得炼制之法,想办法接近三人,只需捉来一人,就是大功一件!”

    阴柔青年冲着众修吩咐道,手中则把玩着一块巴掌般大小的闹钟……

    整个北天仙域,不同的地方,不同的势力,都在关注着镇北城,都在议论着当日的那一战。

    自从寒天宫、九曜宫等外域势力踏入北天仙域,自从魔族占据漠北冰原,五年间,大小战斗无数次,却从未有彩星境强者战死,赤金境修士战死也是稀有,而镇北城一战,战死四名彩星境强者和三十余名赤金境强者,这还没有计算北寰仙宫、葬仙宫、六福寺三方势力在这次大战中战死的高阶战力。

    这样的战争若再来几场,北天仙域五大势力直接就会沦为二流三流势力,甚至灭亡。

    这一战,震撼了整个北天仙域,在这一个月内,北天仙域境内,几乎所有大势力都或多或少地探知到了一些镇北城大战的真相,战舰、铁西瓜、李鱼,开始走入了各大势力眼中。

    四面八方,一名名“散修”奔着北寰仙宫山门而去,要加入北寰仙宫,要加入神卫军……

    镇北城。

    李鱼的洞府内。

    冰魅如坐针毡,四周围,一道道神色不善的目光齐刷刷望向了他,让他惊惧,让他后悔的想要拿针把自己的嘴巴给缝起来。

    是他多了一句嘴,告知宁芊芊,李鱼拥有《辨魔经》秘术,现在好了,为了这秘术,北寰仙宫一大半的赤金境修士跑到了镇北城。

    前来增援的两位太上长老,这些时日同样在盯着李鱼,一有机会就想和李鱼接触,而殷开天,则直接把李鱼以及和李鱼关系亲密者,部关在了一起,不允许这秘术外泄。

    他,同样被视为李鱼的亲信,同样被“圈”了起来,而此刻,众人一番排查下来,事实已经清楚地摆在了面前,正是他的多嘴,导致李鱼遇到了这天大的麻烦,非但是李鱼,他们几人,同样被连累,被波及,随时都会有危险降临。

    短短一个月间,多达三百余名紫星、银星修士冲破大境界,这秘术已经让北寰仙宫众修疯狂,一旦其它大势力知道这消息,更麻烦。

    青鳞方才已经说得很明白,只要对外说一嘴,这《辨魔经》秘术他们都曾在下界修炼过,接下来这殿内所有人都会是麻烦不断,随时会丢掉小命。

    更要命的是,杜云筱、杜媚娘、卫龙、卫虎以及真正的屠雷,这五者之死,和李鱼有关,和他也有关。杜云筱、杜媚娘乃是明月观出身,卫龙、卫虎乃是卫羽的后裔,虽不是嫡系,这二人却也是卫家的杰出弟子。一旦有人对他们搜魂,想获取《辨魔经》秘术,却意外得知这消息,即使杜金瑶、卫羽不杀他们,宗门戒律也饶不过他们。

    “为今之计,只有把那些不该有的记忆给抹除,大家才能过几天安稳日子!”

    屠雷突然开口道,面无表情地瞥了一眼冰魅,随后又望向了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