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4 禅米(第1/2页)
    午餐时刻开始,赛场中四处溜达觅食的评委们竟然是首先被严一吸引了过去。

    吃肉的未必是最会吃的人,吃素的才显高级,

    尤其是‘令隐寺’的顶级素斋,那价格可不比顶级私房菜便宜多少,不只是在华夏,就连东南亚的很多富豪,都曾经千里迢迢赶去杭城,为得就是品尝这传说中的沙门第一素斋。

    严一的展台前人头簇涌,不只是香江的评委,还包括来自东亚、东南亚甚至是中亚的各路‘专业评委’,

    西方各国的老毛子本来对素菜没啥兴趣,见到严胖子的素斋却个个挑起大拇指,够得够得夸奖个不停,一个个都快要流出口水来。

    严胖子是个偷懒都能偷出花样的家伙,早上那锅银芽汤还剩下小半锅,加入水和几种新的食材就成了午餐可用的‘高汤’,用来调制各种菜式,不亚于真正的高汤。

    主食米饭,用的是他从杭城特意带来的‘稻花香’,这是飞来峰下小田出品的优质米种,用的都是传统肥料,得享江南地气精华,

    在成长过程中,经常都有沙门弟子对着这米诵经,绝对是米中的‘觉悟者’,真正的沙门精华。

    这米平日里都是他师傅用来招待如马爸爸这等贵客所用,寻常人就是多少钱也休想买到的,

    这次他却足足带了二十斤过来,就是要用‘令隐寺’的特供‘禅米’,在本届大赛中占得先机!

    禅米这种带有浓厚神秘色彩的东西最是能忽悠这群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评委们,更别说严一的三道素菜都是可圈可点,真正做到了以素还荤、黑白不分境界的上等素斋。

    斋香素烧鹅、素东坡肉、糖醋素鱼,再加上一碗‘百莲千子汤’,让一个个慕名而来的评委吃得眯缝起了眼睛,若不是早餐时周栋的丝~袜奶茶和菠萝包太过惊艳,评委们恐怕都要把分牌扔给这位假光头了。

    即便如此,午餐开始后不过十几分钟,严一所得分数就已经反超周栋近十分。

    严胖子笑得更开心了,接过助手递来的深井烧鹅,拧下条鹅腿边大嚼边嘟囔不清地道:“空了,你送三份米饭和素斋过去,也让周面王看看咱‘令隐寺’的手段。

    嘿嘿,丝~袜奶茶菠萝包做得再好,那也不过是小品快餐而已,如何比得咱‘沙门第一素斋’的真传?

    且看这位周面王午餐时可有惊艳之作,否则,倒是要让我失望了......”

    “师兄来时师傅曾说过,师兄可入红尘炼心,却不可偏执过度、争强好胜。

    师兄却怎地不听?还悄悄带了‘稻花香’来,那是过年时师兄弟们才能吃到的好米。”

    小沙弥委委屈屈地样子,看着稻花香被这些评委胡吃海塞,其中还有根本就不懂欣赏米饭的老毛子,他的心正在滴血。

    “你懂什么?

    我沙门也有勇猛精进之说,若事事皆不假外物,护法神将又何必要执那降魔杵?

    快去快去,等师兄我赢了周面王,成了我沙门第一素斋的名声,我便做一个不再争强好胜的高人,你可明白?”

    严胖子瞪了眼小沙弥,冲刚刚拍到自己展台前的思密达泡菜王韩再熙摆摆手道:“对不住了车先生,你的分牌我没兴趣,我‘令隐寺’的上等禅米也不是你能吃的,请自便吧。”

    车再熙怒道:“为什么我不可以吃,我是专业评委!”

    这棒子是郁闷坏了,之前自高自大,认为我大思密达国的米饭搭配大酱汤和灵魂泡菜才是天下最好的早餐!

    因此早餐阶段硬是没来,才知错过了评委间传说纷纭的周氏丝~袜奶茶和菠萝包,正在懊恼不已。

    远远嗅到禅米的香气,这货巴巴地赶来想蹭上一顿,却又被严一当场拒绝,泡菜王的尊严受到触犯,让他恼怒地真想甩落一地盐渍。

    “弥陀佛,我门中素与棒子无缘,所以你吃不得。”

    “严一,我会向大赛组委会投诉你的!”

    “呵呵......”

    望着怒冲冲离去的车再熙,严一不觉冷笑。

    什么东西,就凭你也配与周面王叫板?就不给你吃,我气死你。

    “果然好米。”

    周栋望着碗中头尖却不显突锐,肚圆又不臃肿,色呈青碧、光滑润泽,有阵阵暗香流动的‘稻花香’,不由暗暗点头,

    吃了一口后更是连连称赞:“虽然没吃出什么禅意,不过在我这个俗人看来,这已经是华夏一等一的好米了,小师兄,替我谢谢严师傅。”

    送走了小沙弥后,周栋依次品尝严一送来的几样素斋,每吃一口,都会微闭双眼细细揣摩,体会其中用料之妙和厨者匠心。

    “了不起啊,不愧是沙门第一素斋,

    这素鹅、素东坡肉、素鱼,味道竟然有九成像是真的,

    这恐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