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一章 厨之正道(第1/2页)
    在怀良人的注视下,周栋拿起龙虾叉,叉起一块虾肉送入口中,细细咀嚼了几下,没有说话,又叉起虾肉送入口中,而后还是没有开口评点,接着再次举叉。

    如是者数次,仿佛已经沉醉在美食中不能自拔。

    戴军暗暗松了口气,虽然非常佩服这位小周先生,他还是希望怀师能够赢得这场‘特殊的比赛’。毕竟这是他的餐厅,无论美食是不是出自他的手,他也不希望被人批评。

    怀良人却丝毫没有放松警惕,目光一直跟随着周栋的龙虾叉,心脏跳的越来越快。

    “该死的,难道这样都会被他发现麽?”

    怀良人完不敢相信。

    这款秘制法式焗龙虾可是他获取蓝带勋章的筹码之一,就算是法国最牛的美食家也只是夸奖他用‘上帝般的手法和弊旧革新的配方’彻底改变了这道菜,却并没有发现隐藏其中的真正秘密。

    如果说这是他压箱底的绝技之一也丝毫不为过。

    “很好吃对吧,你已经沉迷到忘记了点评麽我的朋友?如果你现在就认输的话,我一定会为这件事保密的。”

    不能给这家伙足够的时间,否则很可能会被他看破秘密。

    怀良人有些心虚地道:“好吧,作为朋友,我也不怕提示你一句,这款法式焗龙虾没有使用洋葱和黑胡椒,而是用了非常特殊的一种芝士,你其实可以从这个方向入手的......”

    周栋用龙虾叉翻动了一下虾肉上芝士奶酪,点头道:“很聪明的做法,你精确的计算了时间,然后在合适的时间点将奶酪混入虾肉,这种精微的控制应该是要用秒来计算吧?

    因为混合的手法非常高明,火候控制的也非常好,奶酪已经完融入虾肉,并没有因为过度加热而破坏味道。

    甚至,它特有的白霉菌都还残留在虾肉中,因为与虾肉本身的颜色很接近,不但不会显得突兀,反倒为龙虾肉平增了一层朦胧氤氲的奇妙感觉。

    真不愧是蓝带勋章的获得者啊,你竟然把华夏食文化中‘色’字运用在了法餐上。老怀,你比马可波罗强多了,他把完整的华夏馅饼变成了披萨......”

    怀良人听得一阵无语,心说你提那个傻瓜做什么?

    “这是法国布利镇出产的布利芝士奶酪,它特有的白霉菌会散发出奶酪洋葱和菌菇的香气,所以当你选用这种芝士奶酪的时候,就已经可以抛弃洋葱了。

    至于黑胡椒,它的味道和菌菇是相冲的。你既然选了布利奶酪,当然就不会再选择它。

    而且你这样做还有另外一个好处,黑胡椒就像华夏的辣椒,有很多人不能接受它的味道。所以你的改良方法既保证了这道菜的品质,同时又扩大了它的受众。

    看来法国蓝带勋章没有找错主人,你配的上这个荣誉。”

    周栋自从走进云湖法餐厅,这还是第一次夸奖怀良人。

    “好吧,你总是对的!

    周栋,其实你也是个天才,可惜你却把上帝给你的天赋浪费在一家小小的早点部里。相信我吧,你如果去了法国,也一样可以得到蓝带勋章!

    如果是在英国,你或许只需要用一条炸鱼就能换来爵位。”

    怀良人哈哈大笑,开心的不只是周栋夸了他;同时他还在暗暗窃喜,如果周栋只是看破了布利奶酪,虽然也很了不起,最多也只是和他打个平手罢了。

    “我的话还没有说完呢......”

    自从患病以来,一个月都没有今天说的话多,周栋心情非常愉快。

    虽然这种愉快多半是建筑在怀良人的痛苦之上,可他还是想继续下去。

    难道我除了躁狂症,还有这种病?真是太可怕了!

    周栋摇了摇头,迅速打开话题:“让我感到奇怪的是,你用布利奶酪取代洋葱和黑胡椒已经非常完美了,为什么还要加入另外一种奶酪呢?

    如果我没有判断错误,这应该是‘奶酪之王’帕玛森。

    能够被称为奶酪中的王者,是因为它有着超出寻常的鲜味,可龙虾本来就是海鲜,为什么你还要多此一举呢?

    老怀,这其中定有阴谋啊?”

    “你这个家伙啊......”

    怀良人已经无语了,现在他根本不用怀疑,坐在他面前的这个家伙就是个魔鬼!

    如果不是魔鬼,怎么能够吃出两种混合在龙虾肉里的芝士奶酪的味道?布利奶酪也就罢了,毕竟有天然的白霉菌,无论他怎么小心,也很难躲过这家伙的眼睛。

    可帕玛森呢?

    上帝啊,已经完融合在虾肉中的帕玛森和龙虾的味道非常近似的,就算是一只嗅觉灵敏的猎狗也很难分辨出来吧?

    先前还只是不怎么服气,现在怀良人看周栋的目光已经带上一丝深深的戒惧;眼前这个家伙和他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