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43 ‘明太子’(第1/2页)
    这就是静斋大人在花田中修炼而成的‘错刀’麽?

    方才那一朵蓝莲,其实是由数百道刀光凝聚而成,

    每一刀都要错开鱼身血管、干刺细刺,将鱼刺鱼骨和分离出的血管血脉分割出来,

    同时以极快的刀速片开鱼肉,成为最顶级的鱼生!

    到了最后,一片片鱼生落盘如花,鱼骨鱼血才会掉落下来,

    正是刀功厨界传诵的‘错刀一出、滴血不沾!’

    错刀其实没有错,错的是见到了这种刀功的人。

    当年车再熙承载了思密达国年青一代厨师的希望,只身挑战岛国厨界,以一流刀功凡三十场不败,可谓意气风发,豪情万丈!

    直到他遇到了一袭白衣落落、马面含笑的犬养静斋,

    犬养静斋平时都是穿白衣的,除非遇到毕生大敌,才会换上最朴素的褐灰色和服,

    那天只是穿白衣的犬养静斋在车再熙面前削了个土豆,

    削完之后,车再熙连菜刀都没出便转身离开,从此绝口不提那日的比试。

    也只有当事人和犬养家族的小部分精英人物才会知道,在岛国厨界传得沸沸扬扬的‘天王山之战’,其实只是一场‘土豆之战’。

    白衣的犬养静斋尚且如此,何况是隆重穿上了褐灰色和服的静斋大人?

    犬养二郎用微微颤抖的手轻轻夹起一片鱼生,入口瞬间,身就是一震。

    入口即化、如冰似雪、肉质如绵、有鲜无腥!

    这样的鱼生就该直接吃,沾什么酱料芥末都是对它的侮辱!

    “很好吃吧?”

    犬养静斋眯着眼睛看了看自己做出东星鱼生,似乎并没有多大的兴趣:“知道东星斑为什么会如此美味麽?

    因为它足够凶猛,会吃掉自己能够吃掉的一切鱼类。

    我最喜欢的,就是处理这种凶猛的家伙,

    就像那个周栋,他已经引起我的兴趣了。”

    “大人,可是......”

    “法律方面的问题我会解决的,

    就算你或者周栋出了什么意外,我也不会因此承担任何国家和地区的法律责任。

    因为这艘巨型游艇,是可以驶向公海的......”

    犬养静斋指着脚下的游艇,嘴角泛起一丝冷笑。

    “公海!”

    犬养二郎顿时面色如土,这下他连最后一个借口都没有了。

    现在他只希望静斋大人千万不要抽签抽到周栋,口上视死如归的他其实比任何人都更怕。

    耳边忽然响起一阵直升机的轰鸣声,一架MH2000民用直升机缓缓盘旋降落在顶层甲板的停机位上,

    犬养静斋抬头看了看顶层甲板,微笑道:“我们的老朋友来了......”

    “这是,思密达国的车再熙?

    大人,他曾经是我们的对手。”

    “他还不配做我的对手,如果不是有关我的计划,他更不配做我的朋友。

    就算做一枚棋子,他也非常勉强。”

    犬养静斋沿楼梯走进游艇二层的私人餐厅:“二郎,你把他带来见我。”

    “哈一!”

    静斋大人不肯去迎接,在犬养二郎看来简直是再正常也不过的事情,

    堂堂思密达国的泡菜王,现在居然沦落到要和周栋的学生争夺最后一个晋级名额,还有什么脸面可言?

    ***

    车再熙走进私人餐厅的时候,还是一脸的愤愤不平。

    如果面前这个人不是犬养静斋,他可能早就翻脸离开了,思密达国的泡菜王就没受过这样的冷落。

    “犬养君,我还以为你很忙,原来是在喝茶!”

    见到正在慢悠悠洗茶冲杯的犬养静斋,车再熙脸色难看的道。

    “这是我们岛国的茶道,可不仅仅只是喝茶。”

    犬养静斋笑道:“老朋友,不想坐下喝一杯麽?”

    “你太失礼了,我在考虑要不要现在离开,

    来见你一面,只是出于思密达人高贵的礼貌!”

    车再熙嘴上虽硬,脚下却是一动不动。

    “呵呵,如果你有把握赢下周栋的学生,现在就可以走了。

    对了,那是个来自美食落后地区的非洲小子吧?

    如果你输给了他,啧啧......”

    “犬养君,你究竟想要说什么?你不会以为我连赢那个小子的把握都没有吧?

    告诉你,这不可能!我有百分之百的把握!”

    “是麽,那你为什么还不走呢?”

    犬养静斋依旧坐得四平八稳,慢慢给自己倒了杯香茶